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01/有願就有力

2022/07/06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謝謝每次出書,南哥總是大力支持


其實跟我很熟的老朋友都知道,以前我蠻鐵齒的,「有願就有力」這句話怎樣都不可能從我嘴巴裡跑出來,但是最近我真的相信這句話了,而且是充滿感恩的。

我寫作筆快,專心寫總是可以以驚人的速度完成一本長篇小說,而且都是超長篇,但因為外務多,在台灣純粹以寫作足以維生的作家並不多,我也不是其中之一,所以總是要接案、演講、教課、兼職等等來維持生活,然後利用時間寫作,常常都很疲憊,但寫作是無法捨棄的事情,也就這樣一直持續下去了。

七月中剛上市的《寒淵》其實相當挑戰人性的極限,如果正在閱讀此文的你已經讀完這本書,就明白我在說什麼,寫作過程中相當掙扎,擔心以家暴為中心的主題會不會不小心污名化家暴受害者?寫作到一半近三分之二的時候,《我們與惡的距離》上檔了,為了避免被干擾一直沒有去看這齣戲,雖然我寫的並不是精神障礙者,但裡面有些議題是相似的,畢竟,社會也走到需要來面對這些重大議題的時候了,不管以戲劇還是以小說,我相信我們這些創作者都是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不同的思考角度,重新內省,到底我們要一個怎樣的社會?

這本書耗去我不少的精力與心力,閱讀完的朋友大抵都有很不錯的反應跟回饋,讓我覺得,這本書好像寫對了,這個議題是應該要被呈現出來的,我的許多憂慮在出版之後,在許多人的回饋中得到平靜,但是我真心希望可以有更多人看到這本書、這個議題。

這個議題不是單純的死刑存廢,不是家暴如何譴責,不是面對失落要如何處理與繼續走下去,這本書想要說的是,我們是否,真心地想過,我們要一個怎樣的社會?而我們在這個社會中可以做點什麼?

因為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為這個世界做一點事。

七月底的時候,去上南哥的節目,錄音結束的時候,南哥的助理青妹妹一直一直跟南哥說一定要把《寒淵》拍成影集,因為實在太好看了,而且議題實在太重要了。南哥說可以找誰找誰來當導演去提案,他可以擔任監製,但他的困擾在於他要怎樣把21萬字的小說濃縮成90分鐘的劇本?

可愛的青妹妹大叫,是要去公視啦!要拍成影集啦!影集才能完整呈現這本書的意義啦!

於是,青妹妹開始幫忙找導演想要推薦這本書,南哥可能也在思考這件事,我想,這本書應該是寫對了,因為激起了許多的反應。

我們當然很希望這件事可以成,大家也都在努力中,也歡迎正在讀此文的朋友們,可以推薦這本書,或如果有認識的導演們也歡迎引薦。

而這本書才剛上市半個月,按理講,一切都應該要縈繞在這本書上面,但我的心已經有一半飄到下一本書上面了。

下一本小說將回到白色恐怖的書寫,我想要說說另一邊的聲音,另一邊的故事,不同於典型受難者角色的,另一邊的故事。

因為白色恐怖從來就不是一分為二的事件,這幾十年的戒嚴與高壓統治及迫害,是一個複雜的結構,從來就不單純,而我想要說說另一邊的故事,試圖在白色恐怖複雜而龐大的拼圖中,找出許多隱藏其間的小碎片。

如果說2017年底我出版的《向著光飛去》是一種白色恐怖受難者第二代脫繭而出的書寫,那麼當我們這些曾經在苦難中孤獨洄泳的人們從陰影走向了光的那處,過去彷彿在光中的,另一邊的那些人,是否也就像地球自轉一樣地逐漸移動到了陰影之中。

而轉型正義是想要把他們趕到陰影之中嗎?

我想要說說另一邊的故事,因為白色恐怖光譜的兩頭逐漸清晰,可是中間的灰色地帶也需要有人去關注跟理解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他們的後代又有著怎樣的心情跟生活。

當我們逐漸走到光的下面,他們也就可能走進了陰影之中,於是,下一本書我稱之為《光的闇影》,因為不能理解就無法和解,總是要開始走上這步路吧。

是的,我老是在寫那些容易被人罵的議題,但如果我有一支能寫的筆,有一個能說故事的腦,我想要繼續這樣走下去,想要繼續這樣說下去。

但是要找到這些所謂「加害者」的後代,談何容易?當社會的氛圍不能允許他們出現的時候,這些人是隱身的,起碼是我不容易碰到的,特別因為我帶著受難者家屬的身分,更是難上加難。

然而因為想要做的心這麼的強烈,我相信這是另一本該寫的書,該說的議題,於是我試著找人幫忙,感謝一位著力白色恐怖極深的年輕學者,在聽完我想寫書的動機與內容後,立刻幫我邀約了他所認識的,所謂「加害者後代」,這兩天也跟這些年輕人見面訪談,許多內容讓我心酸,後代也受到了家庭莫大的影響,他們,並不快樂,甚至是帶著一種贖罪感地在繼續做著社會運動,想要捍衛台灣這片土地,這個國家。

這些訪談,還有青妹妹跟一些朋友的大力推薦,因為這些議題很重要(我相信也是因為我寫的小說很精彩,哈哈),第一次我相信了有願就有力。因為我想說想做,於是就有這些重要的貴人幫了我一把,一起試著來完成這件事。

以前的我,真的蠻鐵齒的,但現在,我知道,有些事情真的難以言說與解釋,只能謝謝所有人的協助,不管是已完成的《寒淵》,還是正在路上的《光的闇影》,謝謝在這條路上幫我的所有人。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施又熙
施又熙
施又熙,小說與專欄作家,高雄市人,現與女兒及三貓定居林口。 出版作品--《光的闇影》、《寒淵》、《向著光飛去》、《媽咪,我們會這樣幸福多久?》、《多桑的百合花》、《勇敢》、《台灣查某人的純情曲-陳麗珠回憶錄》、《五芒星的誘惑》、《月蝕》、《風與南十字星的對話》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