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 Joey來台北過聖誕 ho ho ho!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松山車站和香港好朋友Joey相聚,有朋自遠方來。上次碰面是我大學即將畢業一起拍學士服照片,轉眼七年過去,我們都長高了(並沒有)。 

上次碰面是我大學即將畢業一起拍學士服照片

上次碰面是我大學即將畢業一起拍學士服照片

我們見面就來一個大大的擁抱,真的好久不見!(好耐冇見) 

原先我心想這麼久沒見會不會不知道聊什麼,結果從碰面到進到餐廳,我們聊個不停,甚至後來麵來了放著好一陣子,店員還提醒我們要趁熱吃最好吃,我們都覺得好笑。

在創意麵沒有拍照,照片都在漢堡王拍的。我試了下手機和電腦,排版不太順暢請見諒,就將就著看吧,大家的笑容最重要。:)

raw-image

Joey不確定國語發音或用詞的時候,會取笑自己國語講得很醜,她提到來台灣跳舞想和櫃檯小聊,但因為講國語有點尷尬。我笑說,這樣才有出國的感覺。 

raw-image

我吃飯前需測血糖,評估碳水化合物分量打胰島素,Joey問:「你餐前需要……?」(她指著我的血糖機)我解釋,測血糖,然後兩小時測飯後血糖,要維持在80-160之間,太高就補打針,一格降70單位這樣去計算。

我們聊起工作挫折,Joey分享她剛開始工作時也不是很順,她自謙說自己工作能力也不是很好。她說,情況總是會有一些變化,像我們生病,生活還是要開心。她說:「唔好唔開心啦~這樣你聽不聽得明呀?」我說,我聽得懂,不要不開心。

我說我有了基督信仰以後,因為跟社會價值相差大,我現在還是很掙扎怎麼和朋友相處。她的朋友圈有基督徒,有slash協槓不同工作,來台灣她找一位性感男跨性別女的舞蹈老師,她和我分享有趣的人事物,我也感受到正向氣氛。

結果從碰面到進到餐廳,我們聊個不停

結果從碰面到進到餐廳,我們聊個不停

raw-image

她稍微提到一位泰國設計師姐姐,在Joey動手術前說要跟她吃飯,後來沒再見到設計師姐姐,且他們的共同朋友在新聞上看到自殺消息,可能姐姐是走了。Joey後來也給我和聰看一段影片,她和三兩好友拿著沙鈴、三角鐵,又唱又鬧,我們看了也覺得好玩,但其實是因為朋友走了,他們想辦法互相鼓勵。

我很心疼他們,也自覺和我處理情緒的方式好不一樣。我好像會一直下沉,身邊的人也拉不起我。看Joey和朋友這麼努力撐著開心過日子,我感覺有些悲傷,心中柔軟又脆弱的部份被勾起,我的憤怒和怨氣卻同時被平復。

Joey很客氣,晚餐很快拿走帳單我都來不及,我想說到櫃檯我再趕快把錢給店員好了吧,結果我在右邊平板輸入我的會員手機,正要拿錢卻看到店員已經在找錢給我們,我吃驚地問Joey你已經結帳我怎麼都沒看見!她大笑說,你看我們香港人,香港人動作很快!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

和Joey大概8點半和剛下班的聰會合,我們在松山車站隔壁棟的漢堡王,聽說香港沒有,所以我們還很搞笑的一起和Burger King的招牌合照。聰聰吃著華堡和薯條,我跟Joey因為吃飽了看著她,又叫她先吃不用管我們,但我們又很想跟她聊天,Joey就笑說,「好,我們就這樣看你吃!」然後刻意盯著聰聰兒。

Joey還提到她做女用包設計,team building發生的緊張刺激小故事。她和外國同事分組討論,她原本想說就講一講就好,結果同事推她上台報告,她就用盡她的英文順利完成。聽她講故事很活潑生動,她很多動作都好像卡通人物! 

Joey送了不同口味的香氛給聰兒和我,我們盲挑,聰的是midnight,我的是sunrise,前者有神秘的味道,我的比較甜味,我們興奮的兩種口味都噴在手上給大家聞一下,從香港誠品來的精美禮物,開心! 

聰兒、Joey和我拍了很多照片,今晚也成為我們的美好回憶。

raw-image
raw-image
店員說這是最後一個啦,但後來好像又看她擺出另一個哈哈哈。Joey、聰、妍,never give up! 謝謝Joey從包包上拆下它,現在在我包包上了

店員說這是最後一個啦,但後來好像又看她擺出另一個哈哈哈。Joey、聰、妍,never give up! 謝謝Joey從包包上拆下它,現在在我包包上了

我們送Joey去捷運站,三個人依依不捨,又抱了好幾次,說了很多互相加油打氣的話。聰兒和我回程路上,很感動Joey都記得我們過往的重要時刻,聰說,難怪Joey有這樣好的人緣,朋友都能延續情誼。

離開捷運站,我和聰聰勾著手走往公車站,她在過馬路時說了一個比喻,她說,當她迷惘時她就會想像身邊厲害的朋友,在同樣的處境會怎麼想,會說什麼話。她說她一直覺得我是很有想法的人,她就會想像我在她的某個處境,可能會說什麼。 

我聽了蠻感動的,可能是知道自己被朋友惦記著的這種感受,雖然說在IG、FB會看到誰按讚,或誰觀看過現實動態,但實際上和朋友這樣碰面談談心,聰跟我都還是很需要這樣的時刻。 

其實紀錄喚不回當下,聰聰和我後來在公車上說,她覺得如果一直回憶的話,那她的當下就沒有了耶,還有工作我們和朋友間互相比較,但她畫圖到半夜還同時重感冒的時候,多多少少會自我懷疑,真有必要這麼累嗎?

在我們青年階段為了不同目標展望和打拚,當中有挫折、緊張和克服的成就感,總是一座接連一座高山,我特別感到自己渺小體弱,但有身邊朋友暖烘烘的鼓勵,我真心感激這個無形的,摸不著,但極為真實寶貴的關係。愛你們。

18會員
40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