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得知孩子需要早療時......

2021/05/22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三年前生了大女兒後,被迫辭職在家照顧小孩子,突臨職涯的中斷,心理調適不過來,再加上和長輩的摩擦以及第一胎在家坐月子沒有做好,身為每天睡眠不足的新手媽媽,我整個人的情緒跟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無後援的我,好不容易帶到孩子一歲多,整個人的狀態開始有漸漸變好的趨勢,卻因為先生的僥倖,不顧我的拒絕,讓我意外懷了老二。
當時正值先生進修念書的時期,我一個大肚子的孕婦,照顧老大,嗜睡不能睡,三餐也吃不好,有一次還因為太累,騎車出門踩空摔車,我與老大摔倒在地,我雙腳瘀青,老大肚子瘀青,所幸最後無事。而始作俑者,我的先生,他從早到晚不在家,公公又生病,我還幫他做了好幾份研究所報告。
我的身心很累。
大女兒很難帶,大概從一歲多開始就發現她很好動,我得天天帶她出去放電,她在家待不住,所以我很怕下雨,下雨天只能在家陪她玩靜態的遊戲,但都玩不久。我接近生產時,她滿兩歲,娘家在外地,婆婆也不願意照顧孩子太久,只好將老大帶到幼幼班,孩子找媽媽,哭得很慘烈,我也無能為力,我對於我無能為力的這個狀態,感到自責。老大到幼稚園適應了很久,也生病很多次,以至於懷孕的我也是頻頻重感冒。
生完老二後,老大繼續去幼稚園,我到安平佳旺月子中心休息,雖然塞奶發燒,但還好有月中護理師悉心照顧,那段時間我覺得是我懷孕生子後,人生唯一一段放鬆的時刻。做完月子回家後,卻開始覺得身心降於谷底,尤其是老大放學回家,我得一打二到半夜的時候。
我當時隱約感覺老大好像語言能力不好,她已經兩歲半了,想講甚麼講不出來,然後就整個人躺在地上用鬧的,時常大聲尖叫,對某些食物會有特定的堅持,有時侯帶出門吃飯,很難找到她喜歡的,堅持不吃,甚至躺在人行道大馬路上鬧,引來很多人對我側目的眼光。所以有段時間,我對吃飯這件事情很有壓力,我帶著兩個孩子自己已經不能好好吃飯了,老大這樣子,我到底要怎麼做比較好?
漸漸的,幼稚園的老師也發現她的反應跟別人不大一樣,拍了影片給我看,好像聽不大懂別人說甚麼。她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對外界的反應很低,很執著於自己看重的事情。當時老師有建議我們帶去評估,但當時老二很小,我還在昏天暗地中,再加上先生本來就不是主動的人,又忙著進修,所以就拖延著。
前陣子老二作息逐漸上軌道,我才有心力開始幫老大預約成大評估,初步評估就得等上兩個月,聯評至今還沒開始做,估計要等半年以上。但有開始做總比沒有做好,我和先生陪老大到成大去,由一位心理師開始測驗評估。
孩子在房間內,由心理師開始問她問題,問她圖片上的東西,她只講她想講的,沒有在狀況內,請她拼圖,拼不出來,只想玩她想玩的,行為很「固著」。至於語言,單字跟簡單句子是可以的,但很多時候都是在「仿說」別人的話,我認為她不了解其中的意思。心理師初步評估的結果認為偏向於所謂的「高功能自閉症」,需要早療,越早效果越好。
也許是多年來婚姻裡累積的不滿與對孩子未來的擔憂,我哭了,想忍,但忍不住。引起哭泣的點很多,不是只有孩子需要早療這件事情。
開始是「糾結」和「自責」
為什麼我大女兒需要早療?是不是因為我懷老二的時候疏於照顧她?還是因為我為了待產在她兩歲就硬生生地將她送進幼兒園?我腦裡一直盤旋著「為什麼」。
慢慢的恐慌越來越擴大,由於先生的親姑姑有產後精神病的例子(我先生一直說他姑姑當年是生完第二胎發燒,婆婆又給她吃補品,送醫後醒來精神異常),我開始害怕我女兒會不會有問題?還是她是遺傳到婆婆的個性,婆婆的邏輯也時常異於常人,腦筋很死,就是會固執在某個地方。公公的腦袋也不是很好。
漸漸地心裡開始想起結婚種種的不愉快,平日生活與雙方長輩的摩擦。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要跟我先生,要跟這種家庭綁在一起?為什麼我結婚後我的媽媽重男輕女?我女兒以後會不會被別人「標籤」?
就這樣,當下,對婆家跟娘家無限的怨氣跟擔憂女兒未來的恐慌就這樣隨著眼淚落下,一起爆開。
心理師遞衛生紙給我,靜靜地聽我簡述生活的痛苦和擔心,我先生也在旁邊,但他也沒有責怪我。
心理師突然問了我一句:「媽媽,妳討厭老大嗎?」
這個問題讓我心震驚了一下。我確實,沒有馬上回答。
我承認我不完美
母愛是偉大的,但母親也是人,我承認我不完美,我不是聖人,我只能一直學習,也許,每個媽媽都是這樣子的。有那麼一瞬間,我不大能接受,大女兒如果像先生的家人,該怎麼辦?我的後代無窮無盡都會有這樣的基因嗎?我該怎麼辦?女兒該怎麼辦?
過了幾分鐘,我想了一下,我回答:「我擔心她以後怎麼辦,會不會有先生他們家那邊的問題?」
我用衛生紙擦乾眼淚,我突然感覺自己又「堅強」了起來。而這是幫女兒做測驗的場合,並不是我諮商的場合,我覺得我很失態。
習慣性堅強
「我好了,我沒事了。哭一下就好了。」
這也許跟我的成長背景有關,從小,我的媽媽都是用責罵的方式對我,做很好應該的,做普通或是有點錯誤,會被破口大罵。當明明就是別人的問題,我的媽媽會反過來罵我。就像電影裡《82年生的金智英》,遇到色狼時,她的爸爸不但沒有開導她或是幫她找色狼,反而是責怪她裙子穿太短,我的媽媽就是這樣類型的父母。
心理師看到我突然不哭了,對我說:「媽媽,妳這樣太辛苦了,有時間的話找人聊聊諮商,心裡才會通暢。」
回家後,大女兒跑過來撒嬌,再加上剛好有看到臉書的影片,一些家裡有罕見疾病子女的父母,辛苦的程度更甚我百倍。有的甚至苦到最後,老婆小孩都相繼離開人世。我覺得我該重整一下自己的情緒,人一定會有情緒,但一直鑽牛角尖對事情不會有幫助。更何況女兒的情況並不是那麼嚴重。
我不該再去想孩子為什麼需要早療,而是至少我開始陪著她早療,醫生說把握黃金時間早療,國小前就跟一般小朋友一樣,並無不同。
我也應該找時間去梳理一下婆家與娘家的對我自身的不良影響。有時間,經濟允許的話,我想我是否也該找人諮商一下。
早療的課程及老師不好安排,需要花時間等待,也需要再額外花一筆錢,政府有補助但是非低收入戶每月只補助3000元,不無小補,但遠遠不足。
躲不了的言語霸凌
至於長輩們,得知女兒要早療。
婆婆:那就是妳們年輕人沒有耐心,多跟她講話不就好了。我們以前也是這樣帶小孩的阿。(小姑三歲時才會講話,妳好意思說我?都是我的問題?)
媽媽:什麼早療都是騙人的啦,不這樣說那些什麼師怎麼會有生意~。
我一笑置之,說真的很討厭,但現在實在不想撕破臉。
生活上太忙碌了,我每天打開方格子的頁面,但我卻完全沒有時間寫,只好默默按下打x關起來,生活的心願跟職涯計畫也常常延遲放棄。
今天能敲敲鍵盤,我很快樂。
收拾一下情緒,希望未來會更好。希望我能夠盡快得到更多的自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藍月琉璃
藍月琉璃
出沒於安平的桃城貓姑娘。喜愛閱讀觀影與想故事,在鍵盤敲敲打打,正在學習理財。曾於行政院勞委會優良單位與個人故事集出版專案中採訪撰文。作品散見於報紙、電子報、協會刊物,也曾在一些大小比賽中入圍or獲獎。目前在無後援一打三的婚姻路途修練中。 聯絡email:[email protected]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