釀影癡限定|《一屍到底》的票房奇蹟,其實是日本拍片環境的逆襲(下)

2019/08/29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前文:《一屍到底》的票房奇蹟,其實是日本拍片環境的逆襲(上)
近幾年,日本影視開始大動作地改編韓國作品,光是 2019 年夏季日劇就有《SIGN》、《VOICE》、《TWO WEEKS》三部作品改編自韓國電視劇,近年還有《殺人告白》、《陽光姊妹淘》、《我是證人》改編韓國電影原作,「日本是亞洲影視大國」的稱號,前面應該要加個曾經二字。然而日本缺的不是人才與好劇本,而是「健全」且「公平」的電影環境。以日本藝術文化振興會的補助金為例,每年會選出約 35 部製作費 5000 萬至 1 億日圓的電影作品,補助總金額約為 3 億 6 千萬日圓,然而這就像陳綺貞辦創作展,獲文化部補助 800 萬一樣,僅是助長電影圈的 M 型化加劇。
以上方 2015 年各國的文化預算圖來看(分別是英國、美國、德國、法國、中國、韓國與日本,出處在此),法國 4,640 億與韓國 2,653 億的文化預算佔國家總預算將近 1%,光是電影預算則分別為 800 億與 400 億。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的文化預算佔總額不到 0.04%,則是因為美國鼓勵民間企業捐款,並給予稅制減免等政策,英國也是企業大於政府捐款。因此,日本 1,038 億的文化總預算與不到百億的電影預算配額,可以說是「比上不足,比下仍無餘」的窘境。
低成本的票房奇蹟,或許是對於導演與作品的肯定,但是一旦成為常態,基本上便與病態無異。而資金不足的惡性循環,有一部分也是來自於時間的壓力。由於日本政府單位的年度預算執行時限往往不長,假設在九月下旬成功申請電影補助金,該項目必須在一年內上片、下片並結算完成,這樣算來約莫明年的三月必須完成電影試片會。半年拍完一部長篇劇情長篇,基本上日本導演天天都在上演不可能的任務。
園子溫導演《地獄開麥拉》海報
獨立電影出身,現今以個性派著稱的園子溫導演也感嘆日本電影預算之低,「中國電影即便是新銳導演的處女作,也能輕鬆拿到 10 億製作費,但是我拍電影二十多年,製作費到現在依舊只有 3 千到 5 千萬。在日本如果有 10 億製作費就是超大巨作等級,而且還會拍成上下兩集。但是對於美國或中國,10 億只是學園祭等級的低成本作品。我之前所拍的作品都是抱著『誰叫我們沒有錢』的心態,像是《愛的曝光》、《紀子的餐桌》、《地獄開麥拉》都是以低成本拍完的。這十幾年來,我一直在忍著經費縮減、低報酬,必須速戰速決的克難,現在反而有種快到極限的感覺…。」
為何日本的製作費這麼低?回顧日本近年大成本電影製作:
2001 年《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10 億
2013 年《輝耀姬物語》|50 億
1990 年《天與地》|50 億
2008 年《20 世紀少年三部曲》|60 億
2001 年《Final Fantasy:夢境實錄》|150 億
這其中僅有《在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的票房 85 億日圓、《20 世紀少年三部曲》合計 110 億日圓成功回本。曾製作多部賣座電影、現任東寶電影社長的市川男針對日本電影製作費便點出:「如果以 30 億票房收入為目標,基本上製作預算大多會降低成 10 億。」這句話也明顯反映出,為何近年來日本電影會以有知名度的漫畫改編當作「安全牌」。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996 字,收錄於此專題
用電影看日本,在日本看電影。CharMing,單純的中文名諧音。喜歡用文字型追星族,大過於自稱影評人。不喜歡長話短說,立志透過「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成為日本影視推坑大神。
我們知道影癡如你,要的不只是「N分鐘看完一部電影」。《釀電影》有最精心慢釀的深度電影專題,一解你挑剔的味蕾。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