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味道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許多的藝術作品都可以流傳下來,讓後代的人欣賞、憑弔,只有音樂和食物無法。雖然,音樂可以透過樂譜的方式保存下來,食物可以透過食譜的方式傳給後代,但是永遠無法的是,創作者完成時的原聲原味,卻永遠是剎那間的永恆,美好但是短暫。有了錄音與錄影設備後,經典的音樂作品演出,可以保留下來了,讓未能躬逢其盛的人們,可以間接一窺當下的美好。然而食物的味道依然無法。

raw-image

    味道,是自己對父親的記憶中最美好的一個部分,卻也是最後悔的一部分。年少時,父親只要在廚房做菜,都會找我去當下手,邊做就邊教我,要如何完成正在做的這道菜,要準備那些材料,調味的重點是什麼,火候該如何掌控......,點點滴滴的細節,總是耐心的告訴我。偶爾還會語重心長告訴我,要用心的學起來,不然將來他不在了,誰做給我吃。那時的我,有著小女兒的幸福與任性,總是半撒嬌半無賴的回應父親說:「我吃你做的就好了呀!」

    當時雖然明白有一天,自己終會再也無法吃到父親的味道,卻習慣性地將這個明白忽略,直到這一天真正的來到,來愕然發現,自己竟沒將半道父親曾教給自己的的菜學起來。

    記憶中,父親做的酥炸年糕是最好吃的。水餃皮中夾著切成長條狀的年糕與鹹菜,放進油鍋炸到金黃酥脆。一口咬下去,水餃皮的香脆、年糕的軟糯、鹹菜的爽口,先在嘴中創造出驚喜的口感。之後,年糕的甜與鹹菜的微酸微鹹攪拌在一起,水餃皮的麵香,再為這鹹甜滋味點綴,讓原本平凡無奇的過年應景食物,變成那年過年最有滋味的回憶。

    父親還有許多獨門料理,印象最美好的是榨菜雞湯和黑瓜白帶魚湯。這兩道菜是他的獨創,不曾在任何的餐館菜單上遇見過。父親將整顆的榨菜切成片狀,與雞肉一起煮成湯。就這樣的簡單食材,煮出來的雞湯點上一點酒提味,喝起來滋味就十分鮮美豐富。吃的時候,雞肉的嫩與榨菜的脆,形成有趣的對比,每次喝到這道湯,總會忍不住要一碗接一碗。

    而黑瓜白帶魚湯也是用簡單的材料所煮出來的湯品。父親通常都買新鮮但不是很大的白帶魚。將魚切成一段一段後,與罐頭黑瓜一起放進鍋中,待湯滾魚熟,再點一些酒去腥提味就完成了。黑瓜汁的味道與白帶魚的鮮味意外融合,入口的湯是大海的鹹味與黑瓜的甜味一起合作完成的滋味,先吃一口白帶魚肉,感受細滑的溫柔,再吃一塊黑瓜,享受一下脆口的爽朗。簡單的湯品,展現出不簡單的豐富。

    雖然,父親有許多的菜是簡單易做的,自己也曾在他離去後,自己試著照記憶中父親所教的做看看,只是不管做了幾次,都無法做出記憶中那樣美好的味道。只能在邊吃著自己做的失敗作品,邊跟他撒嬌說:「齁!都是你啦,怎麼沒教會我做這些菜,就自己先休息了,真是不乖!」

喜歡我的作品嗎? 歡迎按讚分享與加入 "改造人生事務所"!
FB: 改造人生事務所
IG: changelifesolution
部落格:https://changelifesolution.org

生活中的故事,故事中的發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關於吃,這件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開放樣品屋參觀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時間管理大師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有點痛的黑歷史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關於「減重」這個遊戲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直在迷路的旅行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