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香港人聽陳冠蒨

2023/08/19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 這 Britain的天氣 又是風又是雨
我不知道太陽在哪裡 /

從雨後的文山上車,晚上七點多,公車開到公館,看到地上的水跡,
立刻轉出這幾句歌詞,就掃出Spotify點開。

聽著一直不太在意的歌詞,猛然明白九十年代當時的DJ,為何會選了這歌在節目熱播,
也明白到異鄉人為何在差一年就三十年的現在,才聽得懂歌詞,
才發現這歌將今日的我與當時的香港人與今日的離散移民,連上了跨時代的共時性。

曾經問過幾位(不是最大公約數,不能點出普遍性)台灣朋友,你有聽過陳冠蒨嗎?
啊⋯⋯沒聽過
啊⋯⋯不知道是誰
啊⋯⋯台灣有這個歌手嗎

一個蓬勃的華語音樂市場,當年出產大量新歌手的台灣,想想她的曇花一現是很合理——她走的R&B與爵士結合的曲風、半說唱之中歌詞又切入英文片段、不是普遍情歌的旋律或悲情的哭腔唱法⋯⋯ 是跟當時的市場不太合嗎?

《你若是愛我請你說出口》,是曾經在香港、晚間十時許的一個電台節目熱播的選曲。
那當然是因為,高中時的我是那個節目的忠實聽眾。

新城電台DJ郭偉安主持的《安全理事會》,聽眾層似乎是年青人較多,選播的音樂較走向華語及歐美流行樂壇。1994年陳冠蒨的《你》在台灣發行,完全不知道DJ是從哪個渠道知道這歌,選了在那一年某日晚上的節目首播。


/ 獨自徘徊在北方小鎮 是該離開的時候
走走停停 停停走走 行李有一點提不動
偶爾也有好心人士幫忙 問我要往那裡走
我笑了一笑 我真的 get lost
Not knowing where to reach my goal /


因為DJ太喜歡這歌,在首播後的每晚差不多晚上十點還十點半,就會放一次。

當然,可以說因為,陳冠蒨的曲風連繫的香港想像,是在霓虹燈下車子在都市高速奔馳的夜晚,只要是在夜間的士或私家車中放著這歌,配合起來是剎有氣氛的。這想像與歌詞中描述 / 從Preston要去倫敦市區 大約要三個小時 / 的英式散漫與長途距離,完全是一種對沖。陳冠蒨的敘事似是利用著歌詞作為一次與「他」(有可能這個他就是英國本身)互動後(因為找不到生活方向)悵然離去的回顧。可能,DJ播放的意識,似乎頗吻合當時回歸前移民潮的離散感,想像著人在異鄉與家鄉、與英國地域間的物理與心理距離、陌生感與疏離感。

一剎那間因為多年來聽的一首歌,上接三十年前的香港人,
下接現正身在英國的香港人、或準備離開的朋友。
當我在還未離開香港時,
對英國的想像,只落在海德公園餵鴿,
然而,陳冠蒨的歌詞與曲調,讓我發現
異鄉人並不是只能有滄桑感,
大家可以與作息不同的上班人潮互動,
忍受與不穩的天氣共存的詩意,
也嘗試享受遠離都市的自然,
理解別人身處在物質或生活境況並不完全富裕的處境,
然而也可以在酒吧醉一醉,把當下忘掉。

聽過朋友提過很多英國城市,卻沒有Preston,確實
距離倫敦這麼遠,仍然很都市的香港人,
似乎不是他們的選擇,
也似是無法不選擇,

不論是1994年的,還是2023年的。

「我坐在窗前電腦打字,胡亂劃著滑鼠思索著,鼠標無定向在畫面上遊魂中。忽然我留意到窗外的對街那幢豪宅。看回眼前的鼠標,我的手便一邊把它拉到屏幕角落,一邊想:如果可以把鼠標拉出屏幕,拉到對街的豪宅,把屋子拉入自己的電腦中,就好了⋯⋯」 撿拾這些別人故事的零碎,如斯類似的小片段,似乎儲滿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