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鸚鵡 (完)

2021/07/0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人們以為世界的結構如同表面觀察到的那樣運作著,在世界背後的「我們」沒有一刻停止調校人們這種想法,「我們」無時無刻與人們的執念搏鬥。想靠自己捕抓世界,卻被世界摒棄在角落,以為「我們」長得像米羅畫中的混沌樣貌。
「諾列加」這種類型的人特別吸引「我們」憐恤,因為就算走出洞穴,也會走上錯路,抬頭一看發現,原來洞穴像穿在身上的牢籠般如影隨行。
不像造夢,把觀念或句子種在他腦海裡那麼簡單。必須引起他的興趣,讓他以為是自己實際經歷或領悟出來的,而不是「我們」告訴他的。
那天「我們」輕拍他的肩膀,讓他回頭發現娜塔莉走近作品,結果他誤以為「娜塔莉」是愛情符號。「會錯意」像一層圓潤光澤的糖衣,比欺騙或催眠之類的蹩腳做法有用,否則只是讓人看起來像是有改變,但骨子裡還是一樣。
使人「會錯意」具有更深遠的影響力。
順著他的慾望讓他誤以為愛情來了,果然上鉤。「我們」深諳何種女孩的特質會吸引男孩,往往他們本身都難以察覺,而「我們」卻再清楚不過;雖然一開始他根本沒在聽她說什麼,對方氣得連名字都不想說。若沒有產生情愫,他不會惦記著她的話,讓他先迷戀她的人,他就會迷戀她的話,這招大部份的情況都會有效,有被虐傾向的,就要反向操作。
「我們」挑了一個終究會離開西班牙到外地發展的角色,以免他耽溺在自以為的愛情裡,再刻意慢慢淡化她的形象,而她的話卻日漸浮現,那才是「我們」想置入的想法。
沒有性慾不是問題,雖然「我們」也可以把他的性慾打開,但有性慾也會延伸其他的問題。真正致命的是誤以為自己有缺陷的這種想法,而非缺陷本身,這點對他而言剛好並無懸念。
「會錯意」是「我們」慣用以退為進的手法,人們容易誤把朋友誤認成敵人,將祝福當詛咒,把捷徑誤以為是繞路、聰明當作愚拙。短見帶來的滑稽效果,常令「我們」哭笑不得。總有一天人們會開啟「我們」之眼,不過在那之前,「我們」還有得忙。
「我們」做的事情再多的書也寫不完。然而,諾列加的部分,「我們」暫時已無未竟之事。娜塔莉的話將會持續影響他,正如「我們」所預料,「會錯意」會帶來更深遠的影響。
諾列加在夢中,將「我們」從額頭上取下,交在娜塔莉掌心,「我們」在她手中變成雛鳥,被拋在空中,變回鳥蛋,逐漸變得透明,融入天空之際。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0會員
61內容數
在巴塞隆納大學,一名藝術與設計系學生的創作之路,經歷愛情的邂逅,青春的自溺,試圖捕捉懵懂的未來。(已完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