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一門專業

2022/07/29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昨晚和教育夥伴聊著,職涯發展在教育孩童裡應該如何運作,能提供給孩子更寬廣的未來視野,感受到身心正愉悅時,一篇對於教甄現場的流浪教師辛苦面,所描述的那些我身邊的同學友人們,大多經歷過的那段地獄幽谷,一瞬間拉起了一股對於自己的母校,那種教育可以更好的,恨鐵不成鋼的憤怒與感慨,導致了徹夜輾轉難眠
無論憤怒還是感慨,自當其來有自,重新整理自己的思緒,順著脈絡去整理過往的累積,還記得大學時,自己就像個異議份子一樣,雖然進入教育大學是自己的夢想沒錯,但很早就知道自己的教學方式,不適用於體制內教學,未來的出路絕對是著眼在體制外教學的領域裡,但這樣透徹看清自己外來的想法,卻未必見容於校園間,特別是一些教授始終認為來教育大學,來唸了教育系,你的未來就應該只有一條路「考上教甄,成為教師」🧐
韓愈在經典的師說裡提到「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在教人成為教師的地方,身為老師的老師們,不是更應該解惑學生們對於外來的茫然,更應該傳承師道的核心精神,協助學生打開眼界,去理解何謂教育的本職學能們?大概就是這種只在意授業自己的擅長,不在意外面的世界長得如何,只在意有多少學生成為正式教師,不在意有更多學生這輩子是沒有名額能成為正式教師,讓我在校園裡很早就種下了對於教育體制不滿的情緒吧
大家可能都聽過流浪教師,但不是教育圈或是身邊有教育的友人,可能很難想像流浪教師有多艱辛,一個在教育大學完成四年師資養成的正規學生,畢業後無給薪的實習半年(今年終於有津貼了),接著參加教師證考試,獲得教師證考試之後,才是艱辛歷程的起點,緊接著要參加的是教師甄試,通過了筆試再通過試教,你才能正式的被分發,成為一位正式教師
沒有考過甄試的學生,緊接著要繼續考取代理教師,這是一個一年一聘看不見未來的地獄幽谷,每年你都能擁有將近一年的薪資,但隔年要重新再參與一次考試,考上甄試我們會戲稱為「上岸」,因為在教師甄試的苦海裡輪迴多年,終於熬出頭成功上岸了,沒考取就繼續再拼一年一聘的代理,等待明年的甄試,邊工作邊準備考試,成為每年逐考試而居的「流浪教師」,每年等待著一個名為上岸的微光希望,依著這道唯一的希望在工作、考試、唸書與身邊人的不解你怎麼沒考上?你是不是太混?你什麼時候才會有穩定的工作?這些混合而成的幽谷中,逐漸的被折磨到不成人型,大有人在…
努力就一定會有成果,我會說這句話絕對不適用在教師甄試,教師甄試競爭之激烈,每年率取率低的嚇人(高普考的率取率幾乎是一直高於教師甄試喔)但每年依舊有新的學生投入到這個池子裡,不斷不斷的擴增這個僧多粥少的競技場
我知道有人一定會說,幹嘛要一直流浪?不行就應該有自知之名轉行啊?一部分在於教師其實是一份志業,是一份懷著讓社會更好的情懷,雖千萬人吾往矣的堅定,投身在這個註定是犧牲一部分小我的職業裡;但另一頭我其實更不舒服的是某些教授不斷灌輸學生的「念教育就是要考上教師,沒有別的出路!」這種近似老一輩情緒勒索的用語,我其實一直都還無法相信與理解,這是出自於培訓教師的教師口中而出🤷‍♂️
畢業後不管是自己用著教育專業,從事其他領域的工作,也看著更多的學長姊學弟妹,從不同的管道持續的發光發熱,更理解教育專業四個字,是一項非常獨特的技能,還記得自己曾經寫信給當時擔任系主任的導師,建議系上應該多方邀請不同領域,運用著教育專業探索出人生不同領域的學長姊,回來跟弟妹分享,甚至合作小型工作坊,讓教育系的學弟妹們知道,學教育的路如此寬廣,也符合系所介紹的多元未來出路,但後來似乎被某位教授斥為無用就不了了之
再後來成為我憤怒的源頭,是某一陣子還在經營安親班時,接到系上學弟妹邀請,說他們在拍攝教育未來的百工百業職涯,想多方採訪不同領域的學長姊,我當時真的非常開心,感覺自己的母校開始有不一樣的轉型,還跟他們聊了很多,像是影片可以怎麼安排,轉場可以什麼職業接著什麼職業,讓影片看起來更多元也富有進程感,但某天收到學弟妹來信道歉說我的建議不能用,因為有教授說本系的出路就是「成為教師!」其他的管道那些成為安親班老師、成為編輯、成為人力師資啊,都是不重要的…我當時真的是憤怒到極致,不解這種教授要一直在那邊害人,害著每年上千上萬的流浪教師,不知未來何去何從啊…大概就是那時的情緒,繼續挑起了昨晚的失眠吧
事實上我們在教育大學的正規師資養成,針對小學生的教學不算非常多,那些都是畢業後需要進職場磨練與摸索出屬於自己的專業能力,對我來說學到最珍貴的,絕對是“how to teach” 這樣的頂尖能力,在大學期間的養成,真的很感謝諸多良師給予我們在教育這件專業的多方養分,碧祥老師的教育哲學、永和老師的教學方法與策略、郁雯老師的教育心理學、偉文老師的創造力教學、曜聖學長的班級經營、超哥的教育社會學等等等,這些養分其實都在養成我們最核心的能力,稱為「教」
前面提到教育專業是一項頂尖能力,出路很廣,就是跟基於我們在大學訓練時,學會的那些策略思考、學會心理學的同理,學會語言的轉譯,這樣的核心能力使我們能成為各行各業的老師,而不只是學校老師,在電子業教會工程師如何教、在企業裡教會業務如何教、使用文字教會群眾有趣的知識,使用導覽教會群眾地方的脈絡
額外插話一下,小學老師其實一點也不容易,很多人會說小學老師不就是教小朋友寫寫字,不就是教小朋友加減乘除而已?有多難?我想溫馨提醒一下,光是教會一年級1+1=2這件事,就是一件難上天的教育專業,拜託不要跟我說1+1不就等於2,不就這樣,教育專業就是教會未知的概念啊,當你解釋不出為什麼1+1=2時,請再給小學老師更多的尊敬,感謝❤️
學會教育這門專業,真的有太多太多更寬更廣的道路,我真心的想懇請某些教授,不要再灌輸學生,考上教甄是唯一出路了!拜託你們多看看考上的數字背後,那些沒有考上,長年被扭曲被壓迫的靈魂,最終成為對教育失望或是成為範進中舉這樣,早已忘了追求師道的初衷,這應該不是我們為師者想要的吧?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施景耀 @ 文化轉譯家
施景耀 @ 文化轉譯家
傳說中的小學生歷史導覽員,擁有著九份施金春號礦業族人、三鶯李氏家族後人以及艋舺第五代等多元歷史身分淵源,而醉心於歷史研究,肆意的徜徉在傳統文化與老屋間穿梭,學習各式有趣古老知識,擅長以小學教育的專業背景說故事,搭配著大量的歷史典故、鄉野奇談與地理知識,帶領每一位對古老文化傾心者,一起深入探索老城文化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