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追尋的自由,真的是自由嗎?|我讀《鑄場畔的女賊》

2021/08/2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鑄場畔的女賊》乍看之下跟迷霧之子首部曲《最後帝國》有一點類似,在有明顯階級差異的世代中,出身低賤的主角,和一群人一起互相配合、抵抗強權。最後結果看似成功,卻又為整個世界留有隱患。
但即使大架構有一點像,他們卻是完全不同的故事。(讓我想到時光之輪的開頭跟魔戒也非常像,雖然一開始一直有種既視感,但最後卻發展成完全不同的精采故事)
不同於傳統奇幻小說的劍與魔法,《鑄場畔的女賊》作者創造了一個獨有的世界,在那個世界中,可以利用一些符文欺騙物體他該有的運作方式,並讓其為人做事,這種技術稱為「銘術」。
這些感覺非常先進的符文其實是古代傳道者留下來的隻字片語,被銘術師們解析、應用,慢慢發展成現代銘術。但他們都知道跟古代比起來,現代的技術根本微不足道。銘術師們一方面致力於發掘更多的符文組合,來說服物體運作,另一方面,也致力於尋找古代被埋沒的技術。
而就像《鋼之鍊金術師》中,人體鍊成明明是禁忌卻不乏人嘗試,《鑄場畔的女賊》中,也有人試圖銘印人類,但因為越複雜的物體越難以使用符文驅使,而人類非常複雜,銘印人類的實驗一直無法成功,並為此死了非常多實驗者。
主角桑奇亞是唯一的特例,身為奴隸,她被當做人體試驗的材料,但不同於過去的實驗結果,她奇蹟似的存活下來了,並因為腦中的銘印獲得了特別的能力,而這能力雖然使她痛苦萬分,但也幫助她”偷走了她自己”,擺脫了奴隸生涯,從此開始她職業小偷的生涯。
但她真的是自由的嗎?儘管擁有自由之身,但卻常常身不由己,甚至無處容身。除了外在環境的不自由,她心境上也不自由。在某段劇情中,來自遠古的智慧告訴她:「你之所以能成功被銘印,是因為你心底認為自己是一件物品。」
這讓我不禁想到,在當代,我們提倡自由,但我們真的是自由的嗎?雖然跟桑奇亞不同,我們沒有身為奴隸的經驗,但我們是不是慢慢被集體意識型態奴化了卻不自知呢?先前上藝術導論的老師不停強調我們要覺知自己的意識型態(或說,自己被什麼樣的意識型態影響著),試著不要被控制,才能享受真正的自由。但即使知道了,但要做到好難,尤其對我這腦袋生鏽的傢伙而言。
在劇情中,有另一個角色另我印象深刻。埃絲黛兒是個非常有天份的銘術師,但是除了歐索,其他人只看到她是「坎迪亞諾的女兒」。大家只看到她表面的身分,沒有看到她實際的樣子,他們不期待她表現出銘術師的聰慧,反而期待她當個無知的花瓶,即使她提出了許多銘術理論,也被眾人忽視。而因為這樣,讓她心中充滿了怨恨,利用無知貴婦的身分,暗地做了許多安排,最後做出像是啟動鋼練中國土鍊成陣的行為(一次殺死大量的生命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在被主角阻止野心後,她的吶喊不是壯志未成身先死之類的,而是「這是他們欠我的!」
「這是他們欠我的!」何等深刻的吶喊,這當中的怨氣多大?把這一切的野心怪罪到其他人身上,好像自己走到這一步都是被逼的。最為一個角色,會覺得她把一切推給別人,但仔細想想,發現自己也有類似的心境。
當初被家人逼著選科系,多年來一直很不開心,每次遇到不順時,雖然不會像埃絲黛兒一樣做出什麼傷害他人的行為,但內心的怨恨一點都沒少。「當初要不是你們逼我」之類的話不停出現在我心中(即使到今天,我還是帶著這股怨氣,只是比以前稍微淡一點點......)
但其實人都是有選擇的,即使當初看似毫無選擇,但其實還是有(我當年的狀況是,如果不讀指定的學校科系,就要自己打工賺學費,但其實這種狀況也是一個選擇,只是對當年的我而言是很困難的選擇,但並不是毫無選擇)。而既然選擇了就要負責。選擇了這條人生路,就要好好的走,但真的好難啊,我心中真的充滿了不甘願,到現在還沒放下。
但我想,如果不是曾經有某個信任的長輩提醒我這些,我到現在還是會像埃絲黛兒一樣,帶著天大的怨氣吶喊:「都是他們欠我的!」(嗚嗚,我現在偶爾不順時還是會有這樣的想法),或許是因為這些原因,讓我對這個角色特別有印象吧。
扯遠了,回到小說吧!《鑄場畔的女賊》相當精采,是那種會讓人放不下書的那種精采,希望後續也一樣好看!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4會員
63內容數
這裡是放我的作品的地方,身為一個起步不久的插畫學徒,雖然還不厲害,但是想記錄自己的成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