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舊系列》媽,我上電視了

2022/03/2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1994年起,政府開放有線電視系統業者資格審查,並發放許可證,「第四台」逐漸在民眾的家中普及,許多節目也開始採用「現場直播」的型態播出,讓觀眾可以掌握到最第一手的資訊。
我唸的國小也跟上了這股風潮,在校內辦了一場「現場直播」的歌唱比賽。學校規定五年級和六年級的學生,每班可以推出一到二名的學生參賽。我們班派了兩位同學,一男一女,曲目分別是張學友的「真愛」,和Sos的「十分鐘的戀愛」。
由於它是一個辦給學生的比賽,所以連主持工作都要交由學生來表現,不知道為什麼主持人的工作就莫名的落到了我們班,事後回想可能是因為我們班表現比較優秀吧。在導師的指揮之下,主持人順利的選出來,我是其中一位。印象很深的是,主持人要穿得很正式,媽媽得知後幫我了買一件白襯衫,讓我可以帥氣登場。
人員確定之後,接下來才是一連串考驗的開始,小學生什麼不會,最會吵架鬥嘴鬧脾氣。
先是幫忙伴舞的兩位男同學彼此意見不合鬧得不愉快, 延遲了編舞的進度,後來是導師介入調停才重新合好繼續往下努力。
再來是我們這組的主持人彼此找不到共識,辛苦寫了兩天的稿,就被老師一句話「要大方,要活潑,最好再加點有趣」為理由退件,我們一怒之下把稿紙全部撕毀,直到上場前,我們都還不知道要講什麼,一度想請假逃避上學逃避主持。
到了當天,整場主持完全沒有在看表演,一直在想下一位要怎麼介紹。
「急中生智」是我們最佳的形容詞。我們用前一位選手表演的期間,在後面討論下一位要怎麼介紹名字和曲目,同時要如何串場才可以達到老師要求的:大方,活潑,有趣。
我還記得,在介紹某一位同學上場的時候,我用了"轟動舞林,驚動萬教"的台語,最後比了一個手勢大喊"讓我們歡迎六年O班某某某出場。"
眼睛撇到底下的老師,個個都笑得合不攏嘴,我想我應該有完成老師交代的那三項特點吧,現在想起來,我好像對主持滿有天份的喲。
整場比賽都是用實況轉播,放送到每一班的電視,同時還有錄影,之後還有重播。一整個就是星光大道加超級偶像的規格,大家選的都是當年的流行歌曲,例如我們班的那兩首歌「真愛」和「十分鐘的戀愛」,其它班有人唱翁虹的「變了模樣」,葉蒨文的「真心」,以及林佳儀的「心動」。
經過一番廝殺,最後冠軍是六忠的一位女生,每一位評審老師都稱讚,連我們班導師都說她很有名星的架勢,肢體動作都很到位。後來看了重播,發現她的舞步裡會夾雜一些性感的舞蹈,對,就是那種男生看到會尖叫的豔舞動作,我記得之後在看重播時,男生們都在等那個動作,然後一出現後全班都在尖叫。
現在回想來,她拿冠軍真的實至名歸。
國小這個擔任主持人的經驗,似乎影響到我之後的人生。我發現我喜歡站在台上對大家說話,喜歡那種被注目的感覺,出社會後也常在活動中被指派為主持人。所以現在帶班,我都鼓勵孩子們多去嚐試各種任務,因為:
沒試過,怎麼會知道自己的興趣和天份在哪裡,不是嗎?
某一年擔任畢業典禮的主持人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林凱彥
林凱彥
我是一位國中老師,過去一直以為只要當一個知識的生產者,但發現除了教學外,班級的管理和溝通輔導也要與時並進。於是針對不足,我開始學習,溝通,寫作,說故事和易經, 我相信:「大人若健康,孩子的成長就會健全」 希望透過文字和演說帶來正向力量,在紛亂的社會中做到安定人心的力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