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意外 Serendipity (短篇小說)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photo by Pixabay
根據維基百科,”Serendipity”曾被一家英國翻譯公司評為十大最難翻譯的單字。這字可以解釋為不經意發現的美好事物,簡單的翻譯為,幸福的意外或愉快的驚喜。。電影”Serendipity” 是一部2001年發行的浪漫喜劇片。台灣把片名翻成”美國情緣” ,香港”情有獨鍾",中國大陸”緣份天註定"。但這裡講的,是另外一個故事。
2020年,紐約covid-19疫情爆發,黃欣決定回台避難。出門前,她又回到書房,抽出那本英文版” 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愛在瘟疫蔓延時),放入隨身隔夜包的旁夾袋,露出了三分之一的書。剛好可以看到書的書名。這是她近二十年來,每次回台的標準配備。
甘迺迪機場旅客稀疏,查行李的胖黑人,指著書說 : 「好書,值得一讀再讀。」
黃欣點點頭,回應的說 : 「是啊,偉大的書。」
這樣的對話,在過去十幾年,不斷的被重複。不知從何時開始,黃欣出門帶著它,已經不是要找書的主人,而是把它當吉祥物,護身符了。
那是黃欣研究所畢業的那一年。幾個就業面試都沒過,心情跌落到谷底。第二天下午是最後一個。再沒過,就要離開紐約回台了。
為打發時間,決定去看最新上映的電影 “Serendipity”。
售票亭前,一個東方男子朝著她走來,用國語問:
「你是台灣來的嗎?」
「是的,有甚麼事嗎?」
黃欣看他學生打扮,長相斯文。講的國語極為親切,應該也是台灣來的。
「我買了兩張Serendipity的票。我女朋友突然有事不能來,我可以賣一張給你嗎?」
黃欣看買票的隊伍還挺長的,眼看上映時間就要到了,就說:
「好啊。」
進了影院。兩人並肩而坐。幾個青少年從他們面前穿過,都抱著臉盆大的爆米花桶和大杯可樂。嘻嘻哈哈,一不小心,撞到了,一把爆米花灑在兩人身上。兩人都站起身,拍了拍衣服。
「還好嗎?」
賣票男關心的問。
「沒事」
Serendipity 是部浪漫喜劇片。像卡通漫畫般誇張的情節。全劇敘述一對男女在紐約邂逅,為證明緣份天註定,把各自的姓名和電話,一個寫在一張五元鈔票,一個寫在”愛在瘟疫蔓延時”書的封面內頁。然後鈔票花掉,書賣給舊書攤,期望巧妙命運的安排,能傳到對方手裡。
電影拍得唯美,詼諧又是喜劇收場,黃欣看得全神融入,暫時遠離了就業問題的煩惱。
電影結束,黃欣緩緩從座椅上站起,這才發現,鄰座的男子,不知何時已離開了。
第二天一早,黃欣準備下午面試資料的時候,發現手提包裡多了一本書。是馬奎斯的”愛在瘟疫蔓延時”英文版。一本曾被細讀的書。書裡有許多地方,用黃色色筆標註了佳句。黃欣全書翻找,並沒有書主人的資訊。
她想起,昨天買票時,曾看到那男子外套口袋放了一本書。應該是兩人站起拍打爆米花時,掉落到她的手提袋裡。趕赴面試的黃欣,把書放回手提袋,想著面試後再處理此事。
面試進行非常順利。實驗流程,實驗室管理,報告書寫都是黃欣駕輕就熟的項目。她應徵的位子,是實驗室助理研究員。
結束後,拉丁族裔的主考官走下講台,和黃欣握手。他問:
「你剛提到協助教授完成的實驗,可有書面報告?」
「有的,我帶來了。」
從手提袋抽出報告時,那本馬奎斯的書也被帶出,掉落到地上。
主考官彎下腰,幫黃欣撿了起來,看了一眼封面說:
「你喜歡這本書嗎?」
「Yes, very much」
那時英文不算流利的黃欣,講實驗室的事,沒有問題。這本書, 雖沒看過,講"yes",還是比較容易的。
「偉大的書啊。」
黃欣點點頭,露出迷人的微笑。
黃欣回戲院詢問,是否有人尋找一本遺失的書。那人似乎沒回來找。
兩天後,實驗室通知她下個月開始上班。
黃欣很想找到這書主人。不只是要還書,感謝這書帶給她的好運氣,也想認識他。她想,他應該還是個學生,才會捨不得浪費一張戲票 ; 一個人看這樣浪漫的電影,和女朋友的感情看來不夠濃烈 ; 另外,看小說如此細心,不是學文學,就是天生多感的文學愛好者。
每天搭地鐵,黃欣都帶著這本書,插放在手提包外袋,露出了三分之一的封面,盼望哪天能和書主人不期而遇。
”愛在瘟疫蔓延時”成為黃欣的睡前讀物。馬奎斯魔幻般的故事,深深吸引了這個很少讀小說的理工女。
實驗室同仁幫她辦迎新餐會。主考官就坐在她的旁邊,他們聊了一晚的阿里薩,費而米娜和烏爾比諾醫生三人的愛情。那時,黃對"愛"書中的每一個細節,都已經耳孰能詳了。
黃欣在紐約的日子變得規律起來。手提包裡的書,因頻繁取放,封面開始有些斑剝。一年多以後,在紐約兜轉時,她不再帶著這本書。但每回回台灣,手提行李一定有它。她確定,他是來自台灣,總不願放棄再相遇的可能。
從桃園機場往防疫旅館的路上,計程車司機打開收音機,尋找適宜的頻道。
「路教授是國內西洋文學的權威,今天他和我們聊聊,諾貝爾獎得主加西亞馬奎斯膾炙人口的作品”愛在瘟疫蔓延時”…」
貝多芬的音樂突然進來了,轉台了。
「司機大哥,可以回去上一頻道嗎?」
二十幾分鐘過去,他們討論著黃欣十分孰悉”愛”一書的故事。主持人突然話鋒一轉問:
「聽說路教授收藏不同語言版本的”愛”書。」
「唸書時,曾弄丟過買的第一本”愛在瘟疫蔓延時”英文版。後來,每回去紐約,就會忍不住到舊書店找找。看到不同版本就會買回來。」
「有找到嗎?」
「尚未,但總覺得,發生奇蹟也不是不可能,你看過電影Serendipity。。。。」
在防疫旅館剛安頓下來,黃欣的手機就響起,
「Honey,一切順利嗎?」
「Jeff,我找到他了,那本書的主人。」
........
「你會和他見面嗎?」
「不了,我會把書寄給他,寄到他任教的大學。也許附封信,告訴他,我有這本書後的奇妙經歷。」
Jeff 是黃欣結縭十五年的老公。當年,在紐約中央公園,Jeff 因黃欣攜帶了這本馬奎斯的書,前來搭訕。
後記:
1. 這篇小說的靈感來自格友熟齡文青作品克萊恩太太。曾在紐約工作一段時間的我,勾起許多回憶。
2. 本文對主軸"愛在瘟疫蔓延時" 一書,介紹有限。有興趣的讀者,歡迎讀拙作 " 重讀馬奎斯的愛在瘟疫蔓延時https://vocus.cc/article/628c3a76fd89780001e678b8
8/29/2022完稿
236會員
105內容數
一萬字以下,單回到五回的短篇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5 月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茱莉的台灣男友(1) (小說)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茱莉的台灣男友(2) (小說)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茱莉的台灣男友(3) (小說)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茱莉的台灣男友 (4) (小說)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茱莉的台灣男友 (5)完 (小說)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