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否依憑了恐懼決定不分手或復合?

2022/04/1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上個月剛經歷與初戀分手,離開同居生活的我,目前還處於身心和諧的調整階段,但基本上已經脫離了恐慌、依賴的失控感。對我的某些朋友來說,從一開始看到我痛哭、食不下嚥、焦慮,到兩週左右的我,能不再憂鬱,都認為我復原得很快。
其實,雖然從Y向我坦承出軌至今還不到三週,但我感知的心理時間,絕對是遠超過實際的日數!
這當中的每一天,我都用文字記錄一切感受與思考(到今天也是),現在回去看,會發現那就是一片「混亂」,但那個「混亂」是有意義的,因為那就是我當下的狀態,透過書寫,我跟自己對話、問自己問題,試圖去找到自己的內在,與之溝通。
這篇我想寫的是有關作「決定」這回事,以及我們的「決定」背後帶有的某些東西。

問自己為什麼想要,認清自己的恐懼

在衝擊發生的初期,影響我們做決定的最主要因素可能就是「恐懼」,但我後來明白,恐懼傳達給我的「想要」,不一定是我真實的「想要」,那只是頓失控制感的自己,想要迅速找回舒適與安定。
當Y誠實以告時,我們有很長的談話。我認為感情是流動的,即便守諾是一種選擇,但假如他覺得自己對我沒有那麼深的感情的話,那我們就分手。結果Y說他在不到一個月的出軌時間裡,一直很掙扎、也很混亂,但他終究還是跟對方告白,他不知道為何自己不再專一,也一直在想,要如何跟我說這件事,如果要他做選擇,那他選擇離開對方,跟我繼續在一起,而他也真的隔天就跟對方提出分開。
這時候選擇權似乎又瞬間丟回到我身上—那我還要分手嗎?
我們又再一次溝通,這次聊到更深層的東西,到底那股出軌慾望是什麼?到底我們的關係與彼此未來的工作、人生方向還能否契合?在我們談話過程中,我發覺Y還是很混亂,他有意識到自己的轉變與環境和工作成長有關,但他不確定這個轉變是他想要的,還是被塑造的。
我也意識到,在他還不確定自己想要什麼之前,他現在所做的選擇(跟我在一起),也許只是基於道德上「應該」或是習慣上「不捨」的選擇。
而我自己呢?當時我整個情感都想要跟Y繼續在一起,因為跟他在一起的歲月真的很快樂,而且我們同居了一年多,默默地我感覺自己已經與Y有點融合了,突然間要撕裂開來,就有一股痛苦不停襲捲我。我甚至想要說服自己,他們沒有發生性行為也還好,也不至於要分手吧。
想了一天之後,我告訴Y:「我們就維持分手吧」。
接著當天晚上,我打包回家了。因為我明白自己當下真正想要的,是兩個人都脫離混亂、恐懼後,釐清自己的心到底要什麼。

我們控制不了別人的所有決定,但永遠可以選擇自己的行動

在我猶豫是否要繼續交往的那天,我體會到那種突然巨變導致的身心失衡:失眠、恐慌、厭食、憂鬱等徵狀都出現,一度我甚至有種自己快要不能呼吸的慌亂感,覺得自己彷彿要落入深淵。
後來藉著祈禱跟抽牌的訊息,讓我穩定下來。我慢慢地清明,知道自己強烈想要維繫關係的原因,多是出自恐懼,包括:我覺得自己好難再找到一個可以愛的人(30+的初戀)、我好不想失去Y帶給我的溫暖歡笑與支持、我們分手會不會就促成他們在一起?等等。
我也設想了繼續交往的話,我的心態也很容易被許多恐懼狹持,譬如擔心出軌的對象繼續來找Y、他的工作忙碌又常認識新的人,我是不是以後要多注意他與異性間的聯絡。
但因為害怕失去,而想抓緊對方,其實是誤會了自己跌倒之後,沒有重新站起來的能力。
當你看清了自己的恐懼,無需逃避它,你會害怕、會徬徨沒錯,但不會死,你會發現自己可以慢慢穿越這條痛苦的路,然後存活下來。
我設想,如果我選擇逃避,因為害怕而不離開這段感情,那麼所有的恐懼都將被我帶進親密關係中,變成無所不在的陰影,難道這會是我想要的代價嗎?
別人對我們造成的傷害木已成舟,我無法改變過去,也無法控制別人現在與未來的決定;但我永遠可以相信自己有選擇的自由與力量,不僅是要如何行動、我如何對事件反應,賦予人事物什麼意義,都是我的選擇。
當我放下恐懼要求我做的那些決定時,我才感知到自己有其他的想要:我想要離開同居的地方讓彼此冷靜獨立、我想要照亮與Y關係內的陰影。於是我後來真正行動的作為就是這兩件事。

我們是自己生命的主人,請堅定為自己做選擇

對我來說,我之所以會想要照亮與Y關係內的陰影,是指我想明白是什麼因素,讓我們的關係走到今天,是不是有什麼我們都忽略或隱藏、掩蓋的事?不論我是想要繼續與Y當朋友或是戀人,我都想了解整個歷程,我覺得這才是我想要的一個結尾。
我希望自己能真的因為愛,去同理、了解並聆聽對方,我會尊重他的感受與選擇;但我也保有自己選擇的力量與自由,不委屈自己,我們彼此都能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經歷想體驗的事,而不是在充滿恐懼與控制的關係裡綁著彼此。
身邊知道我分手的人,在聽到Y仍有意復合時,多數都不免緊張地勸我,不要跟出軌的人復合;少數比較寬容的人則不會多說,因為他們知道那是我自個兒的事。
但我想說的是,不管別人是不是為你好,不管分手或復合,都是你自己的選擇,你自己在承擔,除了自己,別人都是我們生命的過客與旁觀者。
沒有所謂「最好」或「最壞」的選擇,每個選擇都是為了「經驗」,只要你願意投入,你就在經驗自己的人生,而我們人生的意義是自己賦予的,所以你可以聽別人說「什麼是最好的」,但請聽從自己的心聲,不用勉強應和。
真正愛你的人也會明白這件事,他們會在你的人生旅途上陪伴你,偶而接住墜落的你,但不會喧賓奪主。
最後附上重新點燃我內在力量的那張牌,願在風暴中的人也能拿回自己的力量。
記得你是誰:你是有力量、有愛與有創意的神之子,你被深深地愛著。
大天使神諭占卜卡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可以點擊下方❤️拍手,或留言聊聊:)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從小喜歡靈性相關,書寫自我探索與療癒,剛好是個INFJ,曾為律師法務,現正開糧倉休息重整,並嘗試使用社群與心靈的旅伴知音連結。 傳送門:https://linktr.ee/dreamyak
曾自覺不需要戀愛的我,在30+(歲)談了人生第一次的戀愛,一段有點瘋卻又真誠美好的戀情,這裡將留下高敏感、內向的我,在同居生活與晚戀經驗中學到的事情,包括對自我、愛情、情傷與人生認知的轉變。 “戀愛最珍貴的紀念物,是你留在我身上的,如同河川留給地形的,那些你對我,造成的改變” --蔡康永
留言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