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8. 放晴了嗎-2

2023/12/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白色的街燈將廊下照得明亮,卻削弱不了那片蠢蠢欲動的黑暗。


我舉起了右手,翻到了正面。

我仰起了頭來,看到了星空。

raw-image
raw-image



“明天早上,會起霧嗎?”,我喃喃地說。

一陣蟲鳴聲如同一場微妙的交響曲,細緻而綿長,彷彿是大自然夜晚的優雅樂章,牠們向我傳達了答案。

raw-image



我輕笑了一聲,走進了【林家】。


我出于殘留的記憶,看向餐廳裡的洗滌槽。但是,《林女士》並不在那裡。幾個原來不起眼的水盆在地板上亮了起來,抓住了我的目光。

raw-image


漂浮在水盆裡的【土芒果絲】,就像是在挑釁我剛剛燃起的欲望,讓自己赤裸裸地暴露在四下無人的空間裡。


我吞咽了一口。


我還打了一個哆嗦,當我吞食了它們的靈魂。我抿起嘴唇,將愛玉籽和內衣放置在餐桌上,走近了其中一個水盆旁,蹲了下來。


它們翠綠的背部就像是芒果的肌肉線條,彷彿是果界的健身達人,展現了它們的果感風采。它們淡綠的肚皮就像是三月的嫩芽色澤,彷彿是果界的春季精靈,展現了它們的~~~『鮮脆可口』!

raw-image
raw-image

我又吞咽了一口。


“呃~”,我蹙起眉頭喃喃道,當我選了一條看似風情萬種的,搖擺著身體的土芒果絲。我的嘴裡像是豐沛的【河口】被突如其來的海浪給淹沒了。


“哇!好鹹呀!Oh~My god!”,我瞇縫起眼睛,扁平了嘴唇,嘀咕著說。一張嘴就能洩露令人失望的苦澀。

raw-image

“是妹妹嗎?”

還能有誰,我暗自想著。

“媽媽,是我!”


“妹妹~鹽水還沒泡完喔!”,樓梯間忽然發出了吵雜的聲音。

“呃!”,我皺起了眉頭。

我決定忽視她的警告,用『鮮脆』來取代『可口』的遺憾,開始咀嚼了起來。

“妹妹~風乾後才會脆喔!”,《林女士》就像是在寒冬的夜裡,對著我吹了一口氣。雖然是肺腑之氣,卻讓人感到~有點冷。

“嗯嗯嗯~MA SHI DA!”,我終於找到它的價值了,“切!人家是想看它新不新鮮!”。不是有句話說,‘新鮮如清晨的露珠,滋潤心靈;食材的新鮮,是大地的饋贈,味蕾的盛宴’。

raw-image

好吧,至少它的『鮮』味讓我的身體稍微熱了起來。


“這~件內衣是妳買的嗎?”

我站起身來。

“哦~李朱送的!”,我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這只不過是【林家】眾多收禮中的一個。

raw-image
raw-image

“喔媽~我再也不怕體育課了喔!那個劉瘋子~”,我宣布道,舉起握緊拳頭的右手,很為自己感到自豪。我根本沒注意到一個鮮少接受別人幫助,獨自扶養孩子的女人臉上的表情變化。


“噢!我說得太快了~收回收回~”,我趕在《林女士》回過頭來之前,摀住了嘴,搧了它幾下。


“喔媽,喔媽,看我,看我,Ye Bo?”,我微笑著說。我像是隻走失的醜小鴨,急於和母天鵝確認親子關係。

林女士轉頭看向了我。

“如何?”,我選了一個模特兒的姿勢,單手插腰,雙腳微微地交叉。

她遲疑了一下。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Ye Bo,Ye Bo,謝謝妳讓自己長得這麼的漂亮!”,她走近了一步,溫柔地擁抱了我,我感覺到熱淚正從我的臉頰上流下來。

“媽~媽~”,我遲疑著,想知道怎樣才能避開一場母女的感恩座談會。


“林女士,妳又想嫁女兒了嗎?”,我提醒道,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我開始擔心那一天的到來了。

raw-image

“媽媽,我先上樓喔!我得趕快把它洗乾淨,明天要上戰場了!”,我飛快地轉過身去,不敢對上她的目光,“那一袋愛玉籽是李爸送給我們的呦!”。


外表的華麗之下總是帶著淡淡的不完美,彷彿用美麗外貌隱藏著未經處理的複雜滋味。


土芒果絲的一生,泡鹽去澀的新鮮,脫水風乾的青脆,醃糖入味的甘甜。


我喜歡情人果的鮮脆酸甜!


“噢!對了,林女士,妳這身粉紅色,Ye Bo Yo~”,我越過肩膀向後說道。

4會員
141內容數
我喜歡使用譬喻的小說寫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