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道繁華無憑

2023/05/2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莫道繁華無憑,山鳥記得,百花開過。
莫道繁華無憑,山鳥記得百花開過。
早上八點十分的課,對於研究生來說,是一件辛苦的事,前一天可能是打報告太晚睡,或是牌桌上待太久,遊戲沒破關……,林林總總各種理由,自動跳過早八的論文寫作課。論文寫作是客座與系上教授共同開課,今天邀請的是小學界的權威唐教授,學術專精背景是甲骨學及中國古文字學。
身為班代表,我最早到研究室,泡好茶,備妥唐教授的專屬擦手巾,順便聯絡幾位還在被窩的同學,提醒他們不要遲到。
不久,唐教授來了。他提早二十分鐘到達辦公室。
第一次見到唐教授,他的臉部輪廓很瘦,雙眼不似一般學者因埋頭研究而顯老態,眼神如蒼鷹銳利,時不時投射冷峻的光芒,他走過之處,我感覺四周光線忽明忽滅。
我引領唐教授到研究室,遞上剛泡好的熱茶及手巾,直率地坐在教授旁。
「唐老師!因為上課時間還沒到!同學們也還沒有到會議室,我先陪您聊天!」
「我不是來聊天的。」唐教授以不疾不緩的語速回應我。
空氣瞬間凝結,我趕緊接話:「好的!那我待會兒再過來請您到會議室上課。」與人互動就是臨場反應,當別人不想跟你聊天,千萬不要自作聰明。
上課前,幸好同學們都到齊了。
課程中沒有下課,連著三節課,到了第二節時,我的注意力開始渙散。
「時間是X軸,空間是Y軸,文字的演變會在時空下看見。」
「唐老師!請問那Z軸是什麼?」
「妳應該知道的。」
唐教授的回答又再次讓我反應停頓數秒。
「我就是不知道才要請教您呀!」
學術的殿堂裡,自由討論是基本權利,我沒有打算同意唐教授的看法,同學們也紛紛從神遊中下凡,豎起耳朵諦聽,沒想到班代表竟然回嘴,她忘記唐教授是有名的○○嗎?
「Z軸是妳。沒有妳,就沒有意義。」
「妳是觀察者。」
「妳是時空下的觀察者。」
「當妳書寫文字時,妳也同時記錄了時間。由時間流淌形成字的空間狀態。」
我懂了,原來你是時間與空間的觀察者,你與特定時空交織成了記憶。
你說,「此時此刻」,對你的意義而言,「此刻」是刻鏤,鐫刻於內心的萬世碑文,「此時」沒有白天黑夜的分別,在每一分、每一秒、一剎那、一念、一瞬、一彈指、一須臾之間,在空間場景中,歡樂與苦痛,掉舉與輕安,激昂與沮喪,皆是你日日真實上演的戲碼;稍縱即逝的轉瞬,與長此以往的永恆無二無別。那驚鴻一瞥、萍水相逢、驚心動魄時刻、難以忘懷的……,而我在呼吸之間尋找時間的流動軌跡,每一個呼—吸、呼—吸捲進了名為過去的漩渦中,為了留住時間,我忍住呼—吸,但沙漏的沙不停地告訴我時間的確經過了,也捲進了名為過去的漩渦中。「無始以來……」,究竟是怎樣開始?將會怎樣收場?棄我去者,昨日之日既然無法挽留,我在每個時空點都成為觀察者,那麼這座標軸可曾有個靜止位置?
天地延伸到你的心裡也是獨立空間嗎?我步行到山之巔,海之濱。山之巔,再往下走去是什麼?海之濱呢?可有個窮盡?也許還有地方……,往前走,空間到什麼地方是盡頭呢?
我懂了,原來你是時間與空間的觀察者,你與特定時空交織成了記憶。
莫道繁華無憑,山鳥記得,百花開過。
莫道繁華無憑,山鳥記得百花開過。
102會員
46內容數
說文字,解人生。 寫作與表達是你跟這個世界的美好連結! 隨心所欲,海闊天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