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邊的森林紀事|土地絮語

  今天是假日,早晨在K三個孩子的喧鬧聲中甦醒,在太陽還未完全升起之前,我們和K一起到山腳下的空地開闢菜園,原先以為會是一塊光禿的土地,走過去之後才發現是一片全然野生雜草林立的荒地,K讓我們先帶起手套將高長的雜草拔除,他則是熟練的拿著鋤頭使勁地將雜草挖起,太陽照射的角度越來越高,為了不被曬傷我們加快工作的速度。
  除去雜草後,K先將菜園的形狀圍了出來,我們也各自拿起鋤頭,鬆動原本緊實密合的泥土,鋤頭的重量比想像中還沉,重重的落入土地中,在提起鋤頭時感受到土地反饋的穩重之氣,必須施以等量的力與巧勁,才能分離泥土在數年間種下的羈絆。
  我們將鬆散後的泥土堆成數列,接著打撈一旁渠道的田水,注入泥土中,濕潤的土壤開始流動,K自然地脫下鞋子踩入泥濘之中,他也邀請我們一起加入。
  一開始要將手和腳完全交給泥土時,無形中產生了某種下意識的抗拒,好像是一件錯誤的、會弄髒自己的行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和土地的距離變得好遠,脫去與土地隔絕的鞋子,原來泥土是那樣柔軟,加了水的土地變得滑潤,以及心中對泥濘進入指縫、指甲仍然產生那股抗拒,糾結成的不安全感讓人步步都如履薄冰,但當逐漸的習慣之後,踩下的每一步變得扎實,以此更加的信任土地而加重步伐,土地也隨即以同等的力將腳安穩的包覆,令我感到神奇的是泥土竟散發出一股獨特的天然清香,這是一種最直接自然的踏實感,與自己、與生活、與萬物的一切。
  我們將準備好的小苗一一種下,接著我們給予這片菜園最真摯的祝福,當親手賦予事物發展的能力時,會產生一種想好好看著他成長的感覺,想珍惜這過程中所有變化,K說接下來這片小菜園就交給我們照顧了,每天早上或傍晚要輪流來幫植物澆水。
我們一起創造的菜園
  清洗完身上的泥濘,我和Y聊起了電影以及靈性,我和他說我想起來的第一天晚上,他在有些醉意之下說,文字和語言是殘缺不完美的。
  那時的這句話不知為何一直停留在我心裡,我說,我想就是因為它如此不完美,在使用時所有一字一句才那樣的貼近我們,如同我們也從來都不完美,才顯得我們是那樣特別。
  今天正好是月光海音樂祭的最後一天,我們決定到會場感受這場音樂祭典的最後一個晚上,從來很少會主動去聽原住民的音樂,透過這次的音樂祭聽到了好多來自不同地方的聲音,唱著他們的母語,那些不斷被傳唱的古調,可能包括山海的自然能量,讓這些音樂散發著某種沈靜卻又振奮的頻率,透過他們的聲音穿透到每個人的心,你能產生共鳴,一起哼唱著同樣的旋律,感受這份熱情與開闊的力量。
原住民樂團2.0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79內容數
電影用影像說故事,那是第一次的創作,觀眾的體驗行程第二次的創作,文字電影院就像是翻譯機,透過我的體驗將電影的細節轉譯,用文字的方式寫下對一部電影的想像,闡述對我而言的「那部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