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龍認貓作父 山洞裡關冰箱睡覺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我很喜歡一款桌遊《說書人》,每張卡都畫得很美,些許魔幻。圖非當事桌遊(很愛用這句型)
身為多夢體質,從小就做各式各樣亂七八糟的夢,好的例如我曾夢過好幾次本命SMAP,夢裡的我跟他們聊起天來日文超溜的!都不想醒了我!壞的通常占比較大而且多數很誇張很戲劇很電影。
我記得我曾夢到過我和一個男的在越南叢林裡逃亡,我們跑上一輛敵方的貨車還卡車什麼的(我就車盲咩),倉皇中他被從正面玻璃射來的流彈給打中,已經快陣亡的他還拚命駕駛,想要讓我們兩個可以脫離險境,我就一直掉眼淚,然後就醒了。
昨晚夢到的很雜亂緊湊。先是夢到我被集體霸凌,在壓力和負面情緒爆表的狀態下,要跟這群人從晚上10點吃尾牙吃到早上6點。
然後我還是不敢擅離群體,這群人中途離開會場要去外面走走,我屁顛屁顛地跟過去,卻因為太暗我什麼也看不見,就跌倒翻滾了很多圈,邊爬起來邊找手機開手電筒照明。
後來畫面一轉,我和另外一位男的正在被從水裡冒出來的巨大暴龍(暴龍怎麼會從水裡出來啦可惡!)追殺,原來我們偷了人家的蛋(偷蛋是要幹嘛啦吼),只見暴龍就像電影裡那樣從建築縫隙看我們在哪裡,那畫面說有多驚悚緊張就有多驚悚緊張。
我們一群人帶著蛋躲在山洞裡,蛋孵了出來,第一眼看見的不知道是誰,只知道其中一個應該成了牠眼中的爹娘。
可能是因為害怕(?),我們跟幼龍分房睡,結果睡到一半幼龍拿著一支會發光的花尋來我們的山洞,畫面集中在幼龍親了一張軟Q的臉,鏡頭拉遠才發現,原來牠親的是我們的貓!牠竟然認貓做父了!只見變成幼龍爸的貓翻了個大白眼,無奈地讓幼龍依靠睡覺。
山洞裡有3個人見狀知道沒事了,就重新躺回去,原來每個人都有一扇冰箱門,躺下去就把冰箱門關上就好(?!)
為了不要一直被暴龍追,我決定強迫自己醒來,然後覺得雖然睡了一晚還是好累。(闔眼)
是說我突然想起自己買的《歡迎光臨夢境百貨》一二還沒讀完;最近開始看的影集《睡魔》也還沒看完,可能因為我太常做夢了,夢境相關題材我也都挺有興趣的,今天早上還因此想起電影《全面啟動》,思考了一下我現在所處的世界到底是真實還是夢境(爆)。
等等,我突然想起上課曾提過的引夢精油「大西洋雪松」,我該不會不小心在香氛機亂加到它了吧?!回家馬上檢查!
Eileen's
Eileen's
瀝去生活的苦澀,品嘗生命的甘醇, 創造情境香氛,霎那即是永恆。 我是矮令,熱愛香氛的文字強迫症患者。   FB:https://www.facebook.com/eileensaysomething  IG:https://www.instagram.com/eileensaysomething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