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春秋》:鄭忽出奔衛(六)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鄭國大夫高渠彌因舊仇刺殺鄭昭公,《左傳》記載公子達評價此事,說:「高渠彌將會被殺,他的報復行為太過份了。」

raw-image

隔年秋天,齊襄公在首止駐軍,首止是衛國國境,又鄰近鄭國。鄭國國君公子亹與高渠彌前往會見齊襄公,大夫祭仲早料到此行凶多吉少,因此假託身體不適沒有同行。公子亹赴會時,被齊國部隊所殺,高渠彌亦被車裂。祭仲既逃過一劫,於是從陳國迎回鄭莊公另一位兒子公子儀擔任國君。

又過了三年,這時魯國國君已是魯桓公之子魯莊公,他帶着軍隊駐紮在鄭國的滑城,希望鄭國也能出兵幫助紀國。紀國是齊國南邊的小國,素來與魯國有姻親關係,而齊國又屢次要吞併紀國,紀國多次向魯國請求援助。魯國國力向來不及齊國,沒有十足把握能支援紀國,因此魯莊公來向鄭國的公子儀尋求協助。公子儀拒絕出兵,原因在於前任國君鄭厲公仍居住在櫟城,時刻對首都虎視眈眈,一旦公子儀出兵支援,首都疏於防備,就會落入鄭厲公手中,更何況齊國是難以應付的對手。由於公子儀不出兵,魯莊公也擱置了軍事行動,紀國在缺乏其他國家的支援下,第二年就被齊國所滅。

raw-image

公子儀的擔憂是正確的,就在他擔任鄭國國君的第十四年,祭仲已經去世,鄭厲公認為時機成熟,就從櫟城起兵攻打鄭國首都。大軍來到大陵時,活捉了鄭國大夫傅瑕。傅瑕向厲公說:「只要你把我釋放,我就可以幫助你回歸鄭國成為國君。」厲公答應了傅瑕開出的條件,釋放他並訂定盟約。不久,傅瑕果然把公子儀和他兩個兒子殺死,迎接厲公回到首都。

厲公回國後的當務之急是什麼?他能保住君位嗎?


【原文依據】

《春秋左氏傳.桓公十七年》:

公子達曰:「高伯其為戮乎!復惡已甚矣。」


《春秋左氏傳.桓公十八年》:

秋,齊侯師于首止,子亹會之,高渠彌相。七月戊戌,齊人殺子亹,而轘高渠彌。祭仲逆鄭子于陳而立之。是行也,祭仲知之,故稱疾不往。人曰:「祭仲以知免。」仲曰:「信也。」


《春秋經.莊公三年》:

冬,公次于滑。


《春秋左氏傳.莊公三年》:

將會鄭伯,謀紀故也。鄭伯辭以難。


《春秋經.莊公四年》:

紀侯大去其國。


《春秋左氏傳.莊公十四年》:

鄭厲公自櫟侵鄭,及大陵,獲傅瑕。傅瑕曰:「苟舍我,吾請納君。」與之盟而赦之。六月甲子,傅瑕殺鄭子及其二子,而納厲公。

57會員
151內容數
以儒學、古文字、武俠評論以及書法為主的文化普及工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