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幹嘛罵髒話?(有時候兼摔門)

2022/05/1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髒話,往往用內容定義。我覺得不精確。髒話其實往往是情境效力遠勝過侮辱性質。倒不是說超營養老雞排罵起來的效果跟肏恁娘老雞屄一般無二,畢竟充滿禁忌的污言穢語,宣之於口,就能帶來破除封印的過癮爽感。但是罵髒話的情境和效果主要還是不在詞彙內容。
  人會講話大概有兩個原因:一是有想表達的內容,二是有想表達的衝動。理想狀態是,兩者達成動態平衡,人就能順利把想講的話講出來。不順利的時候,如果有明確的表達內容,但表達衝動淡薄,此人就是顆悶葫蘆。另一種不順利,是表達衝動強勁,但表達內容混亂,或一時之間語言組織不起來,就很容易陷入不知所云。
  髒話,是毫無意涵但充滿宣洩力道的表達方式。很多時候,人有表達衝動,但表達內容淺薄到近乎於無,或者表達內容遠比表達衝動更不具體,以致於想講點什麼又講不出話。髒話幾乎是為這個情境量身定做的語言表述:不需要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也可以出口成髒。最棒的是,髒話跟成語一樣,是座非常固定的語料庫。只要熟悉這堆語料,就能即時提取、不假思索。出口成髒和出口成章一樣,不太需要創意和輸出個人觀點,真他媽方便。
  可惜的是,罵髒話對很多鎮日出口成髒,把幹當動詞、名詞、形容詞、副詞、語尾助詞、句中助詞、發語詞的人,比較難得到衝破禁忌的宣洩感。當語言不夠用的時候,同一份情緒強度需要語言以外的宣洩管道,例如摔東西。
  摔東西是最常見的情緒性肢體動作,仔細想想其來有自。從摔門到摔瓷器,慘酷一點的還摔動物、摔人,呼巴掌也勉強算數。這些情緒湧上來的時刻,人的行為有兩個共同特徵:
  1. 動作很大、精度很低,跟穿針和幫人按摩這種需要高度專注、完整手腦協調的肢體動作剛好相反。摔東西的執行過程,只需要動作啟動的一刻朝著摔拋對象,大力揮下去就夠了。啪鏘!

    但精度高的動作一定要求高度專注、穩定性,以及良好的協調性,需要很多很多的自制力,很耗腦力。情緒通常會佔用來可以拿來做很多計算的腦力,含情緒控制和肢體控制。所以用最少精力來控制肢體的動作,在盛怒中或高壓下,一定更受青睞。
  2. 揮下去的後果,既有使勁打擊出去的肢體放縱滿足感,還加上東西撞擊的後續效應,既明確又即時。無論哐噹的摔門聲還是唰啦的粉碎聲,即時回饋都很強烈:從手感、聲音到視覺,都立竿見影。即時回饋就是滿足,因為我對這世界做的事情發揮了預期中的效果,爽。這種回饋的爽感,幾乎可以立即補回盛怒、挫折、傷痛、壓力爆表各種情緒的成因:這個世界對我的回應不如我的期待。
  回推一下,如果在情緒高點,人需要的只是一個宣洩,而這宣洩只要能滿足輸出、即時回饋,不見得需要傷人傷東西。為自己設計一個有效的發洩方式,可以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損失和尷尬。例如在廁所裡暴打填充粉紅兔娃娃,或者像麟左馬一樣,寫篇文章。適合你自己的都行。
  思考愉快。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寫的第一個故事就售出;寫的一本長篇小說就出版。不錯的起點,支持我寫到第四本小說跟第一部劇本。但此前寫的東西是廣告跟評論。
概念,以及概念之間的關係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