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日常不日常 Day97:休耕轉作申報

2022/09/08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接手請長假的同事的業務後,我迎來第一次的休耕轉作申報。
「葉子,要安排二期作下鄉申報的期程了。」
一日,在災害依舊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負責休耕轉作的單工姐姐說。
啊啊啊,好像有這麼一回事!
休耕轉作是實行已久的政策,鼓勵稻田轉作其他作物或是休耕恢復地力,並給予獎勵金。
因應此一政策,每個公所聘有專門的臨時人員協助,數量依業務量而定。
在我們公所,一共有兩位轉作單工,分別稱呼他們為單工姐姐及單工大哥吧。
話說他們兩位並不只做休耕轉作申報及勘查的業務,在災害來臨時,也會協助受理;公所有各種防疫輪值、活動表揚同樣需要支援,總之屬於公所的一份子。
相較於已經辦理這個業務好多年的哥哥姐姐們,我只有模糊的概念,一切都要靠他們。
「這是我們往年申報的日程,已經根據今年的日期整理過了,你看這樣可不可以。」單工大哥遞來一張紙,上面用鉛筆寫著日期及預計下鄉申報的地點。
申報期間,公所人員會安排到各里活動中心、廟宇受理,讓農民就近申報,便利便民。
看著這張紙,我感激涕零。
「沒問題,就照這個時程安排下鄉申報。」
單工負責雜務、承辦負責公文及行政流程。我趕緊根據他們的提醒,發文通知里辦、寫簽呈報告下鄉期程。
「這是這個月的薪資預借資料。」又過了幾天,單工姐姐遞來一份文件。
哦哦哦這又是什麼!好像有聽說!
「之前承辦都會寫簽,再交由我跑核銷。麻煩你了。」姐姐如是說。
哦哦哦,都幫我弄好了!
再度感激涕零,我立刻翻出前一手留下的交接資料,照抄之前的內容。
原來單工的薪資由轉作計畫支付,因為計畫通常在年中才會核定,為了不讓薪水延遲,會先預借所內的經費支用。
能夠照著之前的資料去做,好棒啊……
不用摸索的感覺真好。
二期作申報日子很快就到了,然而這時剛好卡到災害勘查,完全分身乏術。
「你先專心看農損吧,這裡有我們。」兩位單工堅強的說。
太、太感人了!
再度感激涕零。
我努力的將農損勘查表趕完,順利在第二週加入申報的行列。
轉作申報有一個月的時間,和十天內高強度受理的農損不同,有充裕的準備期可以分散人潮。
--強烈建議災害不要逼著十天含假日受理,雖然會這樣是要加快災後復耕的速度,但老實說越趕就越容易出事。
比如說補助資料各種打錯、農民擠成一團、有人沒申報到來拍桌等等。痛苦的回憶。
轉作申報第二週,開始到各里去受理。一次下鄉都是兩個人互相照應、一個人留在公所,跟兩位單工討論後,決定了排班順序。
這天,是我第一次下鄉申報。
好新鮮!
一早,我蹦蹦跳跳走進活動中心。單工大哥已經擺好桌子和文件,正在跟農友講話。
欸?我遲到了嗎?
疑惑的看了看手錶,我是準時出現沒錯。
「雖然表訂八點半開始,但很多人八點就在等了。」大哥壓低聲音告訴我。
欸!果然是早睡早起的農民。
我湊過去,聆聽他和農民的對話,在心中複習著受理事項。
某一年人手不足的時候,我曾經在公所幫忙受理過申報,算是略懂略懂。
「今年納入了水稻保險……」
「關於大區輪灌……」
欸欸欸?似乎跟我之前學的都不一樣!
「今年的轉作政策大改喔,你知道嗎?」大哥看向我,問。
當然不知道!
即使天氣炎熱、活動中心沒有冷氣,我背後卻冒出冷汗。我默默拿出紙筆,開始做筆記。
我不是略懂,我什麼都不懂。
許久沒體驗到新人的感覺了。最近都在帶領兩個新人,還以為自己可以當耍廢擺爛的老屁股呢,哈哈哈……
過了一會,那名農民離開,整個室內安靜下來。暫時沒有客人上門,大哥整理了一下桌面,將申報單疊好。
「因為現在很多都一次報兩期,二期作的案件量會比較少一點。啊,現在不叫一期跟二期了,叫做第一次跟第二次措施。」
嗯很好,連計畫名稱都改了,救命。
「但我們還是會跟農民講一期、二期,比較好理解。」
沒錯沒錯,連我都不理解了。
接著,我謹慎的跟在大哥身旁學習,努力獨當一面。
「話說,過了這麼多年,也換了好多主辦了呢。」似乎在指導我的時候感到懷念,大哥說道,瞇起眼睛。
「記得X年前的主辦因為勘查費喬不攏,鬧到區長那邊;一位主辦則是常常跟農民吵架,後來調整業務才相安無事;還有一位主辦則是剛考上,申報期間嚷著這不是她想像的公務員生活,然後就離職了……」
……為什麼聽起來都不太妙!
「總之,互相配合。」大哥只這樣結論道。
……聽起來他們都沒在配合啊喂。
我停下寫筆記的手,默默覺得有點驚嚇。
不過我當然全力配合。怎麼敢造次。
隔天,換單工姐姐和我出去申報。
這次的地點在一座廟宇,廟公看到我們抵達,便將桌子擦乾淨、椅子擺好,模樣甚是熟練。
這座廟位於村莊一角,前方有個很大的廣場,旁邊種了一排樹,鳥叫聲此起彼落,相當熱鬧。
提供給我們的座位在廟門右邊,還未進門,我就注意到右上方有些微動靜。
抬頭一看,原來廟門上方的空間架設了鳥網,一隻麻雀正無助的掛在上面掙扎。
什麼情況!
我戒慎恐懼的別開目光,隨著姐姐走到座位。幾名農民帶著單子出現,我們趕緊招呼。
然而在寫單子時,我一直忍不住看向旁邊的網子。
因為麻雀還在掙扎啊啊啊!
難不成我要看著麻雀掙扎一整天?心理上好有負擔!
農民離開後,我走到網子旁,抬頭看那隻麻雀,伸手嘗試拯救牠。
看見我的舉動,廟公緩緩走過來,「這些鳥老是飛進來,到處都是鳥大便,不得已才用網子。」
說著,他抓住麻雀,開始將纏住的網子拆開。過了一會,他抓著麻雀去旁邊放生。
謝天謝地,視線裡沒有生物在掙扎了。
架設鳥網在農地是不行的,不過廟宇大概沒有規定。
繼續乖乖受理申報,整天下來,我看見好隻次麻雀低低飛了進來,又低空飛出去。
……還真是訓練有素。根本沒用吧喂!
人潮出現、人潮消失,一波一波消化申報的農民後,很快到了中午。我們收拾好,各自吃飯去。吃飽後,我抓緊時間回到公所處理公文。
正將公文一個個簽核出去,周遭的光線一暗,感覺被包圍住。
一左一右,新人小孟跟職代妹妹各自捧著一疊文件,小孟冷靜的推推眼鏡、職代妹則是眼巴巴的看著我。
「葉子,關於農用證明……」
「葉子葉子,群組在講的產量報告是什麼?」
看她們的模樣相當無助,我愣了。
對吼,最近都在外頭申報,每次都是匆匆回來公所又匆匆離去,兩個新人遇到問題根本求助無門。
「一個一個來。」看看時間,應該還來得及,我看著她們手中的文件,指導該如何處理。
希望能趕快獨當一面啊!
好不容易把她們教到會,也差不多到下午的申報時段,我站起身,準備出門。
轟一聲,夾雜著劇烈的雨聲,在身旁的窗戶響起。
……不會吧?
「喔?今天的午後雷陣雨真早……葉小姐?」負責管理後門進出的安心上工正端詳著外頭雨勢,看見我走過來。
「你是認真的嗎?」他看著我穿上雨衣、雨褲和雨鞋,毅然決然的踏出門。
「農民還在等著我呢!」我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才幾分鐘而已,後門已經積了一攤不淺的水窪,超大點點的雨滴不斷衝到地面,濺起水花。
水珠打在身上,隔著雨衣都可以感受到那個力道,好痛。
外出申報什麼的……好狼狽啊!
接下來的幾天,都在午後雷陣雨中狼狽度過。結束下鄉申報的行程後,我們回到公所,繼續受理申報。
隨著申報經驗的累積,現在我已經可以熟練的跟農民說明轉作的規定。
「種食用玉米的補助多少?」
……數字除外。
我連辦理多年的災害補助價格都記不住了,不要逼我。
總之,申報期安然度過。
「要開始登打申報資料囉!」單工姐姐指著櫃子上厚厚好幾疊的單子。「超過時間沒登打,系統會鎖起來,如果登打錯誤會被記點,要注意。」
……好嚴格!
看來身為休耕轉作的主辦,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學習。
走一步算一步囉。
菜鳥公務員一枚,現任職於南部某地方公所農業課,過著每天跟農民拼命、拼感情的日子。在這裡紀錄生活,但是很怕被主管抓包。如果哪一天不再更新,可能是被抓去政風室泡茶聊天了。
野豬路上跑?野鳥被毒死?菜鳥公務員充滿糾結的每一天。
留言7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