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拍案下注,而我已下莊

2023/07/1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雨琪緩步進入禪堂時,仍猶豫著要不要放棄這次的禪修課程,主因是昨天世傑在公園裡講的一段話,讓雨琪不想在今天遇到世傑,但他應該也在禪堂裡了。


昨天晚上,他們倆坐在熟悉的公園裡,晚上風很涼,人的思緒也清明。雨琪盪著鞦韆,世傑推著鞦韆,若有所思。


「周世傑!你在想什麼啊?怎麼不說話?」雨琪覺得今天世傑特別沉默。

 「妳還記得希達多太子的故事嗎?我最近反覆又讀了好幾回。有一種強烈的聲音呼喚著我,我想做出決定。」世傑一直在想著要怎麼跟雨琪講這件事。

「什麼決定?現在這樣不也挺好?有信仰,也有實修,也有我,一切都很美好呀!」雨琪自己把鞦韆盪高高。


「悉達多.喬達摩,迦毘羅衛國的太子,擁有世間所有美好的一切,未來王位的繼承者,當他出城聽見了在宮殿裡不曾聽見過的生病呻吟聲,看見了色身因病折磨的模樣,目睹老與死的生命樣貌,內心震撼,於是決定捨棄世間一切。無論妳的身分是什麼,最終命運皆是面臨死亡,這是無法逃避的問題。」世傑面容十分嚴肅。


「這些觀念我都知道呀!」雨琪喜歡研讀佛教哲學理論,這些架構在雨琪的腦海裡,輪廓清楚。


世傑把雨琪的鞦韆拉停,眼神堅定地看著她,世傑知道,如果這一刻不說,怕自己又心軟後悔把話吞回:「雨琪,我們若是深思生命的本質,妳我與環境都是因緣和合,世間的『物質』與人的『心理』時時刻刻都在變化當中,這些不穩定的元素所組成的妳我與環境,隨時會分崩離析,我們知道終有一天會死亡,但生從何來?死往何去?以這個世界的運作情況來看,一般人不會告訴妳真相,除了自身覺知,我更渴望追求解決之道,我想出家修行。希望得到妳的支持。」


雨琪皺了眉頭,她意識到世傑是認真考慮這件事。


「周世傑,你難道不明白現在的生活是多麼美好嗎?有穩定的事業、幸福的生活,為什麼要放棄這一切?你的追求太過理想化了!現實生活中,我們需要穩定和安全感,你為什麼要拋棄這些現有的美好事物,去追逐不確定的未來?」


「我明白生活很美好,但不管我們擁有多少,未來唯一能確定的只有無常,我渴望尋找更深層次的意義和幸福,我不是逃避現實,而是尋找真正的自己。」世傑仍堅持自己的想法。


雨琪從鞦韆上起身,雙手緊握,失望地問世傑:「所以你的意思是分手嗎?」世傑沒有回答。

她頭也不回地獨自搭捷運回家。


對她來說,這就是無常。


世傑在雨琪的手機裡留了一段話。


為償多劫願   浩蕩赴前程

「雨琪生命對每個人而言,都有不同的追求和意義。對我來說,修行是我內心的渴望,是我尋找真理和幸福的方式。希望妳能理解我的選擇,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世傑」


坐在禪堂裡的雨琪,心猿意馬,回想過去與世傑相處的點點滴滴,意念就像跑馬燈,不斷飛奔與浮現,她知道現在是一個重要的轉折點,世傑即將開始一段屬於自己的修行之旅。雖然內心傷痛,但她明白這是世傑的個人選擇和成長的必經之路。她該成全他,願意支持他的決定,因為愛。


禪堂裡迴盪著法師的開示法音:「一天當中,我們所做的事,無法讓我們覺知生命的無常與脆弱,此生的光陰逐漸消逝,如少水魚。悉達多太子在心中生起了追求真理的渴望,他誓言證悟是因他無法接受自己與眾生的未來命運僅是如此,終將腐朽死亡。為何我們明知一切終將消逝的真相,卻無動於衷或捨不得放下而流淚?」


「我們會自動讓自己和他人避開真相,轉移注意力,忽略過去時光永不復返,未來不可預知的事實,不願接受未來是『明天先到』還是『無常先到』的觀念。」


「我們遇到許多生命的瓶頸,但束手無策,有時還心甘情願地受困,不試圖起身逃開,對於生命的周而復始、不斷循環,從不厭倦,對於生死從不感到疲勞,面對每天心煩意亂的事,我們深信可以做對或是修補關係,一切都能處理,『處理完這件人事物,從此過着幸福快樂的生活。』事實真是如此嗎?」


雨琪從法師的法音開示裡思惟法理,正知與正念逐漸浮現,身心感到一陣清涼,不似先前煩惱熾盛,如火上添油。


跑香時,東西單排班對面而立,雨琪看到世傑,世傑也看到雨琪。


他們目光交錯,明白彼此的心意。這一刻,他們的心裡都有了答案。


跑香時,雨琪的速度愈來愈快,愈加專注,時間好像靜止了。

她進入了動中之禪。


執事擊木催香,雨琪只能更快速朝禪堂順時鐘方向移動。

「啪!」擊木一聲劃過禪堂。


眾人動作停止。


雨琪瞬間領悟,她不再與世傑對賭,她已下莊。


生命對每個人而言,都有不同的追求和意義。

生命對每個人而言,都有不同的追求和意義。


102會員
46內容數
說文字,解人生。 寫作與表達是你跟這個世界的美好連結! 隨心所欲,海闊天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