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懷舊系列》那些年,我們踢的「租勒糗」

2022/03/25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租勒糗」就是「足壘球」,不是我打錯字,這是我們小時候用特殊的發音來稱呼足壘球的方式。

1992年中華職棒進入第三年,當年我國小四年級,大家下課都在討論棒球。可是當年學校為了安全考量,禁止我們打棒球,甚至連傳接球都不行。為了一解棒球癮,也為了消耗我們過剩的體力,學校老師就在體育課時教我們踢足壘球。
誰知這一踢,就讓我們迷上了,從小四踢到小六共踢了三年,即使每節下課只有十分鐘,仍然每天都會到操場報到。
細數我小四到小六的足壘生涯成績,以現在的職棒的標準來看,充其量不過是個在一軍二軍之間載浮載沉的球員,沒有猛打強肩俊足,好像只剩臉(誤)。
最遠只踢過二壘安打,從來沒有一棒定江山的機會。尤其是小四剛開始玩的那一年,我比自殺棒還要自殺棒,球飛過來也接不住,只能用個慘字來形容。
「職棒之父」洪騰勝曾說過:人品定優劣,苦練決勝負
我想在球場找到成就感。於是我在家裡對著一面牆自主訓練,習慣球飛過來接住它的感覺,就這樣子每天在家練習練習再練習。
神奇的一天來臨,機會是給準備好的人。當時我被派去角落內野三壘的位置,面對對方的強打者,我做好了接球姿勢進行守備,就在踢出去的那一瞬間,一顆帶著尾勁的平飛球朝我飛過來,零點幾秒的時間,球就進到我的胸口,就像平常練的一樣,我本能似的把它抱住。
我直接接殺了!伴隨而來的是隊友驚訝表情和歡呼聲,他們當下有如看到一個長年坐輪椅的病患突然間站了起來的喜悅。
的這是我足壘人生的第一顆接殺,現在回想起來還是會興奮到心跳加快。
下一棒仍然是強棒,他踢了一個三壘界外的"平飛球",我直覺般的衝過去,伸手一抱,球又乖乖的進到我懷裡。
連續接了兩顆,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如場邊有安西教練,我很想對著他大喊:「教練,這是我在球場上最光榮的一刻呀。」
從此之後,大家對我的守備有了信任感,我也從育成選手晉升為守備組球員了(但打擊還是一樣爛)。但在我身上印證了一件事:苦練,真的可以決勝負 。
最後,我要向我那群國小同學致敬,感謝同學們容忍自己的幼稚,包容自己的任性,一直都排我在前兩棒,也想和大家說:「走啦,一起去踢『租勒糗』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林凱彥
林凱彥
我是一位國中老師,過去一直以為只要當一個知識的生產者,但發現除了教學外,班級的管理和溝通輔導也要與時並進。於是針對不足,我開始學習,溝通,寫作,說故事和易經, 我相信:「大人若健康,孩子的成長就會健全」 希望透過文字和演說帶來正向力量,在紛亂的社會中做到安定人心的力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