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城》結局篇 VII — 好夢難圓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然而透徹領悟永遠是太遲

「我想喺你走之前,嫁俾你;我要著住我嗰套韓服,同你行婚禮!」
1999 年 12 月 18 日,係我同 Chloe「結婚」嘅日子。
1999 年 12 月 24 日,係我哋拍拖兩週年紀念。
1999 年 12 月 25 日,就係我離開韓國嘅日子。
如何面對 曾一起走過的日子
現在剩下我獨行
如何讓心聲一一講你知
「人生猶如一齣戲,呢齣戲究竟係喜劇、悲劇、Cult 片、名著定爛片都係未知之數,唯一相同嘅係,無論你呢齣係好戲定爛片,每個人自己嗰齣戲,都會有一場至數場好難演嘅分手戲。」
喺過去接近二十年嘅日子裏面,我三不五時都會諗,如果我同 Chloe 當年過到佢爸爸嗰關、名正言順咁結咗婚;究竟,我同佢之後嘅命運,會有啲乜嘢唔同?
但係,歷史係冇「如果」嘅。
我同 Chloe,仍然要萬不情願咁,演埋呢齣荒謬嘅分手戲。

星期日,婚禮後第一個早晨。
「老公,起身喇。」我睜開眼,見到 Chloe 拎住個餐盤喺我側邊。「起身食早餐喇!」
「老婆早晨!」我錫咗佢一啖,然後接手拎住個餐盤,上面有一份韓式「早飯」,有湯有餸有飯。「做乜咁好,有床上速遞早餐食嘅?」
「今日係我真正成為人妻嘅第一日,呢個早餐係獎勵你嘅;」Chloe 古古惑惑咁笑。「你琴晚咁努力洞房,我驚你腳軟行唔到出廳食早餐吖嘛!哈哈!」
「腳軟?我仲大把貨喎!」我擺低個早餐,作勢捉住佢。「不如嚟個『晨運』呢……」
「唔好玩住喇,咸濕老公!」Chloe 嬌笑推開我。「快啲食完早餐沖涼換衫喇,媽媽今朝嚟探我哋呀!」
「外母咁快就上門?回門都要三朝啦!」我仲繼續玩嘢。「佢咁早上嚟,都未有孫抱住嗰喎。」
「快啲食嘢換衫啦,百厭仔!」Chloe 開始有個老婆款。
食完早餐、沖完涼、換緊衫,Chloe 都換緊 — 梗係啦,你俾個天佢做膽,佢都唔夠膽著恤衫唔著褲去迎接佢娘親。
佢換緊條牛仔褲,我見到佢原地跳咗兩跳,拉高咗條褲,然後就搏命深呼吸;努力咗一大輪之後,佢深深嘆咗口氣,然後擰轉身,用一個好無奈嘅眼神嘟住嘴望住我。
我見到佢個小肚腩頂住咗個褲頭,扣唔埋;我 kit 一聲笑咗出嚟,然後佢自己都笑。
「啲人話結咗婚就會肥,原來係真㗎……嘻嘻!」佢傻傻一笑,望住我。「恭喜你,你娶咗個肥老婆!」
自從決定聽天由命之後,我哋都一直好放縱自己。我停止咗每日嘅晨跑,星期六我哋亦冇再去打籃球(我真心驚 Chloe 會搵籃球掟美恩)。換來嘅係每日起碼兩三餐冇節制嘅美食,以威士忌或者燒酒送飯;情慾就變成我哋主要嘅「運動」。
Chloe 經歷咗同爸爸關係破裂之後抑鬱嘅消瘦,然後呢幾星期放縱嘅生活,如今換嚟嘅就係小肚腩同埋圓咗少少嘅臉蛋。咁短時間之內暴瘦暴肥,其實我都有啲擔心;不過,既然佢個人睇落冇乜嘢,身體狀況亦冇乜異常,都唔擔心得咁多。
「老婆要肥嘟嘟先可愛㗎,」我埋去攬住佢,輕撫佢嘅小肚腩。「有返啲啲肉,先配合你可愛嘅形象嘛。」
「呢個世界上,只有你覺得,最醜樣嘅銀美都係靚、都係可愛;」Chloe 攬住我。「多謝老公。」
過咗冇幾耐,我嘅「外母」嚟到喇。
「어머님.」我仍然好客氣咁叫佢「媽媽」;叫慣咗,而家改口叫 auntie 仲礙耳。
「풍서방.」韓國人有個好怪嘅習慣,叫女婿加個姓落去。朴課長、金部長、李常務、崔社長、馮女婿;好似職稱咁。但係 Chloe 媽媽呢句「馮女婿」,大出我同 Chloe 意料。
「媽媽!多謝你!」Chloe 伏咗落媽媽嘅搏頭。
「我所能做嘅,就只有咁多;」Chloe 媽媽向我講。「對唔住。」
「媽媽你太客氣喇。」我還禮。
「我嘅小美公主,」Chloe 媽媽望住佢。「媽媽想飲橙汁,你有冇呀?」
「冇,不過我會幫媽媽去買!」Chloe 起身換鞋,然後過咗對面 Kim’s Club。
「決定咗離開嘅日期未?」Chloe 媽媽問我。
「決定咗,今個月 25 日。」我答。
「聖誕日?」佢有少少 surprise。「點解揀嗰日?你個簽證唔係月尾先到期?」
「一來機位好緊張,25 日打後差唔多全部滿座;」我解釋。「二來千禧年嚟緊,銀美擔心千年蟲會影響航班;佢話都係安全啲好。」
「我嘅小丫頭永遠都係咁周詳;」Chloe 媽媽會心微笑。「馮女婿,我已經同呢度嘅業主傾好。我同佢講,你被派駐海外工作,呢間屋會轉全租,我已經一次過俾晒兩年嘅租金;你走咗之後,唔使擔心銀美嘅住屋問題。」
「至於銀美嘅情緒病問題……」佢繼續。「我已經幫佢安排咗心理醫生,熟朋友介紹,下個月頭我會陪埋佢去見醫生;到時我會再聯絡你,講返個情況你聽。」
「多謝媽媽!」我向佢微微鞠躬。「希望你會幫我好好照顧銀美。」
「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佢;」Chloe 媽媽欠身還禮。「好抱歉你哋最終搞成咁,好抱歉我先生嘅固執帶俾你咁多麻煩。」
「媽媽你太客氣喇!」我再還禮。
其實,我好喜歡我呢個「外母」。除咗因為佢同 Chloe 外表非常相似之外,仲有佢嘅溫文儒雅、知書識禮;係一個非常慈愛嘅長輩。如果唔係佢個 PK 老公,我哋嘅關係可能會更好。
「馮女婿,」Chloe 媽媽稍稍收起笑容。「你同銀美,有冇好好商量過,你哋嘅未來?」
「商量當然有,」我認真咁答。「我哋都唔會就咁放棄。問題係,我唔想銀美同佢爸爸嘅關係,徹底破裂到無可挽救嘅地步,要佢嚟香港定居似乎唔可行。同時地,我亦都有一段時間唔可以再喺韓國工作;面對呢個死結,就算我哋點商量,都只不過係一廂情願;結果係點,仍然屬於天意……」
「其實,我好明白你哋嘅處境;」Chloe 媽媽都好認真咁講。「聽銀美講,嫲嫲都有同你哋提過我同銀美爸爸當年嘅事。我好欣賞你哋嘅堅持,但作為你哋嘅長輩,我有義務要提醒你:就算堅持,都要俾自己一個限度、一條退路;否則,盲目咁堅持落去,最後可能會摧毀你同銀美嘅下半生。」
「媽媽嘅意思係……」佢正正講中我心中最擔心嘅事情:如果幾年過去,我哋嘅客觀環境仍然冇改善,咁我哋仲應唔應該繼續堅持?
「呢個住宅,我已經交咗兩年全租;」Chloe 媽媽環顧四周。「兩年過後,如果你哋嘅情況冇任何改善,係咪應該重新考慮一吓,你哋嘅堅持?」
我冇答佢,腦海不斷思索佢講嘅嘢。
「你大可以放心,」佢好似睇穿我諗緊乜咁;原來我老婆做得到嘅嘢,我外母都做得到。「呢個唔係我俾你哋嘅限期;如果到時你哋仍然決定堅持落去,而銀美仍然有需要的話,我仍然會繼續幫佢交租。我只不過係想你考慮一吓我嘅建議,俾大家一個保障。」
「媽媽,多謝你。」我向佢欠身鞠躬。「我會好認真考慮。」
「十六年後,在此重會。夫妻情深,勿失信約。」
畢竟,呢啲都只不過係小說之言。喺現實生活中,無論如何,我都唔可以摧毀 Chloe 嘅半生幸福。
究竟我應該點做?

Chloe 嘅住屋問題算係解決咗,然後就到工作同生計嘅問題。
12 月 21 日,星期二,我喺韓國最後嘅工作日。
「Alan 你可以放心,」喺校長室入面,Esther 同我交代緊我啲「身後事」。「你現在教緊嘅班,我會全數俾晒 Chloe 教。其實過去嘅大半年,佢嘅表現都好好;我相信佢嘅能力,佢會處理得嚟。」
我粗略咁心算過,我喺呢度嘅班,每個月大約百一二萬圜嘅收入,再加埋 Chloe 嘅私人補習同埋教琴,佢一個月應該都有百六七萬圜,應該生活無憂喇。
可惜我喺校外嘅成人會話 1 on 1 堂佢接收唔到,因為中年韓佬唔會信任一個廿幾歲嘅土生土長韓妹教佢哋英文;否則的話,Chloe 嘅收入會更好。
「非常感謝你嘅信任,」我向佢欠身。「亦都非常感謝你對 Chloe 嘅照顧;希望喺我走咗之後,你會繼續照顧佢。」
「我哋唔需要咁客氣喇;」Esther 神色有啲內疚。「其實,我有啲唔好意思就真,話晒當日用小手段幫你搞簽證嘅係我,而家連累到你……」
「傻啦,又唔係你一個決定咁做;」我答佢。「我都有責任嘅。」
「總之你放心啦,喺工作上,我會好好照顧 Chloe。」佢好認真咁講。
「多謝你!」我再向佢欠身。
「呢份係你嘅 reference letter;」Esther遞咗封信俾我。「希望你喺香港可以搵到一份好好嘅工作。」
「多謝你,원장님 (院長)。」我再次多謝我呢位好老闆。「希望遲啲可以返嚟探你同埋其他同事。」
最後一個工作日。今日之後,我就要離開呢個工作咗兩年幾嘅地方;其實,我真係好唔捨得。好不容易先喺一個陌生嘅地方,建立起少少嘢,叫做有少少事業;過埋今日,一切又推倒從來。
既然係最後一個工作日,道別自然係當日嘅主題。我喺呢個故事裏面,經常提及「分手戲」呢回事;或者今次,我就破例唔迫大家去睇呢場分手嘅群戲,改為講吓,我同呢班同事「分手」之後,佢哋嘅發展:
Esther 係我廿年職場生涯中,最好嘅老闆,沒有之一。遺憾嘅係,佢嘅學校唔可以喺高陽市嘅發展洪流中繼續落去。學校喺 2001 年第三季易手,Esther 做回老本行 — 初中英文教師;佢而家係議政府市一間初中嘅校長。
Sophie 喺學校易手之後,進入咗某韓國大集團工作,成為其駐菲律賓嘅 admin manager;佢喺馬尼拉工作咗五年。
Kirsty 可能係我哋幾個之中,同韓國冇直接關係(即係冇韓籍親友),但留喺韓國最耐嘅人。學校結束後,Kirsty 搬咗去佢最愛嘅濟州,喺濟州市嘅一間英語學校繼續教職;佢 2010 年退休,返多倫多定居。我同佢仍然保持聯絡,間中喺 Goodreads 分享讀書報告。
Ricky 同美恩結婚後,選擇跟隨老婆定居南韓。2001 年後,佢轉到鍾路某知名英語學院任教,一直到今時今日。行文之際,佢同美恩正陪伴佢哋嘅獨生女 Natalie 去 LA 準備首年嘅留學。
惠晶係我喺韓國最早結交嘅朋友之一。學校結束後,惠晶係其中一個,同 Ricky 一齊轉職鍾路嘅同事。佢喺鍾路工作至 2004 年,再轉職去濟州,同 Kirsty 做同事。惠晶喺 07 年結婚,有兩個小朋友。最近,佢同我講,呢個暑假忙緊帶個大仔去減肥班,因為佢體重嚴重超標;睇嚟媽媽鍾意食零食嘅習慣,傳咗俾個仔。
George 一直都係我比較少著墨嘅同事,因為佢比較沉默寡言。佢喺 2000 年中,同一個韓國女仔結婚,然後人間蒸發 — 唔知乜嘢原因,佢老婆斷絕佢所有同我哋嘅社交聯繫;自此之後,佢音訊全無,只係知佢開咗間貿易公司,轉行做 African trade,經常穿梭中港韓。
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兩年幾嘅「人之患」日子,來去匆匆。慶幸嘅係,我哋大部份人都仲保持到最起碼嘅 email 聯繫;如今各人仍然一切安好。
除咗我同 Chloe 之外。
夜裏一切靜了 我是哭了亂了
再沒分寸 默默隨遇
剩了多少作紀念 惟匆匆的每天
誰能說今生今世 再無未了願
在等候你仍然 思念更淩亂
前路已模糊我不可看穿
好夢總似難圓 總會失掉了一點
然而透徹領悟永遠是太遲
好夢總似難圓 璀璨的又卻苦短
原來等到最後結局亦只有遺憾了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F
IF
Medium 累積超過一百萬 claps 嘅廣東話作者。小說 《當首爾仍是叫漢城的那些年》系列、《北角演義》、《初雪》、《中環遊戲》作者。https://medium.com/@herrfung 、 https://t.me/ifpush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