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人-一場現代人生存困境的荒唐慶典

2021/07/22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我是局外人嗎?在現代生活的快速步調下的局外人?
這個問題格外讓人困惑,無時無刻想著這個時間要做什麼、該怎麼做,總是特別消耗心力。或許答案應該要跟卡謬一樣,不要給我貼上那他x的標籤。真正重要的是在什麼時刻下做了什麼事,而不是光顧著想辦法讓自己被貼上"好人"、"老實人"、"正直的人"的標籤。
即使這世界大部分的人,好像都在努力地給自己貼上標籤。
局外人探討的就是這個哲學問題,重點是那過程還是表象?書的一開頭寫著,養老院發了一封電報給主人公默爾索:"令慈仙逝。葬禮明天舉行。此致,慰唁。"電報的表述有些模糊,默爾索也不知道,媽媽究竟是在今日還是昨日去世的,或許是在昨日。
默爾索此刻的反應竟然是冷靜思考,而不是悲傷痛哭。
刻意冷靜的氛圍充斥在整本小說裡,默爾索幾次想起自己的母親,但是,在“法定”的哀悼時間里,他卻不願意面對母親的遺體,也不肯解釋理由。在喪禮上的默爾索很不自在,他感覺到在場的人並不關心躺在他們中間的死者,這種“什麼意義也沒有”的寂靜很難受。周圍的人也注意到了默爾索的冷漠,這些人似乎就是專門來審判的。
默爾索不流淚,只會敏銳的平靜的感受世界,接下被審判的目光。
局外人-一場現代人生存困境的荒唐慶典
審判是這本書的關鍵詞,審判著誰不願意遵守機械化的世俗價值,即使莫爾索有著感知世界美麗的能力,能感知女友帶著海的味道的美麗軀體、感知庸俗搞笑的電影那不合常理的荒唐。
但真實的人對真實世界是一種威脅,嘲笑著包裹著蜜蠟的假象。
女友問莫爾索是否愛她,他因為想不明白什麼是愛,所以說這應該不是愛;老闆問莫爾索是否願意升職去巴黎負責一個辦事處,他滿足現狀也想不出來為什麼要去,所以不想去。
越是不假思索的事,他就越是要拒絕。
相反地,越是該拒絕的事,卻越是不假思索地做了。莫爾索竟然幫鄰居寫信給羞辱他的情婦,引誘鄰居情婦掉入陷阱自取其辱,卻引得情婦的兄弟在海灘上尋仇一樣。不管事情的是非對錯道德價值,當感覺到了"一切都要發生的時候",怎麼擋也擋不住。所以,莫爾索開槍射殺了鄰居情婦的阿拉伯人兄弟。
局外人似乎都有著躲不開的宿命。
而宿命本身也像是個玩笑,法官與陪審團對案情細節不感興趣,只在意莫爾索的"真誠",認為他對自己母親的死無動於衷,是一個品行都有問題的人,而這樣的人只能是心機深沉、蓄意已久的殺人犯。
相比案情細節,法官、陪審團甚至律師,都只在意莫爾索的靈魂怎麼了?
你是否愛你母親?為什麼送母親去安養院?為什麼在母親的喪禮上沒有哭?為什麼不知道母親的具體歲數?為什麼喪禮的隔天和女性做了愛?為什麼還能這麼快的一起去游泳去看搞笑電影?
為什麼你不信仰上帝?
檢察官還起身指控道,莫爾索不具備人性,不具有靈魂,一點都不相信人類靈魂所推崇的道德信仰。這是個龐大的靈魂黑洞,這個黑洞正慢慢地轉化為深淵,整個社會都有陷落的可能。
.
所以你會在廣場上被斬首示眾,以法蘭西人民之名。
.
就算你的靈魂、思想是自由的,但你的肉身必須死去。真理和真相是可以被任何想歪曲的人,一點一點地偷換概念,讓謊言和惡意給取而代之。思考生命的意義、生存死亡,或許是自己唯一能掌握的命運。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1,286 字,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不小王子,沒有固定分享內容,時而閱讀時而商業時而玩樂,學者型流氓,或是流氓型學者;不求出類拔萃,只求獨一無二,相信瘋狂的歡樂,必有瘋狂的結局
呼嵐散文雜記
NT150/次(單次購買)
這個世界唯一比是非對錯更重要的,是角度與思考吧。因為, 今天這個世界不再缺乏深邃的思想,抑或悲觀的預言。 但夢想,假如夢想的目的不是為了實現, 那旅者行者讀者講者,我輩中人們, 是不是可以讓夢想盡可能的美好? 慢慢發現世界很大也很小,詩與遠方就是文字與自己。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