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月,鄭伯克段於鄢

2022/09/0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鄭問曾把潁考叔的故事改成漫畫,可惜他先是畫出不合時代的少林武僧,繼而把潁考叔畫成尋常樵叟,滿足了想像的真實,而賠上了歷史的真實。 倒過來說,想像的真實切中人心,亦別有一番動人處。​
研究所剛畢業那陣子,旁聽過中文系的課程。由於白天兼課及家教的緣故,時間配合不來,於是旁聽夜間部的左傳和思想史這兩門課。​
​左傳這門課,選用的教材是楊伯峻先生的《春秋左傳注》,這本書的編排體例是一段經文配上一段傳文,方便讀者參照。以前聽說《春秋》用字極簡,有微言大義在焉,但止於耳聞,體會不夠真切,實際讀了裡頭幾則,方信孔老先生真密碼大師也,所謂《春秋》,實在是部「孔丘密碼」。光是經文開頭的「元年春王正月」,便大有文章。傳文記載:「不書即位,攝也。」,底下楊先生的注釋提到,春秋記魯國國君元年的時候,皆書「公即位」三字,惟隱公、莊公、閔公、僖公四位例外。原來魯隱公只是攝政,「公即位」這幾個字便給略去了。 ​
​又,《春秋》上頭僅記載「夏五月,鄭伯克段於鄢」,寥寥數字在《左傳》裡成了曲折跌宕的絕妙文章。很多人在高中讀《古文觀止》時,應該都讀過這篇。鄭莊公出生時胎位不正,惹來母親武姜的嫌棄。偏心的武姜多次發動枕邊攻勢,想讓小兒子共叔段成為下一任國君,虧得莊公的父親沒答應廢長立幼,莊公才得即位。等到莊公成了國君,武姜替共叔段爭取封邑還不夠,索性擔任內應,助其襲鄭。 ​
​起初,共叔段厚植實力、逐步顯露奪位之心,鄭國臣子屢勸莊公早做處置,莊公不聽,以「多行不義必自斃」這些冠冕堂皇的話來搪塞,全然一副鄉愿嘴臉。但莊公果真是礙於母親情面,只好姑息養奸嗎?呂祖謙在《東萊博議》裡罵莊公「雄猜陰狠」,設局引自己的弟弟上鉤,以便一舉剷除。授課的先生也抱持相同的看法,認為莊公用心不單純,證據是《左傳》裡頭的「公聞其期」四字。試想,莊公能知曉起事日期這等機密,顯見對共叔段的一舉一動清楚得很。共叔段料得到讓母親作內應,料不到自己的陣營會被滲透。這場兄弟相殘的諜對諜,最後是佔盡母親寵愛的弟弟落了下風。自兄弟紛爭浮上檯面,莊公伐京則京降、伐鄢則鄢下,早先共叔段張牙舞爪、志在莊公,卻是紙糊的老虎一隻,戳一下就破了。真正磨刀霍霍、將有所圖的,是得不到母親疼愛的哥哥。 ​
​這場兄弟相爭還牽扯出莊公與母親的大和解。共叔段事敗後,莊公便將母親武姜軟禁了起來,而且放出狠話:「不及黃泉,無相見也。」幸有潁考叔巧為安排,讓莊公和武姜在地道中相見,盡釋前嫌,「遂為母子如初」。鄭問曾把這段故事改成漫畫,可惜他先是畫出不合時代的少林武僧,繼而把潁考叔畫成尋常樵叟,滿足了想像的真實,而賠上了歷史的真實。 倒過來說,想像的真實切中人心,亦別有一番動人處。​
​就不知道,當武姜和莊公天倫之樂融融時,她會不會想起那個給自己的溺愛毀了一生的共叔段呢?
民國九十四年九月二十七日初稿於府城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南鵲
南鵲
東海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碩士。曾獲梁實秋文學獎譯文首獎、譯詩獎、散文創作獎,以及林榮三文學獎小品文獎等十餘種獎項。譯有《偶然的宇宙》、《大驅離:揭露二十一世紀全球經濟的殘酷真相》、《無知的力量》、「破碎之海」三部曲等。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