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暗,那些感動的夜晚

2022/03/20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看過生祥多次,從他獨唱到三人不插電小編制,再至與繁複的管弦樂團搭配,沒有一次讓我失望。他的演唱會總蘊放著強大情感能量,那是非現場親臨感受不可。
當年《臨暗》專輯製作時還不是現在的樂隊陣容,唯吉他、撥弦琴(三弦 / 月琴 / 琵琶)、貝斯、口琴而已,沒有打擊樂器更不插電,整體呈現出較為樸質娟秀的氣息。因此我很期待在這場「臨暗 15+2 週年紀念演唱會」上看見完整搖滾編制能把音樂帶到什麼地方,這種改編已非雲泥之別所能形容。更何況還有客席的數學搖滾名團大象體操火力支援,看眾將如何發揮亦是今晚重頭戲。
在絕佳音控的助攻之下,整場淋漓盡致展現了搖滾樂團諸多特點,各聲線色正澤明,即使在三套鼓與雙貝斯所製造出的巨大轟鳴音浪下亦顯井然有序,令我十分驚豔。主秀以 12 首《臨暗》全曲目及 3 首其他專輯中的歌(兩首來自《野蓮出庄》,一首《大佛普拉斯》原聲帶)為主體,大象體操則貢獻兩首他們自己的作品。這是我第二次看大象體操現場,有請同行的小子認真欣賞張凱婷彈貝斯的姿韻,那可是色香味俱佳的絕活呢。安可段的〈菊花夜行軍〉與〈風神 125〉便是全場 11 位樂手競飆的山巔宏音,壯盛自不待言。
我最難忘的演出部分,是《臨暗》專輯的同名標題曲,這首歌在唱片中是開場,昨晚則擔負替主秀收場的角色,我覺得更佳適合。尤其喜歡舞台後方大螢幕上,天色由「臨暗」(黃昏)的鄉間漸沉為「暮麻」(鍾永豐書中說是「暉滅後天空呈現白茫的彌留狀態」),再轉至「斷暗」(微光消失)、「暗晡」(真正的晚上)下萬家燈火的城市景象。離鄉遠赴異都打拼的遊子在夜幕深垂時的低迴心境,在這影片以及 Toshi 那蕭蕭索索的口琴淡出氛圍中烘托地淒美不已,眼角自然也濕溽。
其實《臨暗》專輯我聽的時間不長,因為絕版多年,對我這 2013 年才接觸生祥音樂的人來說都早流轉又十年矣。直到去年底見到這場演唱會的訊息,買票之後才開始煩惱要上哪兒找音樂來聽。這邊就要說到一個插曲。

那天恰是耶誕夜,小子去睡後,我才猛然驚覺忘了給他禮物!其實十幾年來,沒有一年我是沒扮演聖誕老公公的,孩子幼時懞懂不曉真相,隔天起床收禮物總開開心心。不過歡樂年華到了小學高年級便是終頭,即使我從未言明、戳破。年復一年照樣在他們睡沉時,偷偷把精心猜測後業已準備好的禮物放到聖誕樹下的大掛襪中。這個傳統於我極為重要,已內化為心中延續孩子童年的必須儀式。但去年竟忘了!
怨懟自己同時,也想到如今已是高中生的小子從來都跟我說他心中還是都相信有聖誕老公公,我默想著絕不能讓他失望。果然,在襪子中撈出他每年都會留下的字條,這次是這麼寫的:
給聖誕老人:
就算當了一年壞小孩後,還希望受到祝福
甚至漸漸不是孩子了......
那麼可否讓我許之
今年,不乖的我的一個願望
就是讓更多的新生嬰兒長大後
依然,至少那麼一刻,也能衷心地對您許願
讓我們在成為大人後
許願,永遠是一件充滿意義的事
彼時午夜暗晡頭,我必須憑空生蛋,好個艱鉅任務。
臨危心生一計,腦筋動到《臨暗》上。小子跟我是一國的,年紀輕輕也成為生祥鐵粉,如果讓他起床後打開手機一看,竟然發現訊息中出現聖誕老人的留言,說在音樂 app 中有作為禮物的絕版多年的《臨暗》專輯,應該是個非凡趣味...
搜尋一陣,幸好 YouTube 上有,於是我就一首首下載、轉檔、找封面圖、編輯詳細資訊,終於讓精精美美的《臨暗》出現在他 Apple Music 曲目中。又去弄了個名叫 "Santa" 的帳號給他傳訊息,總共搞了我兩個小時,才頭昏腦脹卻心滿意足睏眠去。
雖然不是正版,音質也普普,但這臨時性的心意終讓我挺過危機,順利撐到不久後生祥重發《臨暗》、上架串流。當我把硬碟中 12 首音檔刪除的一刻,其實有點不捨,倒不是為了檔案本身,也不是那兩小時的心血,而是一個屬於「禮物」本質的親子回憶。可回憶不滅,豈不?而且,至今我仍從未對他承認過那是我做的(希望他永遠不要看到此文),一切都是聖誕老公公的魔法,他的禮物只送給誠心相信的人,大小人都有。

場邊工作人員叮囑,表演禁止錄影及拍照,所以我只留下開演前一張舞台照,靜穆卻漪歟盛哉如是。就讓感動留在心中吧,從臨暗到暗晡,那哀傷悲鳴的口琴尾奏…
喔對了,還有早鳥票的禮物,生祥就是我的聖誕老人,送我的《菊花夜行軍 15 週年紀念演唱會 Live》專輯。
當年大家把鐵牛車引琴給搬上舞台!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62會員
189內容數
2015 年夏末,台灣最知名的披頭四達人馬世芳連續第三年帶團去英國,走訪披頭四相關景點,可謂道道地地難得的搖滾樂進香團。我看了兩年,也盼了兩年,終於在這年初下定決心去報名,圓我身為披頭四粉絲的一個大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