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家教學生 2 第一堂課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12 分鐘
以下文章內容含有18禁成人情節,如您未滿18歲,請勿繼續閱讀。
對話框示意:「駿奕:家教學生的哥哥」,『林鉑允:我』, [尚奕:家教學生]

「老師,我要怎麼稱呼你?」駿奕邊領著我走到弟弟的房間,邊問到
『叫我鉑允就好啦,我們同屆,叫老師好奇怪』學生家裡很乾淨,客廳有掃地機器人的工作噪音,還不時聽到機器人撞在牆壁和家具的聲音
「好啊,叫你鉑允」我繼續偷看著駿奕的身材,被他逮到我的眼神
「抱歉啦,我剛剛在自己房間,來不及穿衣服就出來了」
『沒啦,沒事,沒關係,都是男生沒關係』我語氣短促,略為結巴。被逮帶我的小眼神,慌張得全身手腳無處安放。他竟然以為我是在批評他的穿著,我是在欣賞身材好嗎哈哈哈哈
「尚奕!老師來了,你快點準備好東西」駿奕一瞬間轉成帶有責備的口吻和弟弟說話
「你是忘記今天要上課嗎」
[不是嘛,我同學在鬧,對不起嘛...]
「好,那你先去搬椅子給老師坐」

駿奕是方形胸肌,乳暈很大,淡咖啡色的。從肚臍附近有腹毛,一條粗粗的線延伸到四角褲之內,他腋毛很薄,看起來有定期修剪習慣。最讓人難以專心的是,他的四角褲是前擋有釦子的那種,而他的釦子,是開的...
雖然因為他站的姿勢,我沒有辦法直接從前檔的開口看進去。但他就這樣毫不顧忌的開著內褲,在陌生人面前走來走去。是之後都會這樣嗎,也太誘惑人...

尚奕推著椅子進來房間,對駿奕嘖了一聲之後,他哥就走出去把房門帶上了。
[我哥好煩喔,什麼都要管]
『有人照顧你很好耶,不要這樣啦』
『你爸媽都不在阿?』
「我爸媽常常出差,一次都幾個禮拜,通常家裡都只有我們而已」
『哦...好』
『那你們很獨立耶』大人都不會在,我一時有點語塞,很獨立耶是什麼敷衍說詞啦哈哈哈
尚奕一邊和我分享他們家的習慣,我一邊和他對照著我前幾天幫他設計的課表,把複習講義和考卷一本一本的排進時程表。這時掃地機器人已經掃到尚奕房門外了,有節奏的二三十秒一次撞擊,間斷間斷地發出咚!咚!聲響
『你們家這台機型是不是比較舊,怎麼一直撞牆』
[對這台用很久了,有點吵]

房門突然被駿奕打開
「老師,不是,鉑允,我切了點水果來你們吃」駿奕端著一盤蘋果和芒果進來,放在尚奕和我的中間,拍拍弟弟的頭叫他上課專心就出去了
但在他放下水果走出去的那幾步路,軟體的通知音效響了。
我被嚇了好大一跳,睜大眼睛看著他們兩個。駿奕沒有停下腳步,用一樣的速度穩穩的往門口移動。尚奕反射性的伸手蓋住他的手機,把通知關掉。我睜著眼愣在那
是尚奕的手機。
但剛剛駿奕的反應也太奇怪?

他哥關上房門後,我馬上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節奏明快的幫弟弟開始上課。尚奕的數學底子不好,很多都是靠著小聰明吃老本。先把公式和證明走過一遍,帶了五題基礎概念後,我出兩道標準題驗收。
『你把這兩題寫完,我去上個廁所』
[好,廁所在門出去的右邊]
出了房門,沒看到駿奕在客廳,我邊解開褲子尿尿,邊打開軟體看看這兩個人是不是都距離非常近。
對,
Timmy,53分鐘前上線,80公尺
Pa, 16分鐘前上線,80公尺
也就是說,他們都對彼此出櫃囉? 看剛剛駿奕半點反應都沒有,反而尚奕慌忙的蓋住手機,弟弟是在擋我囉?
兄弟互相出櫃真好,但我沒有也是gay的兄弟,蠻好奇他們這樣不尷尬嗎? 或是他們私底下會做什麼事情嗎....

兩個小時的家教時間很快就到了,在最後十分鐘,換尚奕想去上廁所。駿奕這時候在客廳看電視,看到門開了就晃進房間
「弟弟好教嗎? 有沒有要我盯的地方?」他還是只穿一條四角褲
『就是基礎不太穩,但他很聰明,今天進度有超前。你幫我盯他每次功課要確實做完就好』我邊講話,駿奕邊走向書桌
「唉他每次書都亂放,我幫他整理一下桌子」駿奕從我背後的頭上伸出手,抓了一些雜物放進靠牆的小方籃子裡。來來回回收拾了好幾次,在俯身拿東西時會很自然的用手掌搭上我的肩膀
駿奕小麥色的皮膚濕濕的,手臂也是。在檯燈反射的燈光之下,肌肉紋理就像單眼相機拍出來的清晰,胸肌接著腹肌綿延起伏,左右是鯊魚肌斜斜的一排,像翅膀一樣往腰側展開
『你會熱?』我盯著看太久了,必須講一些有關的話
「不是啦,我剛剛在客廳運動」駿奕手掌攤平,上下搓了搓腹肌
「最近在減脂,想要看起來乾一點」
可能因為我們同屆,又有尚奕弟弟當作緩衝。雖然和駿奕才剛認識,但感覺上我和駿奕很投緣,聊天也不會有尷尬的空白。我捏捏他的三頭肌吃他豆腐,也捏捏自己的三頭假裝在比大小,掩飾吃豆腐的嫌疑。駿奕笑得很開心,站定在我面前讓我抓
『你三頭形狀很好看』我肆無忌憚的盯著他的身材
這時尚奕上完廁所回來,一進門看到哥哥和家教老師在互摸手臂哈哈哈哈,他表情略帶不爽的看著他哥
[你去穿衣服好不好,在老師面前這樣才是沒禮貌]
「好好好,我去穿衣服,你們收個尾」

在叮嚀下次要完成的進度和注意事項時,我可以感覺到尚奕轉換了心情。他沒有剛剛上課那麼緊繃和專注了,雙腿開始搖啊搖的,不時碰到我的腿
我就這樣讓他膝蓋碰著膝蓋,和他確認完剩下的事情。桌子不是很大,移開也怪,但在我拉上鉛筆盒時,我注意到尚奕的褲擋稍微凸起。
膝蓋碰膝蓋就硬了?

我步伐輕鬆的走出房門,來到客廳。駿奕已經坐在沙發上,穿著上衣了。他走過來,用一個很扎實的方式手掌朝上,從上面往下用手背覆蓋我的手心,把費用交到我手上
『你的手好好摸喔』(沒啦騙你們的,這句假的哈哈)
『我剛剛跟尚奕有聊到,你們爸媽常出差啊?』
「對阿,他們的工作要常常飛來飛去」
我和駿奕在房門口接客廳的通道,聊了快五分鐘,尚奕從房間出來和我們擦身而過
[我和朋友去吃消夜喔哥你不要等我也不要打給我掰]尚奕衝到門口,鞋子塞一塞就關上大門走了
『你們感情不好嗎?』
「我們兩個人相依為命,不會不好啦。他就是不喜歡我管他而已,滿18歲之後反而更嚴重」他們家移民,所以弟弟晚了一年讀書
「我可以脫上衣嗎? 在家不習慣穿,尚奕也從來沒有要求我穿過,真奇怪」駿奕無奈的笑笑
和駿奕再簡單小聊一下後,我走到門口準備離開。離開時和駿奕換了聯絡方式,當作這個家教的家長角色。我心頭一壞,假裝不小心把手機按到全部分頁模式,讓駿奕看到前一個app是軟體
然後我就出鐵門按電梯離開,駿奕的表情很微妙,嘿嘿。

現在的情況很特別,也很讓人興奮。我知道學生家的這兩個兄弟都是gay,但他們倆個都不知道我知道這件事。而駿奕現在一定很困惑,尚奕的話,我猜他會期待之後的家教課。
但我也讓自己陷入了這個,我依然不知道該不該在軟體上和他們聊天,的窘境。

隔天下午,我在開暑假活動的會,收到Pa的訊息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是不是家教老師哈哈哈」
:『被發現了嗎哈哈』
:「幹」
:「鉑允?」
我給他一個小惡魔的表情符號
:「哈哈 去你的」
:「你出門我明明就有看到軟體」
:「弟在上課我還看好幾遍 這是誰距離這麼近」
:『嘿嘿嘿嘿 驚喜嗎』
:「你晚上有空嗎 我爸媽有問題想問家教老師」
:『好啊 你等我開完會跟你說』

我和駿奕約在超商,第一次看到駿奕穿衣服又穿褲子,這感覺好妙,第一次認識人是先看他的內褲,才慢慢把衣服加上去。
因為家教的爸媽在國外,這算是他們父母的固定流程。他們希望了解我用那些參考書,我幫尚奕安排的讀書計畫表,規劃哪一些目標,和如何達成,等等的項目。
在確認好家長這一關後,我和駿奕漸漸的聊開
『所以你們兄弟倆都互相出櫃了?』
「他高一和我出櫃,但是他不知道我也是」
「他那時候喜歡班上一個男生,因為是第一次,他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我覺得我晚幾年再和他說會比較好,不確定他發現自己的哥哥也是,會有什麼反應」
『但是你也在用軟體阿?』
「軟體是我騙他說我的gay朋友在用的,是我教他的。然後我馬上去我的手機封鎖他哈哈哈,所以他看不到我」
『你超壞哈哈』
「可能做哥哥的非得這樣吧,你知道他國中時,在我睡覺偷摸我嗎?」
『啥?』
「我以為是因為他開始長陰毛,但又不敢直接問。他有一天晚上過來偷偷翻開我的內褲摸毛。然後我還忍不住硬了」
「他摸一摸開始往屌和蛋蛋摸過去,我半年後才開始懷疑那不只是好奇,原來他也是gay」
『阿他摸一摸後來呢』
「我假裝翻身阿,他馬上把我內褲拉回去,跑回他房間了,不然呢??」
我一臉壞笑的看,不然呢??
我們一邊聊天,一邊把手搭在對方的大腿上和肩膀,很明顯的,我們都覺得彼此是菜。這很像在見網友,夾帶費洛蒙的濃烈氣氛在超商的一角舞動。我們的動作很小,想試探又因為在外面會被看到而處處受限。
「你要注意不要讓尚奕發現我們都是喔,他看的出來蠻喜歡你這個老師的,我怕他不能好好念書」
我們又聊了半個多小時才解散,離開前駿奕一直搖頭笑著說真不敢相信我也是,而且我們會這樣相認。真的,這太有趣了。

回家後駿奕用賴密我
駿奕:「我跟尚奕說我剛剛和你見面,他一直吵為什麼沒找他」
駿奕:「你下次下課之後,要不要留下來吃晚餐,看個影集? 我跟尚奕都沒事,他一直盧要我問你,阿自己又不敢問哈哈哈」
駿奕:「如果那天弄到太晚 你也可以考慮睡我這」
然後駿奕傳了一個小惡魔表情符號
鉑允:『我考慮考慮 怕這樣太明顯 哈』

那天晚上,我坐在書桌前慢慢的摸自己的陰毛,想像那時候尚奕是怎麼偷偷的摸駿奕的。順著毛的紋路,我一遍一遍輕輕的刮過下腹,下面慢慢的變硬。
駿奕是這樣被摸硬的嗎? 我把睪丸包在手心裡,輕輕的摩擦龜頭,那駿奕有教弟弟龜頭附近的敏感帶在哪裡嗎?
我手伸進衣服裡,用指腹捏著奶頭,駿奕的乳暈很大,淡咖啡色的很好看很欠咬。我輕輕緩緩的哈氣,慢慢感受自己乳頭的刺激和肉棒的起伏
今天駿奕光著身子來收東西,皮膚油亮的反射燈光。想到這裡,我輕輕擠一下肉棒,一滴黏液從馬眼流出,一大顆晶瑩的掛在屌上
我用食指把黏液揩下來,往屌上塗。
又一滴。
這次我揩下來後,把手指放到嘴裡舔,駿奕會喜歡我的前列腺液嗎,他會這樣放進嘴裡品嘗這淡淡的鹹味嗎
我把上衣脫下,內褲拉到腳踝。遇到駿奕跟尚奕一家根本是撿到寶阿,我家教從來沒有機會這麼....出格過,而且還是一個裸體趴趴走的哥哥在旁,和我又這麼聊得來。
我的肉棒硬的發燙,一跳一跳的在尋找支點,我打開手機打開賴,點進駿奕的大頭貼
今天你就是我的支點了,駿奕。這個幻想不但實際,還帶有一點禁忌...
我想像著駿奕在他家沙發上,彎腰找東西,屁股近在眼前。我可以一巴掌拍上去,而且他會忍不住嬌嗔。我會要求駿奕把內褲脫掉,不,把內褲反穿好了。釦子解開,讓菊花暴露在我眼前,我可以用手指輕輕的按摩它,他會定在沙發上背對彎腰的一直喊不要,但也跟著我一起流汁。
我會要求駿奕轉過身,和他熱烈的擁抱,彼此舔遍身體,倒在沙發上磨蹭。我會往下含住駿奕的肉棒,任由鹹腥的前列腺液充滿我的口腔,一次一次的吞吐。
我會慢慢的入侵駿奕的後穴,他應該很緊吧,我可以緩慢的按摩,輕輕的放進去,慢慢的撞,然後一次一次的加大力道,幹到他雙腿發軟,倒在沙發上無力的看著我。
我快射了,下午兄弟裸上身的刺激,弟弟光碰膝蓋就硬的害羞,哥哥和我在超商壓抑的觸碰試探彼此。我的肉棒紅潤充血到了極限,龜頭油亮又發燙,我腹部逐漸緊縮,全身緊繃的敏感顫抖著,
『阿—阿—阿————』我閉著眼睛仰著頭,腦袋一陣空白,屁股和腰無法控制的不斷往前挺。剛剛濕潤的包覆,駿奕想像中渾圓的屁股,和嬌嫩的後穴,都化作這一次又一次的衝刺。我坐在椅子上,射在另一邊的地板上,像是釣魚的拋物線啪啪啪的打在水面上散開。
我全身的力氣耗盡,發軟的癱在椅子上,手扶著還在滴汁跳動的肉棒。忍不住舒服的大嘆一口氣

你說,我光想著駿奕,就射的這樣一塌糊塗,我是該去不該去吃飯?
我內心天使和惡魔在掙扎,我就這樣答應真的好嗎
這是我的打工,我這樣做會不會太界線不明......
鉑允:『好啦 你跟尚奕說我會去跟你們吃飯看劇』
我也傳了一個小惡魔表情符號
未完待續..

【林鉑允的私下紀錄】

2.2K會員
13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