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少不愁沒顏色,我把樹葉都染紅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馬世芳|花少不愁沒顏色 我把樹葉都染紅 | 小日子
傍晚的風漸有幾分秋天的意思,這時便會想起〈西風的話〉。距離初學這首歌,一眨眼四十多年了。…www.oneday.com.twa
傍晚的風漸有幾分秋天的意思,這時便會想起〈西風的話〉。距離初學這首歌,一眨眼四十多年了。
我們小學的音樂教室在一幢破舊的黑烏烏的木樓。我敢說,那一班同學應該沒有誰喜歡上音樂課:音樂老師脾氣非常壞,總要耗上半堂課的時間氣急敗壞聲嘶力竭罵人,時不時還會拿出板子揍不聽話的小朋友。
即使是那麼不愉快的音樂課,仍然記住了幾首好聽的歌,〈西風的話〉大概是我最喜歡的一首了。儘管懵懵懂懂唱了很久,仍然不太明白歌裡的「你們」是誰。而在亞熱帶的台灣,「棉袍」實在是很少見的。「荷花變蓮蓬」倒是沒問題,植物園離外公家不遠,荷花池我很熟。至於「變胖又變高」,得等很多很多年之後,朋友紛紛有了孩子,原本滿地跑的小鬼頭轉眼就一臉老成上中學上大學了,這才知道喟歎。
小時候也不懂:「沒顏色」有什麼好「愁」呢?「我把樹葉都染紅」,和前面說的「你們變胖又變高」又有什麼關係呢?想來想去想不明白,反正也就這麼唱了一回又一回。
年輕的母親也喜歡抱著吉他彈唱這首歌。她的歌本印著手寫的六弦記號和黑白風景照,〈西風的話〉肯定要配一張遍地秋葉的照片吧?我記得母親溫柔的歌聲,唱著暖烘烘的棉袍,紅通通的樹葉,香噴噴的荷花,讓我生出一種奇妙的懷念的感情,儘管幼時的我並不知道要懷念什麼。
〈西風的話〉作於1933年,由黃自(1904–1938)作曲、廖輔叔(1907–2002)作詞,是當年留洋知青歸國,抱著時新教育理想寫下的「學堂樂歌」。黃自只活了34歲,卻留下許多傳唱的作品,比方〈踏雪尋梅〉,還有學校升旗典禮唱的〈國旗歌〉。廖輔叔不但專研西樂,也是一腔熱血的革命青年,據說參加過1927年共產黨的廣州暴動,1958年正式加入共產黨,活到94高齡。這兩位的身分,各自都有國共政權眼中「政治不正確」的理由,〈西風的話〉卻始終留在兩邊的音樂課本裡。或許,權力者並不以為這樣一首歌有什麼「思想毒素」需要提防吧?
然而果真是這樣嗎?我曾在一個聚會場合遇見一群「左統」的長輩,其中不少人曾在戒嚴時代遭禁、失業、流亡、坐牢。他們畢生堅持的政治信仰,在世局幾經翻騰的當代台灣,甚至對岸中國,都已經沒有太多人在意了。那場聚會儘管熱鬧,卻仍透著絲絲的寥落和蒼涼。
一位白頭髮的長輩起身講話,中氣十足。致詞最後他昂揚地說:「來唱一首當年我們都愛唱的歌!」然後用充滿革命激情的口吻,大聲高唱:
去年我回來,你們剛穿新棉袍
今年我來看你們,你們變胖又變高
你們可記得,池裡荷花變蓮蓬?
花少不愁沒顏色,我把樹葉都染紅
滿場六七十歲的長輩,紛紛用同等的激情高聲唱和,我從未想過這首歌可以這樣唱。那一瞬間我才明白,這首歌或許從來不只我以為的那樣單純:若「紅」即是「左」,即是「革命」,「花少不愁沒顏色,我把樹葉都染紅」不就是現實的批判兼革命的戰歌?一首貌似溫情的歌,也能寄託如此「危險」的訊息,在戒嚴時代國家機器鼻子底下傳唱數十年,變成一小撮地下份子彼此相認的憑證啊。
那個壓抑噤聲的年代早已過去,甚至革命的熱血也都成了遙遠的記憶。我想在故事失傳之前,把它記下。畢竟經歷了那一晚,再聽這首歌,已經永遠無法回到兒時的心情了。
(寫給《小日子》)
a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2K會員
1.7K內容數
馬世芳2017年迄今的部落格,2021年遷至方格子。包括音樂文字、廣播節目側寫、隨筆、食譜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馬世芳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父親的酸梅湯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又小又好的早餐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那一年,總統死了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憂鬱、焦慮不少見,但我也不想常見面啊!三招爬出原因、轉變和我的know-how(長文)嗨,我回來了。會這麼說實在既具象又充滿隱喻。我啊,大概維持四到五天的憂鬱,昨天才反彈回基準線。所以囉,「嗨」和你招呼,「我回來了」在這裡寫字;第二層意思是我從憂鬱谷底走回到平坦地面。我想記錄這一趟爬坡路程,是什麼改變我的意願,從坐在谷底賴著不動到願意走起?是什麼讓我轉變想法,有了更多「怎麼做」的路
Thumbnail
avatar
妍妍
2021-06-07
【不能只有我聽到2021.音樂選擇】Zpecial《年少輕狂》來自Zpecial的創作,在副歌之中來來回回、反反覆覆,是因為十分懷念這段想笑就笑要哭就哭的日子?
Thumbnail
avatar
閱評流
2021-06-01
不用問我對你付出有多少何必問呢~~付出的也都放水流~~~ 不要提以前,確實現在都沒付出了 人要傻一輩子嗎!!! 以前的付出都被遺忘了,我要何必再創會被移的記憶呢 相處很難,當你沒有利用價值時,你連家人都沒有!!
Thumbnail
avatar
魔菇婆婆
2020-06-14
致H:交往對象開始跟我計較他支出的花費,表示他不愛我了嗎?你好,這個問題我想要找男性請教,但我周遭沒有適合的朋友,不知道您的想法如何。我是一個45歲的女性,有一份很不錯的工作有房有車,感情生活已經空窗了好幾年,在去年開始在網路上交朋友,認識了幾個但一直沒有感覺,後來認識了我現在的男朋友,他大我七歲離婚目前一個人租房子住,自己開一間小公司自給自足我也覺得不錯
Thumbnail
avatar
H
2020-03-17
2019韓國電影【阿嬤的小公主 A Little Princess】你的傷心不會比我少●2019韓國電影【阿嬤的小公主 A Little Princess】你的傷心不會比我少( 羅文姬 金秀安 ) 我對阿嬤們的感情也很難忘,但我又不愛太悲傷的劇,所以宣傳語「有一種疼是阿嬤心疼妳」沒有很多感覺,倒是海報上祖孫的笑容才吸引我。
Thumbnail
avatar
優雅下決心
2020-02-27
【不能只有我聽到2019.音樂選擇】J.Arie雷深如《風雨花》告白,就是要極度堅定的意志支撐,糖兄為J.Arie譜寫的旋律注入信心和力量,讓歌中的女孩能抵擋狂風暴雨,發放最強的生命力。
Thumbnail
avatar
閱評流
2019-10-10
我減半薪,一個都不能少! 裁員,不是救公司的好藥方這個真實故事讓我感動的不只是領導者的意念,也有同事間在艱苦時期團結的人性光輝。這位年薪上百萬的主管,以及安全名單的老員工,如果自私,他們可以不用為別人犧牲,在那個人人自危的時機與環境,願意跟大家一起少掉半個飯碗,願意慶幸還有半個飯碗,這樣的人性,就算在黑暗中,也會自然發光。
Thumbnail
avatar
詹宇
2018-08-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