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影評|《陽光普照》:願每個生命裂縫,陽光普照。

2019/11/06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陽光普照》(A Sun) / 2019 / 台灣
《陽光普照》電影海報。
《陽光普照》,陳以文 、 柯淑勤 、 巫建和 、 温貞菱出演,來自鍾孟宏的電影。第56 屆金馬獎11項大獎提名,並入選2019年多倫多國際電影節、釜山國際影展、東京國際影展。電影以「家庭」為核心,若即若離的樣貌,淡淡的情感流動,一個家庭的分崩離析與和解,每個觀眾彷彿在電影中看見自己。劇情描述叛逆的小兒子進了少年輔育院,資優生大兒子則獲得父親全然的寄託。然而明亮溫暖的他,心中也藏著憂傷陰暗的面貌。
(以下有雷)

《陽光普照》電影劇照。
「陳先生,你有幾個兒子呀?」那些八婆總是喜歡問我。
「一個。因為以前是一個,現在也『只剩』一個。」
一個兒子,一顆太陽,正因太陽的長久照亮,我們才需要與陰影重修舊好。故事始於一個家庭,父子形象與《范保德》有些相像,只不過太陽和陰影分割成兩部分,兩個受到不同期待的兒子。身為太陽的大兒子有些神秘,我們單純見到他盡力照耀,卻不曉得曾幾何時他受到大雨掩埋,而被披上烏雲的太陽,終究也有落下的時刻。身為陰影的小兒子有點莽撞,年輕氣盛的他不曾認為自己受到期待,有時他留下一片又一片的幽深面積讓父母難堪,一直到太陽的殞落,他才曉得自己該作為希望的象徵,拋開大雨,成為彩虹。父親依舊是那典型的樣貌,不善表達,卻有著「深無情」的浪漫,「缺席的父親」總有交心的一刻。
《陽光普照》電影劇照。
相較於男性的掙扎,片中女性角色像是以和解作為橋樑,令他人直視人生無法逃避的課題。温貞菱飾演的曉貞,讓大兒子看見陰沈的自己,看見陽光過度帶來的曝曬,也讓母親軟化兒子離去的痛苦,放下且柔和逝去的傷悲;吳岱凌飾演的懷孕少女,讓小兒子第一次負擔起責任,讓他不再重蹈法庭推卸的覆轍,也是令他築建人生,用心生活的推手;柯淑勤飾演的母親一角更重要了,她是家庭的核心,她那支撐情感碎片的糾結,彷彿是把一切陰暗往心中壓抑,再以裂縫中的陽光作為溫暖他人的存在。
《陽光普照》電影劇照。
而最喜歡的,莫過於每位演員撕心裂肺的動人演出,《陽光普照》樹立了近年台灣電影的整體演出高標,甚至再小的角色,都能在觀眾心中留下不滅的省思。然而155分鐘的旅程除稍感冗長,情感戲或許也能再次雕琢。電影突出的優勢在於「日常淡雅」的陰影面積,但也因而顯得幾處「電影感」稍重,雖不大幅影響整體語言,卻朦朧了情緒與主旨的傳遞,稍稍喪失了精準度,好在它始終不失尾韻。
正因陰影籠罩,所以需要陽光;正因陽光普照,所以需要陰影。《陽光普照》不那麼溫暖,它像是「光」與「影」的衝突調和,像是兩位青年的自我省思,像是父母內心的生命割捨,像是「人」與「人」之間的關懷影響。同時它作為一個世代的家庭縮影,作為一段生命的現實旅程,背著陽光,也要前行。
《陽光普照》電影劇照。
推薦指數 ☆8.7/10
台灣上映日期:2019.11.01
台灣代理片商:甲上娛樂

成立的心得分享帳號,第一手文章、資訊都會搶先在這裡釋出,喜歡的歡迎垵下追蹤!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一篇文章,了解一位創作者的內心世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