極短-孥雲(待續)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奴,可美?」
溪邊,一白衣麗人正濯其足,裙裾微撩,露出一雙纖白小腿。麗人身量單薄,秋風獵獵,衣裳隨風翻飛,更顯嬌弱不堪,路過的樵夫本欲提點麗人,這附近佛寺可掛單,入夜的荒郊野外可不安全。
但麗人察覺樵夫目光,回頭一問,竟令樵夫口呼救命,連滾帶爬倉皇而逃。
並非麗人面目可怖,而是他面有血濺於其上,有一道正好劃過眼尾,像是一滴血淚,另有一道在嘴角,像是剛飲過誰的血。在鄉間樵夫看來,這般詭譎不啻是妖異一般的存在,莫不是逢陰日要來採捕陽氣?!
「琛郎,你知道嗎?我一路上遇到好多人。」
見樵夫落荒而逃,麗人並不理會,也不像是要採捕的妖怪般,去追捕樵夫,只是面對江水開始說起話來。
「他們每一個都好喜歡我,他們會溫柔的喚我的名,不像你總在我淘氣時嚴厲地罵我。」
孥雲!別調皮,跟我回家。
他瞧著已濯清的足,放下裙擺。「可是為什麼我那麼想你呢?琛郎。」
-
他從小就知道自己不一樣,喜歡跟著鄰居哥哥們玩耍,不喜招惹嬌嫩的女孩,本以為年紀小怕羞,男女授受不親,是守禮來著。
只有他自己懂,同齡男孩慕少艾時,他倚在門廊邊偷看哥哥在井邊沖涼。
元琛哥哥,蕭元琛,他的表哥。
「孥雲,在門邊偷偷摸摸做什麼呢?過來。」蕭元琛開口喚孥雲過來幫他絞乾頭髮。
李孥雲,他小姨的獨子,他的表弟。
「你小子又在打什麼壞主意!」蕭元琛寵溺地揉著李孥雲的頭髮,笑著看他手忙腳亂地又是遮擋,又是整理。
接過毛巾,狀似嫌棄實則偷樂的孥雲,皺著鼻子回道:「表哥又污衊我,我可乖了。」細細地絞著,表哥的頭髮雖算不上長髮如瀑,卻也又多又長,得花上不少時間才能絞乾。旁人也許覺得繁瑣無趣,他卻最喜歡,只有此刻他能明目張膽地碰觸。
「你啊!別老是調皮,惹得小姨整天罵你。你哥我要娶嫂子了,可沒這麼多時間再管著你,你長大了該懂事了。」
孥雲手一頓,揚起自嘲的笑。
是啊,表哥都二十歲了,早該娶妻為家裡開枝散葉了,這是早就註定的命運,為何他還是看不開。
「手別停呀,怎麼?怕嫂子也一起唸你?你小子是該怕,不過哥也不會讓嫂子欺負你的,你總歸是我最愛的弟弟。」
蕭元琛轉身以手臂扣住李孥雲的脖子,笑鬧著把他的頭髮揉亂,卻沒發現孥雲異常沈默。
李孥雲覺得自己喘不過氣,往常表哥這樣靠近他,他都會心跳不已,籠罩在表哥的氣息中,安心卻又悸動,會面起緋紅,渴望表哥再抱久一些。
現在,他只想逃。
孥雲猛地掙脫,倉促的向外走去,他必須逃,他不能讓表哥發現他的心思,不能。
掙扎的太用力,邁步邁得太急,他崴了腳,慘呼一聲跌坐在地。
「阿雲!」元琛驚呼向前察看孥雲的傷勢,「崴了,別使勁,越晚還會越腫,起碼個把個月才能好。」
細細地訊問、撫摸確認,只是崴了而不是骨頭斷了,元琛也鬆了口氣,見孥雲疼的額間都冒出密密的汗,於心不忍。「你看你,都十八了,還毛毛躁躁的,我等等背你回去吧。」
-
蕭元琛背上是沈默不語的孥雲,從崴腳的時候便沈默到現在,不論元琛如何逗弄就是不開口。
這段歸途很短但似乎又很長,元琛第一次面對不咋咋呼呼的孥雲,乖順地伏在他背上,呼吸清淺落在耳邊,背上肌肉感覺他胸膛微微的起伏,托著他大腿的雙手,感覺有些汗涔,如鼓的心跳分不清是你的我的⋯。
到了。
李家離蕭家不過幾個街口,腳步再慢也不過幾盞茶的時間,蕭元琛溫柔地將孥雲安放在椅子上,見小姨叨念著自己兒子的不穩重,孥雲低頭漠然,彷彿這世界與他無關。
蕭元琛深深地看了一眼,心有些鈍痛。
「小姨,你快別唸了,先給孥雲請個大夫吧,傷筋動骨一百天,這須得好好調養,別落下病根才是。」
見小姨嚷著叫下人去請大夫,蕭元琛才放心告辭回家,可與孥雲告別他不理,人都走到門口回頭望,愣是沒有得到孥雲一個眼神。
他就像是破布娃娃一般癱坐在哪,沒有生氣彷彿非活物。
蕭元琛感覺的他與孥雲之間,有什麼東西被打破了,一切再回不到從前,但他說不清,只是惋惜。
是不是不該告訴孥雲他要成親了呢?
-
那日ㄧ別之後,李孥雲再也沒有出現在他面前。成親這事早已安排上日程,吉日可是不能拖,偶爾來搭把手的小姨絮絮叨叨,在那兒唸著孥雲受傷後,個性變得陰沈,不愛說話整日坐著發呆,不時偷偷抹淚。小姨只當作孥雲擔憂自個兒的腳好不了,意志消沈罷了。
只有元琛知道孥雲消沉的癥結點,在他。
囍事終於走到迎娶這一天,全村歡欣鼓舞,這蕭家在村裏也是有頭有臉,做著木工生意家底殷實,家裡頭不差錢!這不,請全村村民都入席吃酒,樂呵樂呵,討個吉利。
「李孥雲!磨磨蹭蹭什麼呢!要趕不上你表哥迎娶的吉時了!」
娘親吼著讓他趕緊地收拾出門,去參加表哥的囍事。他不想去,也不敢去,「娘,我腳還傷著呢!你自個兒去不成嗎?」
「你!你表哥算是白疼你了,我要是你呀,今天爬也爬去,人生就這麼一次的大囍事,你這個弟弟卻不在,你表哥該有多傷心。」
見李孥雲這條倔牛說不動,李夫人便匆匆出門赴約,不再執著勸說。
他不會傷心的。
獨坐在廊下的孥雲這麼想。
也許表哥早知道我的骯髒想法,也許早就厭了我,才會一次都沒來探望。
獨坐垂淚,夜,將近,萬籟俱寂。
他偷偷取了父親藏起來的烈酒,斟上一杯,啜飲。他酒量並不好 ,不一會兒就已滿臉陀紅,微醺。
想著啊,自己到底為什麼喜歡男人?又為何偏偏喜歡上自己表哥?突然想要知道,那表哥呢?對他是什麼心思?真的只是弟弟嗎?
想著想著,孥雲搖搖晃晃,步履蹣跚卻堅定的往蕭家去,想著表哥就要成親了,今晚必須問個清楚,問完就了結了!
他!李孥雲!就要放下了⋯。
-
蕭元琛整天都心不在焉,常常失神,被親戚調侃可是想到成親高興壞了,他笑而不語算是默認了,但內心知道這不是實情,他目光搜尋著,但沒有看見他想見的身影。
小姨說,他腳傷未癒寡寡欲歡,怕出席會攪了成親的喜氣。
是嗎?到現在還是不肯見我嗎?蕭元琛不明白,為何自己對於孥雲的不搭理,會如此難過。或許,是他不願意明白。
當李孥雲到蕭家時,大夥兒已在飲宴,他躲在門廊邊感覺自己與這喜氣格格不入,被喧囂嘈雜一衝,酒也醒來大半,駐足半餉仍是沒有勇氣⋯。
蕭元琛本在與賓客敬酒,杯觥交錯間瞥見門廊邊白色身影,微跛足、大老遠都能看見的大紅臉,以為孥雲總算不再生他氣,沒想到他連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怎麼能受傷喝酒還出來亂跑!都不懂愛惜自己的嗎?匆忙向賓客致歉便追了出去。
「阿雲!」
李孥雲嚇得不敢動,只是肩膀微微顫抖,蕭元琛扳過孥雲的身子,他,在哭。
「哭什麼呢!我都還沒罵你呢!」蕭元琛好氣又好笑,無奈嘆氣,輕輕揩去孥雲臉上的淚。
孥雲一邊嗚咽一邊扯著表哥往家裡走,蕭元琛見他一跛一跛不知道要走到何時,一把撈起,「去哪兒?你屋子?」他在表哥的懷裡輕輕點頭。
-
「說吧?你到底是怎麼了?阿雲。」
孥雲薄唇張張合合依舊沒說半個字,只是斟了酒,還沒喝下就被蕭元琛搶走。
「不准喝!」
「你憑什麼管我!」不能愛,連喝酒都要管嗎?他作勢要搶蕭元琛手上酒杯。
蕭元琛一口飲下。
一個斟一個搶,來來回回幾次,蕭元琛也有些酒意上頭,乾脆一把鉗住孥雲的雙手,「別鬧。」
「我沒鬧!這樣才叫鬧!」
孥雲憑藉酒意吻上元琛的唇,蕭元琛感受兩人雙唇的緊貼,忽地,腦海像是煙花爆炸,絢麗卻又混亂。
-待續
60會員
132內容數
始。如果那年夏天,沒有遇見你。我不會明白,每一種關係的愛,都是犧牲。但我又寧願沒有遇見你,至少,我們還能在某個演唱會上,相聚。那年夏天,盛夏的風,是你我傾心的證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BL深夜診療室 的其他內容
TimeTay-晚香玉11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BibleBuild-那個夏天-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MileApo-惜春容5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欲情故縱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極短 | 食堂眾生相捲頭哥起身,低沉的嗓子拖著字節尾音,細瞧,才發現捲頭哥手長腳長,但也僅止於此,頂多算斯文小生吧。而他友人,黑鞋黑襪,跨步大方,在大學裡,應是個名字叮噹響的型男。彥弘想,四人中有誰會先出軌?大概,情境一,閨蜜男友勾搭粉橘妹,而那妹子甚或不察,直至捲頭哥起醋意,或閨蜜偷翻男友手機......
Thumbnail
avatar
花裙姿
2024-05-27
極短 | 24 小時不間斷進食挑戰十年前,我跟小悟參加了台南政府所舉辦的 24 小時不間斷進食比賽,當年,我以兩分之差,沒擠進金榜。在挑戰時間內,來不及吃狀元糕跟芋頭八寶冰,以致失掉食物王的頭銜。十年後,小悟說,要不要再來回味當年勇?我知道,年輕的我胃袋能撐船,可逝去的青春,最先反映在食慾上。我笑著說不了......
Thumbnail
avatar
花裙姿
2024-05-24
極短 | 衛生紙控她出門的時候,不能沒有衛生紙,可以背個大包或提小包,甚至連錢包都非必須。但衛生紙好比守護靈,在混亂世道闖蕩時,人得要有柔綿安全網,張張衛生紙,才能保平安。
Thumbnail
avatar
花裙姿
2024-05-22
極短 | 情欲地創作,情欲地生活所有的東西開始逐漸成形,厚重的烏雲潮濕的水氣,雷電一現身一咆哮,將亙古不變的荒原劈成兩半。瑛僅隔著一道窗,坐在木椅上,無視屋樑怒震,大風大雨瘋狂亂奏,她寫著。 群來的飛蟻,搏命撲向前廊魅影般的黃光,撞得折翅,滿地都是......
Thumbnail
avatar
花裙姿
2024-05-13
(斷橋殘月派)肯挨麥當奴的女人 - 極短篇小說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至要好的朋友請求我幫忙,不曉得甚麼人的安排,總之就是一次單獨相親的約會,朋友要我先假扮他,暗中他會打量對象,如果合適,會即時現身,否則他會暗地裡離去,由我善後,用甚麼理由都可以。因為對象從來沒有見過他。這差事本來就很為難,但看在好朋友的交情份上、
Thumbnail
avatar
David Tai
2023-10-02
【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6)全篇完【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6)全篇完
avatar
硝梟
2022-03-16
【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5)【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5)
avatar
硝梟
2022-03-15
【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4)【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4)
avatar
硝梟
2022-03-14
【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3)【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3)
avatar
硝梟
2022-03-13
【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2)【極短番外篇】 墨薔淳之「墨薔淳的一天」(2)
avatar
硝梟
2022-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