蟄伏|6|種子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人生不都是如此,我們都是地上的種子。如果沒有發芽的一天,那麼只會活在土裡。埋在土裡的生活是什麼?那就是你寧願相信自己沒有任何才能,你希望自己如隨手一捏的沙粒相同。你希望被人海穿越,深埋其中,最後哭泣時,也不會有人感到意外。
你希望沈浸在這樣的病態平靜之中。那些額外的『特別』只會增加自己的痛苦。你很『特別』,如果當有這人這樣稱讚你說,記得賞他一巴掌。意思就是『你真是個廢物』。我的心靈自我演講從看到林的冷凍庫之後嘎然終止,那些多餘的話語只在我腦中流竄。
raw-image


閱讀是一種興趣,至少我很擅長閱讀紙條。

你可以從字跡的軌跡看見寫信人的心理狀態,

而她,是不折不扣的魔鬼。


娟秀、平靜、從容的文字寫滿了整張紙,卻無法從上面參透出她到底做了什麼,這樣反而令人更加恐懼。原來人的顫抖是可以抵達全身所有角落的,真實的恐懼來襲時像是狂風暴雨灑在皮膚上,它們滲透我、澆熄我、毀滅我。我的雙手不能停止發抖。


「看吧。」我失神地允諾他趕快把這瘋狂的紙條看完。我將紙條輕輕地遞給站在我身旁的林。回想起我們剛剛的吵架,當看完紙條之後就會過份後悔,因為她就是可以這麼蠻橫地反駁我們,她做得到她想做到的,我們就像是玩物一樣。

「這──」我可以從空氣中細微的聲音聽到他的呼吸也在顫抖。


「我們……必須要去醫院一趟。」我打起精神站起身,我右手支撐著冰箱門,因為雙腿不停地發軟。我知道我們必須行動,即使這份記憶如此令人不堪。

「她到底做了什麼?」林緊張地看著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對我妹做了什麼。」

「你有妹妹?」


「對,同父異母的妹妹,你不是看過紙條了。」

「不是,你從來沒提過──」


「拜託,留給我一些空白好嗎?林。」我回頭用認真又需要被憐憫的眼神看著他,那是我最不想提的人,更是我最不想見的人,而這個魔鬼竟然完全瞭若執掌。

「好。」林知道我的情形,我很高興他沒有再追問下去。


「冷凍庫,你看紙條的最後。」實際上我想解除這份空白的尷尬,剛好,這魔鬼給了我提示,她又給了我一個驚喜,就在冷凍庫。

「冷凍庫?」


「我不知道她指的冷凍庫是什麼。」

「媽的。」林摸了摸他的鼻子,那是他緊張的動作。


「怎麼了?」

「我上個月去訂了一台直立式冷凍庫。」 他失神地看著我。


「什麼?」

「她該不會把什麼鬼東西藏在我的冷凍庫?」


「你放在哪裡?」

「樓下。」我跟林都跑了起來。


冷凍庫一直是很實用的東西,如果你真的在外生活過,而非過著外食族的生活時。我會這麼說是因為當時還在林的工作室打零工時,為了大量地省下生活開銷,三餐都得靠自己解決。當時接的案子根本不夠我們存活,成名跟有錢是兩回事。我們在網路上拍的短片得到廣大的迴響,大家喜歡這種元素,恐懼、靈異、神秘,及我們拿手的第一視角。


當時是我們最輝煌的創作年紀,沒有生活的壓力,將課業拋諸腦後的人生,將所有的精神都發揮在自己喜愛的事物上,毫不在意機會成本。勤奮的我們連續將短片推上了閱覽人數的新高。我們愛死了這個感覺,這份記憶也不時會在我腦海裡湧現。


這樣的傳說從大學畢業之後終止。當兵以前,我跟林都幻想,一年之後我們會再回來,然後拍出更好的第一視角元素。然而這都只是過份年輕的偏執,我們還不懂得人生是什麼。


當兵結束之後,我們成為單獨的經濟體,我跟林兼了三份工,只為了租下工作室。我們不知道當真的開始工作之後,被生活、帳單壓得喘不過氣之後,我還能做出些什麼。過去那些毫無保留的創作精神都在重複性的生活中消磨殆盡。


人生不都是如此,我們都是地上的種子。

如果沒有發芽的一天,那麼只會活在土裡。


埋在土裡的生活是什麼?


那就是你寧願相信自己沒有任何才能,

你希望自己如隨手一捏的沙粒相同。


你希望被人海穿越,深埋其中,

最後哭泣時,也不會有人感到意外。


你希望沈浸在這樣的病態平靜之中。

那些額外的『特別』只會增加自己的痛苦。


你很『特別』,

如果當有這人這樣稱讚你說,

記得賞他一巴掌。

意思就是『你真是個廢物』。


我的心靈自我演講從看到林的冷凍庫之後嘎然終止,

那些多餘的話語只在我腦中流竄。


冷凍庫讓我想起了自己的堅持及放棄,

最後,是林堅持到了最後,而我只是逃兵。

因此面對我們的過去,我會如此易怒。


我摸著冷凍庫的門,

盤算著自己要用什麼方式揭開這個驚喜。


「冷凍庫啊,真懷念。」我不由自主地說。

「是啊,但這不是我們早期那種堆疊式的。」林知道我在說什麼。


「對啊,這看起很像冰箱。」

「因為這是為了方便取出東西,早期要拿東西,要是東西放得太下面,可能要挖很久。」他準備打開冷凍庫,我的右手放在他的左手上,他轉頭看了我一眼。


「我想我們都要保持冷靜。」我真是廢物,我就是一個不願面對所有事情的人。我甚至不敢承認我非常害怕。

「你知道這很難。」林淡淡地說。


他用力地打開,找尋著是否有令他意外的東西,

我可以從他的肢體瞭解每一刻是否正常。

如果他突然肩頭一緊,雙手發抖,那我會知道時間到了。


很好,他還在尋找。

很好,我想我們可以去西北醫院了。

很好,讓我快點去贖罪。


很好。

很好。


他端了一個甕,

一個土黃色的甕,

包著保鮮膜。


他將甕輕輕地放在餐桌上,關上冷凍庫,

我不想問他『這東西是你的嗎?』這種蠢話。

因為我已經看見他臉龐中那些恐懼,沾在他的鬍渣跟抖動的嘴唇。


他緊握雙手,蹲了下來,眉頭深鎖,

我連看都還沒看都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這一刻的我停止想像,我不敢去想。


他還在喘氣,

我甚至看見他眼角有奇異的物質在閃爍,

他哭了?


我看得見他失去了理智,他在壓抑自己的情緒,

也許他是要讓我冷靜,因此自己必須要更為理智才可以,

但是眼前的他似乎錯了,因此他不由自主地想要哭泣。


「金──」他的口氣已經瀕臨崩潰。

「這個甕,到底放著什麼?」我的懦弱寫滿全身。


「我們必須要終止這一切。一定要。」

「這到底是什麼?」


「她做得到,她做得到所有事情……你必須趕快去社群上發文,你必須這麼做!」林的雙眼已經佈滿血絲。

「這到底是什麼?」我持續維持著逃避的節奏。


「一個女人的手!」他說。

「一隻被砍下來的手!」他說。


我聽見我耳邊的泡泡破了。

當下,我的歉疚壓倒了我最後一根理智。


我的眼角已經潰堤。

享受著她給我們的驚喜。


Outline

  • 新式重力透鏡】:每月59元,可以收看「都市懸疑」、「坡上的擬態」、「類超自然」內的付費文章。
  • 《都市懸疑、類超自然》兌換券】:以699元購買後,可跨平台、裝置永久暢讀《都市懸疑》、《類超自然》付費文章完整內容。
  • 閉弦的呢喃】:可以視情況訂閱自己所需要的訂閱區間。享有其他各付費房間權限。依據自己的預算暢讀《亂度的總和》沙龍內的所有付費作品。適合想要直接解鎖整個沙龍付費的群眾。可等效類比成【安嵯匹·皮米衍】「Entropy Premium」。享受沙龍全站舒適暢讀(解鎖全付費文章)。
  • 距離爆炸還有3984天】:以贊助的方式支持《亂度的總和》沙龍,順便贈送一季【閉弦的呢喃】通關權。本方案「不會」持續扣款。在這三個月之中享有沙龍全站舒適暢讀(解鎖全付費)。
4.2K會員
430內容數
販賣 懸疑、推理、科幻的日常小說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