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憶往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前幾天去台北參加大學同學會,因為有個台商同學回台,趁機會大家就聚了一下。

大學讀的是歷史系,在當時算是冷門科系,所以很多同學在大二時紛紛轉系,我卻不動如山。

大學填志願時,我的第一志願是中文系,當時成績能考上的學校的中文系有訓詁學,因為這個緣故我轉填歷史,我的想法是「文史不分家」,最終陰錯陽差上了歷史系。

剛上大學就覺得系上人才濟濟,奇形怪狀之士所在都有,我應該也算在其中,只是我的奇特卻是因為「俗得不能再俗」。

讀大學是我第一次踏出蘭陽平原,以前最遠只到過基隆的八堵,就連搭火車都不太會,後來還是我媽帶著我搭火車,到當時台北的後火車站後搭上計程車,一路沿著中山北路到士林外雙溪。

這個中緣由也不怕你笑,就是家境貧寒,連經濟都有困難了,那有閒錢出外旅遊,就連當時上大學的學費都是勉強湊出的。

這樣的背景使得我和同學有些不同,一方面享受著大學自由自在的生活,一方面則是掛心畢業以後的就業問題。

從小我就不是一個好學生,頑皮搗蛋一直是我的標籤,可是這在當時講究循規蹈矩的校園中,我就像孫悟空被封印在五指山下一樣的難受。

在我心中所追求的學問是一種務實即用的學問,不是一堆打高空的知識,可惜在我的學生時期一直被這種重視表面形式的知識所阻隔,不能得窺真正的學問智慧。

真正好的學習、好的學問應該是讓人如沐春風、回味再三,而不是讓人如墜五里霧中,走到那裡都覺得不對,既然老師要來教我們,首先自己應該先走過一次,甚至很多次,汲取經驗教訓以後,再用簡單易學的方式教會學生,如果再來帶學生走迷一次,那不好意思!學生我就自己來比較方便省事。

在大學中有些教授帶我們入寶山收穫滿滿,也有些設下路障,意思是到我為止,你別想超越我,然後一味維持著教授的派頭。

後來我索性就不管了,跟著一票志同道合的同學就開始談天說地、辯證思想,反而在這樣的過程中開啟了自己的眼界,因為既然對老師的教學方法不適應,那就自己當自己的老師便了,所以厚黑學作者是由李世楷改名李宗吾,我當時的名字應該改名叫黃自師才對!

當時大學同學們都有著寬闊的胸襟,也都能了解這些狂放不羈背後所隱藏的人格能力,或許是周遭這些人太多,所以見怪不怪,不管如何我終於找到一處海洋可以盡情地施展自己的本性。

所以我一方面代表系上打籃球,另一方面又參加校園音樂創作比賽,利用時間寫文章投稿校刊,再到各個社團認識一大堆的朋友,生活過得充實又快樂。

大學四年匆匆而過,畢業以後我飄洋過海就到了馬祖當兵,或許是經歷太多事情,對於大學時期的許多事我完全沒有印象,好像是曼德拉效應一般。

不管是記得也好!忘記也罷!都不會影響到我對於這段大學生活的鮮活印象,經過了這許多年,同學們都安好,只是臉上增添了一些滄桑,大概多年的歲月中也曾經發生了許多故事,像我一樣吧!

只是我們都記得曾經的美好緣分,找時間相聚在這邊,共同懷想那段如夢似幻的大學生活,其實人生的道路走得愈遠,你就會發現單純的東西會愈來愈少,驀然回首才了解那些學生時代認識結交的好朋友,如果經得起歲月和生活的淘洗磨練的話,那樣純粹的情誼是絕無僅有、彌足珍貴的。

這就是我對於大學生活的感受,對於現今生活的體悟,卻在大學同學會中把酒言歡、話說從前之時一笑而過,不留一點痕跡。

22會員
204內容數
希望將自己生命中所發生的重要事件,整理成智慧,分享給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