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我想要的是關注!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那日,有位全職媽媽前來療癒,因為她感到很矛盾。

明明因為不想錯過孩子的童年而選擇離開職場,但是怎麼總是不想陪孩子呢?

全職媽媽:老師,為什麼會這樣?我比較適合復職嗎?但是⋯⋯我又不想把孩子交給別人帶;妳知道嗎?孩子出生的那半年,婆婆很熱心地幫忙帶,結果變成孩子不認得我;我帶回來的時候,都會哭得很慘烈⋯⋯現在,孩子已經二歲半,反倒變成他只要我,其他人都不要。(無奈嘆氣
在療癒的一開始,還沒簡單寒暄,她就馬上滔滔不絕地說著,而我仔細地聽著,並且將重點快速地記錄下來,因為這些資訊都很有可能是切進療癒核心的線頭;即使現階段的語言都還停留在「外在的事情」,還沒進入到「內在的情緒感受」的層次。
我:我感覺到妳對於「孩子相當依賴妳」是感到開心、有成就感的?
全職媽媽:這樣說,也沒錯啦!但是,他根本不讓我做其他的事情。有一次,我在後陽台晾衣服,他在房間玩積木;結果,我才離開不到二分鐘,他就急匆匆地大聲呼喚。一開始,我還以為他需要幫忙;結果,我伸手拿積木,竟然被制止。詢問之後,才知道他只是要我在旁邊「看」。(一臉大寫的困惑
我:哈!怎麼這麼有趣?(笑
全職媽媽:我快累死了,好不好⋯⋯畢竟,那些家事還是得做。以前,我還可以趁他睡午覺的時候去做;現在,他整個精力旺盛,非要玩到沒電才要睡。而且,那種睡是昏倒型的,快要沒電的時候,還不給哄睡⋯⋯真的很麻煩。(再次充滿無奈
我:那妳是想要有時間做自己的事情嗎?(試著切入
全職媽媽:倒也不是。因為我知道可以陪伴他的時間,也不過就這幾年;之後,他就要去上學了⋯⋯老師,我這樣是不是很矛盾?(嘆氣
我:的確是有不一樣的想法在拉扯⋯⋯但是,這就是妳來療癒的原因啊!對吧?所以⋯⋯沒關係!應該是有比較深層的東西想要浮上檯面,我們一起來找看看,好嗎?(微笑
全職媽媽:但是,我不知道是什麼⋯⋯(皺起疑惑的眉頭
我:在照顧孩子的過程中,有沒有哪一句話,最容易讓妳生氣、無力?
全職媽媽:應該是「媽媽,妳陪我!」吧!每一次,他講這句話的時候,我都會想要回「我不是一直都在陪你了嗎?」;雖然不會真的講出口,但是⋯⋯要怎麼講?就是會有些不耐煩。(尷尬地苦笑

「小時候的妳,有被陪伴嗎?」—我問道。

聽到我這樣問,她的眼眶,伴隨著緩緩搖晃的頭,慢慢地紅了。

原來!她的母親是一位職業婦女。
在她出生的時候,母親的事業正值上升期,便將她託付給外婆;幾個月後,舅舅的大兒子出生,外婆便以「體力不堪負荷」為由,要母親另外想辦法。因此,她來到奶奶身邊,但是稍長一、二歲的堂哥們總是捉弄她;於是,待不到一年,她又去到阿姨家⋯⋯直到三歲的時候,才被母親接回身邊,但那也是因為要被送去幼稚園了。
對於那幾年,她沒有什麼印象。
但是,每當家族聚會的時候,總是會聽到長輩說出「小時候的妳很孤僻;連媽媽來看妳,妳都不太理人」的評語,再加上母親總是叨念著「妳很難帶;帶回來的時候,一直哭⋯⋯一直哭⋯⋯」的埋怨;對於兒時的自己,她只能從別人的嘴裡來認識,也不知道這段經歷對自己有什麼影響。
直到她自己的孩子出生。
全職媽媽:妳不問,我都不知道⋯⋯我是在彌補小時候的自己。(眼神空洞
我:現在知道了,也很好!
全職媽媽:我覺得⋯⋯我應該有難過;但是,我哭不出來⋯⋯
我:為什麼妳覺得自己應該要哭?
全職媽媽:因為,我的孩子,在要求我過去陪他的時候,總是會很用力、強硬地提出;如果我沒有馬上過去,或是跟他說明不能立即過去的原因,他都會哭、會很難過⋯⋯
我:妳覺得他可以很自然地在釋放情緒,但是妳無法像他那樣,是嗎?
全職媽媽:對啊!我一直希望他保持這樣的狀態,無論有什麼情緒感受,都可以表達出來⋯⋯但是,我自己好像反而做不到。(再度皺起眉頭
我:還有一種可能性!就是「這個情緒是很巨大的、攸關生死的」;於是乎,妳的大腦會想要保護妳、不能一下子就打開這個盒子。
全職媽媽:攸關生死?

「對小孩來說,沒有固定的依附對象是會死亡的。」我說。

全職媽媽:這麼恐怖?(眼眶終於紅了
接著,她又說了幾個關於「和母親之間的互動」的事情;而故事不約而同地指向同一個方向:對於母親的關懷,她很渴望,但也很害怕。
她的母親,總會在付出之後,用很迂迴的方式要她牢記、感念;這樣的模式,讓她總是不自覺地逃離母親,也在腦海裡浮出「釣魚」的畫面,一種「我只吃了一點點,但是要回報很多」的不平衡。

我:好像⋯⋯大家都覺得妳給得不夠?母親、孩子⋯⋯都是,對嗎?
全職媽媽:我這樣還給得不夠?(生氣地瞪大雙眼
我:對啊!妳已經把所有的時間都給孩子了,但是他還是覺得不夠,不是嗎?
全職媽媽:我真的不知道還可以給他什麼了啦!(氣到哭出來
我:那妳呢?妳想要的是什麼?現在的妳可以理解「母親去工作、賺錢」是必要的,那妳會想要從母親那裡得到什麼?
全職媽媽:如果我們的相處時間是短暫的,我希望母親可以關心我,對我流露出關愛的眼神和話語⋯⋯
我:但是,妳從來沒有得到過,對嗎?
全職媽媽:⋯⋯ ⋯⋯(仰頭吸鼻子
我:我們要如何給出自己沒有的東西?孩子會一直要求,很有可能也是因為沒有得到充分的關注⋯⋯妳覺得呢?
全職媽媽:嗚⋯⋯嗚⋯⋯(摀住雙眼
。。。靜靜地讓時間和淚水流過,讓沉積已久的情緒被沖刷。。。
全職媽媽:那我到底該怎麼辦?(淚眼汪汪

「接受自己其實需要「母親」的關注,接受母親不是心目中想要的那種母親⋯⋯然後,成為自己的母親。」—我一語道破。

全職媽媽:什麼意思?(擦了擦眼淚
我:今天,我們先聚焦在「關注」上。然後,這個部分,我們可以向孩子學習。妳的孩子會想要妳「看」他在做的事情,會在完成階段性成果的時候,尋求妳的視線和肯定;那妳就先練習這樣對待自己!
全職媽媽:聽妳這樣說,讓我想起一件事!國中、考模擬考的時候,我拿到全校排名前十名,拿成績單回家,母親竟然沒有反應⋯⋯當時的我,很希望得到母親的認可!
我:那妳還記得當時的感受嗎?
全職媽媽:很失落!我以為母親會讚美我,或是流露出欣慰、驕傲的表情,但是我什麼都沒有得到⋯⋯後來,我的成績雖然有一直保持著;但是,就不會再那麼興高采烈地想要和母親分享了。

「好好地抱抱當時的自己!大大地讚美她一下吧!」我說。

全職媽媽:好!(用力地點頭
。。。安靜地陪著她和過去的自己說說話。。。

我:總結來說,妳想要給孩子的陪伴之中,實質內容是「關注」;但是因為過去沒有被充分地給予,所以妳無法自然而然地給出成分足夠的關注⋯⋯
全職媽媽:對!
我:我們可以把這件事情想像成營養補充品。時間,就是營養補充品,關注就是裡面的有效成分。以前,妳會覺得給越多時間就越好;這不可否認,因為的確會讓孩子攝取到更多有效成分,但是妳會很累;現在,我們知道真正的有效成分是關注了!透過給予自己,然後再滿溢出來、給孩子;這樣一來,妳和孩子就都會得到有效的關注,妳可以不再那麼累,孩子也會變得容易滿足!
全職媽媽:喔⋯⋯好耶!我要來試試看。

過了一段時間,這位全職媽媽將實際執行的心得回覆給我。
她發現:當她開始關注、讚賞自己完成的事情之後(即使那些事情只是非常一般的家事),她變得更能抓到孩子要她給予專注的時間點,孩子也變得不再那麼會哭鬧、耍賴;甚至,獨自玩耍的時間,也在慢慢地增加。

是一種「終於看懂孩子要的回饋是什麼了!」的恍然大悟。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