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的英禑與伶愚:《非常律師禹英禑》0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我叫禹英禑,正著唸、倒著唸聽起來都一樣,黑吃黑、多倫多、石榴石、文言文、鹽酸鹽、禹英禑。」
  《非常律師禹英禑》劇如其名,是以主角禹英禑為中心的成長劇。全劇共十六集,可以分成三個階段:
一~四集 確立自我和是否能成為律師
五~十四集 想成為怎樣的律師
十五~十六集 確認自身周遭的感情關係與獨立
  作為介紹與推展,第一集的鋪陳至關重要。前七分多鐘從父親禹光顥帶著五歲還沒有說話的禹英禑去診斷,確認她是自閉症類群障礙症(Autistic Spectrum Disorder,ASD)患者;接著因房東誤會父親與妻子有染的衝突,使她說出第一個詞「傷害罪」與相關法條──經由房東太太崔英蘭的見證,證明了英禑是個天才。
  但比起天才,自閉症外顯的表現與標籤,也將一生跟隨著她。

巨大的標籤

  禹英禑在第一集初次經手的案件,被告正是五歲時說她會成為律師的房東太太,而她所要做的是將殺人罪嫌改成傷害罪緩刑,這個巧合的設計讓彼此的話語成為「預言」,房東太太當年的善意得到了應驗(禹光顥在對女兒「自閉症」與「天才」之間複雜的憂喜情緒裡,後者得到了承接與希望);另一個設計在於,禹英禑從「因為抹香鯨的重量而忽視牠們不會產卵」的腦筋急轉彎,意識到「因為過度關注巨大的熨斗,而忽視了朴奎植早有劇烈頭痛的前兆」裡,亦隱含了禹英禑因自閉症的外顯行為,而容易令人忽視她身為「個人」的獨特性
「看來因為英禑是天才,所以才跟其他孩子不太一樣。」房東太太的話接住了一個對未來彷徨的父親。
  英禑來到汪洋就職前去父親的店吃飯卷,就先被耳提面命了許多不該做的事。而第一天報到之後,面對上司鄭明錫律師,她先提醒「履歷的第二頁」;第一次上法庭,她亦先自我介紹患有ASD,雖然有些行動與他人不同,但「深愛法律,和尊重被告的心,和其他律師無異」。這個開場白基本上也是這部劇的簡介:自閉症類群障礙症是一個人的特質之一,並非特質不重要,但對於一個(職)人,應優先注意的是對方的操守、能力,以及個人特質如何與環境達成平衡,既非突顯特質無限給予特權,亦非眼見單一特質(鯨魚、熨斗、自閉症)而忽視真實(不會產卵、非原告死因、個人能力)。
父女這樣的溝通與對話是父親努力二十多年的結果。

英禑周遭的人們

  因此,要如何帶出禹英禑的個人特質,英禑身邊的人們(角色)就相當重要。上司鄭明錫律師在知道她的狀況後,立刻去尋找代表韓尚榮,而有過一番「哪裡不一樣」的爭辯。固然韓尚榮錄取禹英禑有其私心,這段「那你是不是只在意第二張而忽略了她第一張的內容呢?」對話仍相當精采,進而達成兩人的共識:讓她證明自己有擔任律師的能力。
「好有趣喔」、「我的表現不好嗎」就偷偷洩露了鄭明錫律師的溫暖與可愛。
崔秀妍的溫暖是家世背景的餘裕與教養,權敏宇的戒備從他注意到「韓」的簽名與推測可知他的處處小心。
  同為新進律師的同事,同樣敏於察覺禹英禑的能力與弱勢,崔秀妍與權敏宇亦是兩種類型:權敏宇視之為同等的競爭對手,不退讓也不幫忙;崔秀妍亦在積極競爭之外秉持其正義感和良善之心調整嫉妒與失落,延續大學同窗的習慣在英禑無法順利過旋轉門時幫她一把,卻也忍不住責備她:
「如果你覺得旋轉門難走,可以走別的門啊!你是笨蛋嗎?你很笨嗎?真是的!」
  雖然這話語背後的意涵是「你明明很聰明,可以避免這樣的情況啊!」但對英禑來說,卻是勾起她過去「伶俐又愚蠢」並行的種種挫折。而從崔秀妍所言可以注意到:英禑一開始會走旋轉門是因為側門清潔中的不得已,是訟務組同事李濬浩幫忙才得以進入;之後兩人在旋轉門前等對方時,英禑亦曾抱怨旋轉門的缺點比優點多──既有此認知,為何英禑此刻仍挑戰旋轉門,卻又在此之後放棄,遲至第九集才再次挑戰?
英禑正視濬浩時呆了幾秒,第四集看到她對董格拉米描述他「長得很帥」讓我笑了。

象徵難關的旋轉門

  旋轉門既是英禑踏入職場、社會的第一道門,也是她離開親友身邊的照顧,在完全陌生的人際關係裡,證明自己獨立自主的第一道難關。而她第一次的失敗,可以看到她希望順著原本的速率進去,不影響門,不影響周遭,卻因不知道如何趁隙穿過──然後就被推回原來的地方,直到經過的李濬浩順手幫她擋住門,讓她進去。第二次兩人在門前等待對方時,英禑有感而發:
「旋轉門的優點是在阻絕內外部空氣的狀況下,人員依舊能自由進出,有助於防止冷氣外洩和保溫;但是它的人流通行速度比一般門還要慢,小孩或老人都可能被門卡住,輪椅使用者也很難通過,優點只有一個,缺點卻有三個。如果說服房東,是不是有機會把旋轉門換掉?」
  為什麼缺點比優點多,還要設旋轉門?因為缺點只針對部分族群,亦象徵了這個世界就是依「正常人」的習慣而設。有趣的是,英禑面對這樣的難關,她想到的處理方式就是「說服房東換掉」,而在一旁的李濬浩,則是提議用「跳華爾滋」的方式,尋找一個適合的節奏,讓自己適應、克服這個難關,亦即「尋找方法,用更愉快的角度去看待與適應事實」,提建議是容易的,李濬浩更善於引導,讓英禑習慣這個節奏,在確知對方就是自己在等的律師之後,更陪她一起「過關」。從這裡可以看到李濬浩跟他人不同的特質:體貼、富有耐性,而且敏察英禑的特別卻未特意遠離或過度庇護、善於引導的行動,都能對應第四集學妹提到他曾當過身心障礙者的義工。同時這樣的「特別」,實際上是示範了對待「與眾不同」者最恰當的態度;而「跳華爾滋」的提議,當濬浩在彼此自我介紹後以英禑名字拉近距離,第一次突顯了「別人不可以」唯有濬浩給予彈性而變成「可以」(我們出去再說),以及之後兩人過門時特別協調的默契,都提示了濬浩在英禑人生裡的「特別」,亦是共度「情關」的對象
旋轉門的互動呈現了兩人的相處模式:輔助和陪伴,一起度過難關。
一出旋轉門就是英禑先走,濬浩跟上,兩人的關係在職業上一直是這樣的主從(或者說偵助?XD)沒有因為性別而改變,我很喜歡這種呈現出來的專業感。

英禑,或是伶愚

  李濬浩是現實裡理想的協助者,讓英禑認為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度過「難關」,但第二次試驗因為崔秀妍的協助而通過,同時也中斷英禑的嘗試,以及喚起「伶愚」的挫折──之後英禑未再嘗試,可以看到當難關觸及她過去無助的經驗時,放棄也會變成英禑的首要選項。因此在案件中,丈夫的死亡一度讓英禑陷入自責,認為「如果這樁案件不是由我負責,朴奎植先生現在會不會還活著?」──這種負面思考,往往也是身心障礙者與種種障礙相撞後的習得無助。幸運的是,李濬浩拿死者的相驗報告進辦公室的安慰和聯想到「抹香鯨」的閒聊(再一次用對比呈現兩人的共通點:別人說的「不可以」,濬浩都是「可以」),讓英禑暫時脫離鑽牛角尖的自責,而是回歸大海,發現死因的盲點。
  最後英禑順利的證明了熨斗並非死因,以傷害罪緩刑,向周遭證明「自閉症不是我的全部」──也讓觀眾看到:以耐心觀察一個人/認同自己的本性、行為與能力,彼此包容協助,才能形成能共存的汪洋。
93會員
189內容數
此沙龍記錄觀影後情節分析與感受想像的筆記,內文全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謝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