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鸚鵡 (五)

2021/07/0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人類的情慾,趣味在於越禁越情色,就如同大齋期前的狂歡節,是因為後來必須節制慾望,所以之前的縱慾才有意義。正如那位就算只剩下排洩物能用來寫,也要寫作的人說的:「強化慾望最好的方式就是試圖加以限制。」
那句嘲諷亞當和夏娃的名言:「裸體惟有對文明人而言感到刺激。」畢竟他們是被文化嚇到不知所措的第一代文明人,品嚐了「善惡果」的美味後,卻突然驚訝大叫:「啊,我怎麼沒穿衣服?」接著就自己躲起來,上帝還搞不懂這兩個人是在害臊什麼?這兩人原本一天到晚和上帝坦誠相見、赤身露體,就像住在天體營生活並不覺得奇怪呀。
總之,披上文化的外衣,成為人類踏上歷史進程的起手式,所以呢?
既然已是脫不掉的外衣,那就像鳥類跳求偶舞般盡情展示吧。
嘉年華國王從蘭布拉大道登場
為整個巴塞隆納城施下魔法
瞬間 街上每個一人都變成不是自己
嘉年華國王於焉宣布:
「你們可以盡情放蕩貪食,沒關係,因為現在起你們不再是自己了。」
於是狂歡節開始了
穿著隆重的盛裝、琳瑯滿目的面具、飄在空中的五彩紙屑與氣球
化裝派對、花車遊行、雜耍演員、小丑樂隊、藝人載歌載舞
珍饈佳餚、齒頰留香
漿酒霍肉、大快朵頤
狂歡節快樂!
祝賀聲 此起彼落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0會員
61內容數
在巴塞隆納大學,一名藝術與設計系學生的創作之路,經歷愛情的邂逅,青春的自溺,試圖捕捉懵懂的未來。(已完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