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一成不變的護理職場生涯2─出準護理師篇

2021/07/20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從事病房護理師四年後,突然覺得輪班的日子該終止了,與父母商量後離開職場也離開家裡,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拿著這四年的少少存款,上補習班、舞蹈課、一個人逛街、一個人的生活,當然一年後也回歸職場賺生活費了。

出準護理師就是將需要現在推廣的“長照2.0服務”的個案,從醫院端轉介到長照中心端,讓個案出院後在家能有持續性的照顧。以我的年代來說是屬於長照1.0的時候
,出準業務也是院內人員所不熟悉的業務,推動上也很困難, 加上從病房業務轉出準業務是截然不同的,等於是從急性護理轉成慢性長照護理,一開始需要重新了解業務內容,還要加強自己的電腦技能,因為要做SOP、統計報表,所以會有雙重的壓力來源。
更雪上加霜是才接觸此業務不到半年,因社工師離職所以需要兼任社工的業務,還馬上遇到一個無健保身份經濟困難而無法出院的個案,根本是一頭霧水不知從何著手,整個壓力超大的,也以為這就是出現憂鬱症的原因。但是不認輸的個性,處理期間一個人加班到晚上8.9點,翻遍了前社工所留下的資料,找到了“健保費分期”資料,著手協助辦理時,發現分期需要的頭期款都沒有,又開始找“急難救助金”資料,也找了村長幫忙,突破重重的難關,終於讓個案順利出院,也讓我成功地把出準業務推動向全院,成為一個團隊服務,得到高層主管認同,在這個領域服務了五年,還把個案服務的歷程寫成文章刊登在某護理雜誌。
當初被刊登的文章
額外再提一件事,從事出準工作的前半年,常常會莫名的哭泣、覺得孤單、一直到出現幻想自殘後的快感,這才覺得自己不對勁,接受牧師關懷的期間,我明白了自己的“憂鬱症來源不是工作而是人性”,工作職場上不乏舊人欺負新人,喜歡把自己不喜歡的工作留給新人,看著新人辛苦是會有快感嗎?我不清楚,因為我從來都不是這樣的學姐,帶著新人一起做,遇到機車的事一起私下罵,“面冷心善”常常是新人給我的評語。
Jan 女子
Jan 女子
曾是有18年以上醫院臨床工作經驗護理師。 2021年走出醫療院所,成為勞工健康服務護理師。 喜歡在平靜中尋找波濤,害怕卻又愛挑戰,自稱為不安份的護理師。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