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能生女兒的遺憾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經常羨慕別人的家庭有女兒,這樣的羨慕在婚後曾經一度轉化成為願望,希望自己可以生養出一個掌上明珠。

可是,幾年期間,生出第二個兒子之後,就放棄了這樣的願望。然後,願望又回歸成了羨慕。每每看到人家牽著小女孩走動,眼光很少不多停留一陣,是真的很羨慕人家。

這樣的心境是源自我英年早逝的母親。母親離世時還未滿五十歲,她是經過十幾年病痛的折磨;終不治而去世。心裡的遺憾是母親去世時,她娘家姐妹指責我家的所有男人;沒有照顧好我母親,才讓她那麼早就往生。

母親早年一直想要生個女兒,這是我稍後才知道的。當家裡有兩個男丁時,家境還是不怎麼寬裕。但是,為了生個女兒,他們決定繼續努力。可惜,第三個還是兒子。沒辦法;多了個兒子,生活負擔又更加重了。

可是,母親還是很想要個女兒,心想;下一個應該會是女的吧!於是;過了兩年,他們決定卷土重來。只是,老天實在不從人願,又給了我家一個男丁。這是我家有四兄弟的原因。終於,他們認命了。

這樣的結果就造成了一個狀況,我們家只有母親是女性,所有的家庭作息型態自然都是陽剛的,也沒哪個家庭成員會好好跟母親說話。如今回想到這個,就覺得母親當年很可憐。

記憶裡,母親偶有病痛,無法下田。粗枝大葉的我們也沒人放在心上。反正,過幾天又正常了。當年還沒有為婦女做定期檢查的制度,母親在隱忍多年之後,也可能接受妯娌的催促,才去做檢查。結果,證實她得了子宮頸癌。在那之前,她可能也沒告訴父親。

也許鄉下訊息不夠,當年這婦女病並沒什麼治癒的傳聞。偶有聽說的,大部份都給人很嚴重的印象。於是;聽到這個消息;我們當然都很緊張,父親趕忙安排到北部的大醫院就醫。

從小我這個四兄弟家庭的老大;就一直被當大姐使用,從六、七歲開始,揹著襁褓中的么弟做家事,做飯菜;那也是我唯一可以幫助母親的地方。儘管我努力幫她分憂,畢竟我不是個女兒,很多事她也只能自己承受。那是怎麼樣的苦楚,年幼的我是完全無法體會的。

父親一個人在城市工作,奉養祖父母,照顧四個兒子,還有每天忙於農事的責任全在母親肩上。直到第一次看到母親病倒了,也第一次進大醫院;做手術,我們四兄弟只有慌張、茫然,其他的記憶就不太深了。

進了醫院,我們完全不懂該如何幫忙,只能聽醫生交待,能夠切除哪裡,得花多少錢,會有什麼可能?或全部拿掉,會怎樣;還有須花費多少錢?小孩子的我們;插不了話。全部是我父親一手操辦,配合處理。

母親病症的第一次處理,是所謂的‘’小刀‘’,就是部份切除,留院時間沒幾天。為什麼選擇這樣處理,兄弟們沒人懂,也沒人問。只知道,術後的母親很虛弱,須要長時間恢復。

時間飛逝,十來年後,她的舊疾復發。醫生說是擴散了,得全部切除。於是,也只能照辦。然後,又看到原本數年後恢復健壯的母親,再次變瘦,也更虛弱了。

都已經成年的兄弟們都覺得,這樣處理應該是高枕無憂了吧!誰知道;那之後的幾年,母親再度病倒。檢查發現癌細胞擴散到更多的器官,而且已是末期。經過幾個月的進出醫院,和越來越密集的照護,直到回天乏術。就這樣,我們永遠失去了我們深愛的媽媽。

想到這裡,心裡的抽痛是無以名狀的。是不是我們兄弟的粗心,以致沒能即時做出正確的決定?如果,第一時間就完全拿掉,相信就沒有後面經過十幾年的數度擴散,和痛苦折磨。只是,當年我們也都年幼,也不是女性。是命運嗎?

最遺憾的應該是,媽媽盼望生個女兒的願望,始終沒能實現。要是她有個女兒,我想;她今天應該還會健在,還會是我最牽掛;最敬愛的母親。


137會員
163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