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上貴晶專訪:在那天,我決定了我的未來。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九歲時,這位未來的MotoGP選手中上貴晶面臨一個人生的抉擇。要跟隨他雙親的腳步開卡丁車,還是專注在兩輪的未來上。

每一位MotoGP車手都有特別的方式踏上通往這個頂級級別賽事的旅途。這是結合著機運、努力以及足以改變生涯的決定而成。
對於非歐陸車手來說,這個挑戰尤其艱辛。
Crash.net專訪到MotoGP級別唯一一位日本車手中上貴晶,他向我們解釋了他是如何從pokect bike迅速進步到大獎賽,然後再回到日本重新來過...
Crash.net:你是如何開始賽車的,第一次騎上摩托車的體驗如何?
中上貴晶:
我從四歲開始接觸。我們父母是賽車運動的忠實粉絲。不只當時還是500cc的兩輪,他們更喜歡像F1那樣的四輪比賽。我的父母真的很喜歡賽車,事實上,他們很積極的要我去開四輪賽車。
CN:結果如何?你有試開四輪嗎?
中上:
我爸媽告訴我,第一次騎完後,我沒辦法走直線!不過在我那時候的年紀來說,沒有卡丁車這個選項,得要再大一點。我那時的年紀就只能騎兩輪。
接著當我九歲,我們又到另一個賽道,早上練習兩輪,下午練習四輪。在那天,我決定了我的未來!因為兩種都試過,最後我選兩輪。
CN:為什麼決定兩輪呢?
中上:
這其實是一個很簡單的決定。我從四歲開始騎車,經過五年的經驗,我已經習慣了騎姿,騎上車的一切對我來說就是那麼自然。
但之前我只是開過四輪一兩次,駕駛姿勢完全相反!相較騎車時身體姿勢會往前,開開卡丁車則是雙腳往前。
所以坐上卡丁車,駕駛位置、視野以及離地高度,對我來說都很難理解。
其實我對四輪的第一印象是有太多風險了!我的父母說『你欠缺一些東西!』因為大部分的人都覺得四輪更安全。但我覺得完全相反。騎車對我來說並不危險。騎在車上的感覺相當自在。
所以從那天開始,我就不會去考慮四輪。而且我的父母也說『好吧,從現在開始就練兩輪。』從那一刻我就決定了我未來的職業。在那之後,我們完全專注在兩輪賽車上。
CN:你是怎麼學騎車的?
中上:
我有些騎乘方式都是自然而然的,但我有很努力精進,同時也有朋友們幫助。不過這些建議都不是從我父母那邊來的,因為如我所說,他們有很多四輪的經驗,但兩輪的就比較缺乏。
對他們倆人來說,他們對四輪的熱情也同時是工作的緣故。我爸是技師,而我媽是計程車司機。他們不知道怎麼騎車,不過我們一家子會一起努力,隨著我長大,我騎得越來越快。
我在日本贏了許多比賽,從50cc晉級到125cc,然後我進入了西班牙錦標賽。
直到西班牙錦標賽之前,我的職業生涯一直都在成長在進步。我在日本贏了大部分的比賽,所以我想去歐洲。但我沒辦法想像會發生甚麼事─在日本其實也不容易贏,不過在大多數的比賽,即便有事發生,我也能待在前段班。
CN:突然要挑戰比你快更多的車手有多困難?
中上:
噢,超難。老實說,第一印象真的太震撼了。因為,就像我說的,在日本我總是能贏,突然來到西班牙,我連前十都很難進。
離開日本前,我的感覺是『OK,我很強,說不一定我能打敗西班牙車手。』但是成績顯示並非如此。
CN:這跟在日本比賽有什麼不同?
中上:
日本的賽道更乾淨一點。沒有顛簸。而且抓地力一直都很好。真的不太需要去考慮賽道狀況。
但西班牙錦標賽的賽道跟世界錦標賽的賽道不同,例如說,世界錦標賽的賽道會打掃一切。西班牙錦標賽則不會,賽道上都是灰塵,還有很多顛簸處。跟日本完全相反。
要適應這種狀況很難。我不知道極限在哪,所以我找不到自己以及賽車的極限。我沒辦法發揮自己真正的潛力。
CN:最終你是如何克服的?
中上:
那時我在MotoGP學院,而Alberto Puig就像車隊老闆,他幫我很多忙。
CN:Alberto Puig建議你做些什麼?
中上:
他是個很硬派的人。只有yes或no。很明確。如果我有什麼不對勁,沒辦法發揮我自己跟賽車的潛力,他會指出來並說:「OK,狀況是這樣,但你得相信自己的潛力,你要去試。摔車是OK的,但你要知道『我已經盡我最大的能力了。』你得不要去想『極限就到這了』。試著不斷讓自己變強。」
這是他的忠告。OK,這要做到並不容易!但慢慢的我開始理解,還有我的技師跟車隊幫我改善我的騎乘風格跟賽車設定。因為我還年輕,經驗沒那麼多。
但這要花很多時間。而且並不容易。就連在西班牙錦標賽,我也只有上過幾次頒獎台而已。我沒辦法贏任何一場比賽。兩年後,我加入Aprilia參加世界錦標賽跑125GP。但在那些日子,有些車隊有廠車,那(跟標準版的)有很大的差異。
即使你跑得很好,也不用想上頒獎台。只有前面發生一些問題,我才能去拚前十。但是差距非常大,那是個相當艱辛的時刻。
在那兩年的125GP(2008跟2009)比賽,我沒辦法拿到好成績(最佳成績第五名)。所以我又回到日本錦標賽。
CN:走回頭路是很困難的決定嗎?
中上:
對,回到日本是很困難的一段時光。我身邊大多數的人,還有記者都說:『中上到此為止了。就這樣了。他在日本非常快,但在歐洲跟世界錦標賽卻什麼都做不了。』
他們說的沒錯,我無能為力,但我不能接受就這樣結束。因為賽車跟廠車差太多了,而且我才16-17歲,我的經驗也不夠。
那段時光真的很辛苦,但於此同時,我也要重新開始我的職業生涯。回到日本錦標賽,但也改制成600CC。新的四行程時代來臨了。
我說:「好吧,別忘記那四年在西班牙錦標賽跟世界錦標賽那些很棒的經驗。現在試著分析,並且計畫重新回到世界錦標賽。」
我真的很想用一年的時間就回去,但我用了兩年。那一年我拿下600級別冠軍,在2011年的茂木站,剛好有一個很棒的機會我能幫Italtrans車隊的Claudio Corti 代班。
我不熟Moto2賽車,但我知道這是一個非常棒的機會。我知道我得拚,茂木站後,Italtrans的經理讓我去參加瓦倫西亞冬季測試,並說『測試後我們會下決定。(跑2012年的比賽)』
CN:壓力很大呢...
中上:
沒錯!但我知道第一次的機會已經讓我通過了,因為在茂木站後他們還想到我。我很感激,瓦倫西亞測試後,他們要我明年跟他們一起出賽。
就這樣我又回到世界錦標賽,這次是Moto2。這很好。花了一些時間,起起伏伏的。但Italtrans 是個非常棒的車隊,真的是個大家庭。
兩年後我換到亞洲車隊。一樣起起伏伏,一年跑得好,一年跑得不好。
CN:為什麼呢?
中上: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都在同一個團隊中,當然之中會有些技師的更換,不過車隊運作得很好。但不知何故,我們迷失了方向。我不知道。這需要時間。
可是從2015年到2016年,我開始展現真正的潛力,贏得一些比賽並上頒獎台。
CN:2018年你獲得晉升MotoGP的機會時,你有猶豫過嗎?你有想過『是時候了嗎?』還是你就直接回答『好』?
中上:
在2017年,並不是Honda說『你明年得上去MotoGP。』但我開始感覺到,他們有思考讓我上MotoGP的可行性。我真的很高興。
此外,到了2018年為止,MotoGP已經好幾年沒有日本車手了。Honda大力推動讓日本車手再度回到MotoGP,我已經在Moto2展現出速度,一切就這麼水到渠成。
當然,不可能一切都那麼完滿,但對我個人來說,我對我的職業生涯以及在MotoGP效力於LCR車隊感到相當滿意。
CN:今年是你第六年在MotoGP,而且你跟Marc Marquez一樣,都只騎過Honda賽車。目前Honda正陷入艱困的時刻,但是看到前隊友Alex Marquez騎著杜卡迪賽車拚頒獎台會不會讓你信心大增?
中上:
嗯,我不在意其他車廠的車手。
這兩三年,我們一直在受苦,我們(Honda)的車不是最強的。但我們很努力,特別是今年。所以,我們正漸漸地在縮短差距。
現在我們需要開發這台賽車,讓本田重返巔峰。這是我的目標。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64會員
321內容數
收錄MotoGP深入報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