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費限定文章
【療癒師の重訓筆記】過去的保護 vs. 現在的制約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那日,我終於為了左肩而去看物理治療師了。

今年四月,我和同樣也是療癒師的太太,以及二個女兒們,再次開始重訓。去年四月中,我因為在與親族的互動中感受到被肢體攻擊的可能性,為了能更有效地保護自己和家人,我帶著女兒們接觸拳擊;而拳擊教練讓我同步接受重訓,增強肌力與敏捷度⋯⋯但是,這樣的訓練,在十月初的時候,中斷了。

年初,我再次興起了「增強體能」的想法,在找了很多資料之後,我看到【怪獸肌力及體能訓練中心】的粉絲專頁,以及何立安博士的文章;爬了許多文章後,我有別於過去地瞭解了肌力訓練的意義,然後帶著太太和女兒們參加〔初學者的八堂課〕、建立各項訓練動作的基礎。

這幾個月,我為了把握增長肌肉的黃金時期,每週重訓二次。


在重訓開始之前,我因為執行【4+2R飲食法】而有在量InBody,知道我左手(相較於右手)的肌肉量比較少。會出現這種情況,我算是心知肚明的,因為刻意不要使用左手的習慣,從大二的一場車禍、左肩韌帶開刀之後,就一直留到現在;就連拳擊教練都能從出拳的力道中明顯感覺得到落差。

但是,在這之前,我不知道該怎麼弭平這之間的差異。

開始規律地進行科學化的重訓後,因為絕大部分的動作都是雙手一起的,以及我能負荷的起始重量比較大,很快地就感受到左手與右手之間的不平衡;甚至,在單邊負重的動作裡,左手可以舉起/提起的重量,都比右手相差一個啞鈴的級距(2.5公斤)。於是,我在雙手同步的訓練過程中會刻意和左手說話,也會在單邊負重的訓練時,讓左手的起點不用像右手一樣高,但是在多訓練一組後,試著去使用右手能負荷的重量。

終於,在六月初的量測數據裡,左手的肌肉量追平右手了!

但是,九月底一次訓練的隔天,我的左肩非常不舒服,抬起的幅度只要超過平舉就會感到疼痛,讓我不得不趕快請太太幫忙預約物理治療。

而物理治療師的診斷是:肌肉的增長,摩擦到了筋膜上的痂。

「妳去給物理治療師徒手治療喔?一定很痛吧?」我的訓練夥伴這樣問我。

「不會!他就這樣捏我而已。」我像物理治療師對我做的那樣,很輕柔地捏起她的皮膚小心搓揉。

「就這樣?」訓練夥伴不可置信地問道。

「對啊!他說這是在把筋膜上的結痂搓掉,因為我的肌肉已經長大到會去摩擦到了,要把它破壞掉、長新的痂⋯⋯是看不到的痂喔!哈哈哈」我一邊講解,一邊拉開左肩的衣物、露出開刀的疤痕。

「創造微小的傷口,也是一門專業呢!」剛好經過的教練,意味深長地接話。

「這倒是真的!」在接受物理治療後有感受到明顯好轉的我,附和道。


回家後,我感受身體變化帶來的深層意涵。

這陣子,我因為大女兒離家唸書而變得更勇於和太太說出自己的需求。會有這樣的變化,是因為:二〇一二年初,我加入太太和女兒們(大班和小學一年級)的家;二〇一六年的暑假過後,升上五、六年級女兒們因為成為個人自學生而不用去學校、全時間和我們在一起。加入之初,我跟著太太一起照顧她們;她們自學後的近八年裡,我更負責引導她們的學習⋯⋯這讓我不自覺地延續了「不會說出需求」的慣性;而今年開始推進的寫書進度,讓我需要花更多時間在整理思緒、建構章節架構和鋪陳細節上。

而這也讓我歷經「將原本投注在太太和女兒們身上的精力留為己用」的罪惡感、「不只不能再像以前那樣好好地照顧妳們,我甚至是需要妳們的幫忙。」所帶來的愧疚⋯⋯最後,我困住了!因爲「提出需求」會讓我感受到困窘、說不出口,而且「為什麼妳看不出來我需要幫助?」的想法也會引發憤怒。

「我想試試看!」某次,訓練菜單裡有硬舉,下肢肌力沒有訓練夥伴強大的我,想要挑戰她可以舉起的重量。

「背夾緊,屁股下蹲,不要用手去拉,用腳的力量。起!」教練見狀、跑來旁邊指導。

「妳以為我不願意喔?」順著教練的口令,握住直槓且用盡全力站起的我,卻是一動也不動;放掉之後,我自嘲著。

「頂嘴捏!哈哈哈哈哈」旁邊的訓練夥伴大笑著。

「降重啦!」遠處的另一位教練,提出建議。

於是,我放掉「第一次就舉起『已訓練超過一年的夥伴』的熱身重量」的想法,讓自己按部就班地從可以負荷的重量開始;在慢慢增加槓片之後,我在最後一把的時候,舉起了那個一開始舉不起來的重量,超級開心的。

反思這個經驗後,我將概念應用在心智肌肉的成長上。我知道我想要成為「可以自在說出需求,讓對方依據自身狀態來回應;即便得到的是拒絕,我也可以承受失落。」的人,這是我的目標;但是,對現階段的我來說是困難的,從說出需求的難以啟齒程度就能知道⋯⋯於是,我需要的是降低難度。

即便如此,說出需求的練習,仍是艱難的!

八、九歲的時候,父親咬了我的胸口和大腿內側,我向身為主要照顧者和社工的母親請求保護,但是沒有得到;在那之後,我的頭髮因為巨大壓力而有了大片的圓形禿,但是母親仍嗤之以鼻地用『小孩子,哪有什麼壓力?』掩蓋⋯⋯緊接而來的、超過三十年的忽視,讓這道創傷始終不被看見;即便踏上修復創傷之路的我,重新提及此事,也只是想要向他們表達原諒之意。」的經驗,讓我深深地抱著「我的需求是不會被重視的!如果我要讓需求被看見、被滿足,就只會得到羞辱。」。

而「說出需求=得到羞辱」也讓「信任他人會願意滿足」變得舉步維艱。

某天,忙著寫書的我肚子餓了、開口請廚藝高超的太太幫忙⋯⋯


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對「說出需求」是坦然的嗎?還是像我一樣,有艱難且苦澀的感覺呢?歡迎在底下留言告訴我~

最後,歡迎訂閱【內在小孩轉大人】專欄,每週都會有一篇好文上架喔!:)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521 字、1 則留言,僅發佈於內在小孩轉大人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療癒師的轉變:從「麻瓜」到「最高善」的領悟最近做個案接收訊息的時候,有些個案光階層並沒有傳訊,所以我在內心突然浮現一個疑問? Q在個案心裡是否會因為有無接收訊息而判斷這個療癒師做的療癒是否有用? 為甚麼會有這樣的想法或著是疑問呢? 因為我在還是麻瓜的時候,我會覺得什麼是好的療癒師?就是能夠解決我問題的療癒師是好的。 但是,我忽略一點
Thumbnail
avatar
Iwanda Lita
2023-09-11
劇評(日腐)-我們的餐桌/ OurDiningTable /僕らの食卓 (溫馨又療愈+美食戲劇) 1-9好溫馨的步調,綜合 #昨日的美食 #經典杯子蛋糕 的特性,看完會有被治癒的Fu! 我的身體部份都是由超市的熟食,沙拉和飯糰所組合而成。 日復一日過著這種生活的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我的生活,會因此改變。在那個陽光燦爛的午後,在他獨自享用自己帶的午餐時光。雖然他的晚餐都是超市購買的熟食,跟自己做的簡
Thumbnail
avatar
梧桐
2023-04-08
食物療癒師-Michelle Chang 張怡 在經歷了幾個身份:台灣的小學老師,進出口貿易公司老闆,專欄作家,法國:餐廳owner,主廚,出版社社長,作家,和美國的餐廳顧問後,我將自己未來的數年定位在“食物療癒師”這個身份上。
Thumbnail
avatar
張怡第五味發酵人生
2023-01-25
【拯救壞心情的療癒系歌曲-神のまにまに】每次聽了都覺得彷彿被吸住一樣,耳朵久久耽溺其中而無法自拔。大量時間就這樣子被無情地一掃而盡。
Thumbnail
avatar
北蘭遇叔
2022-10-30
【環遊世界・希臘】比雷埃夫斯的療癒甜點【希臘・比雷埃夫斯】 比雷埃夫斯(Piraeus),自古以來就是雅典的外港,超過2500年的歷史,也是希臘第一大港。 對於比雷埃夫斯的第一印象是到處都是郵輪、船隻,數量之多,難以用自己拍的平面照呈現,後來在書店裡找到一張空拍的明信片,覺得真的堪為代表照。 第二印象,則是甜點店裡的各式甜點!
Thumbnail
avatar
偶希都理
2022-05-01
◣療癒 01 それから(從此以後)それから(從此以後)[註一] 零、   「沒有翅膀的蟲,破繭的話會死的。」   千本木悠彌在日記的最後一頁如此寫道;廉價的深藍色墨水在薄脆的紙頁上打了滑,隨指尖顫抖而摔落拖曳出一道蛇一樣的醜陋墨跡。夏日黃昏的空氣是濕黏悶熱而扎人的,空教室裡故障的電扇、以及她糾結成團的髮尾。如果要為賦新辭強說愁地將人
Thumbnail
avatar
字覺Jikaku〡文藝解剖社
2021-03-06
【評論・武漢肺炎在日本】續寫「醫療崩壞」:日本醫療體系的結構性問題前陣子有 2個和日本有關的粉專討論起「醫療崩壞」這件事情,基本上本站對於「醫療崩壞」一詞的理解,從去年 4月以來並沒有太大的改變。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當時的《【武漢肺炎在日本】常作為日劇開場白的「醫療崩壞」即將在現實上演》這篇文章,現在重讀一次也會覺得很真實、很符合現狀⋯⋯
Thumbnail
avatar
張郁婕(CHANG, Yu-Chieh)
2021-01-11
療癒師,曾經走過人生低谷的血肉之軀以前都會覺得諮商師和療癒師都是聖人! 但是當自己走過人生的低谷,再走上療癒師這條路時,你會發現自己可以藉由過去的經驗,同理別人,自己不再會被情緒的漩渦捲
Thumbnail
avatar
李組長的柴胡疏肝湯
2020-0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