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右邊
Angela Chen
Angela Chen

我的右邊

2022-09-24|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退休後的某天,在晨光中醒來,揉揉雙眼,伸展雙臂。忽然覺得右手手指有些卡卡的,中指第二節關節還微微地腫脹疼痛。
可能是電腦用太久,尤其右手主理滑鼠及鍵盤Enter等常用鍵,心想,如果注意姿勢及力道,疼痛也許會逐漸消失。
自始,疼痛每天來報到,未惡化也沒改善;但,只要活動一下手指,做些家事,不久就會緩解。
久而久之,起床搓揉右手中指,關心它是否疼痛變成例行。

因為疫情之故,這兩年接連上了好幾門線上課程。
桌機小喇叭不給力,上課只好戴耳機。有一天,突然發現,耳機戴在右耳或左耳,接收到的音頻不太一樣,且右耳聽不太清楚。這才想起,在吵雜的場合,右邊的人如與我對話,我總得把頭轉過去,好聽得更清楚些。
做了些檢查後,醫生說:右耳聽力退化,但左耳聽力良好,如不影響日常生活,可不必戴助聽器。
右耳聽力退化也沒甚麼不好。不想聽的事,右耳聽,老公打呼蚊子叫,右側睡。

前一陣子,忽然發現右腳膝蓋有些異樣。
徒步環島已經結束好一陣子,最近也沒登山或從事劇烈運動,為何突然膝蓋痛?
主任醫生看著X光片,對著我及一旁的實習醫生們說:有輕微的退化性關節炎,以妳的年齡而言,很常見。
我不禁大聲插嘴:我幾個月前才結束徒步環島,是不是傷到膝蓋?
小我一個世代的主任醫生驚訝地說:徒步環島?!妳還是去公園散步爬爬小山就好,他指指一旁小他一個世代的實習醫生說:徒步環島是他們該做的事,不是妳。
醫生開了止痛藥,我沒吃。些許的疼痛,不但提醒我注意行走的姿勢,更提醒我強化核心及肌力。
右耳聽力衰退、右手手指關節及右腳膝蓋退化,加上常扭到右腳踝及右眼視力較差等等,令我非常對不起我的右邊。
右撇子的我,總是用力地操勞我的右邊,以至於連衰老也從右邊開始。

畫畫拿筆也是用右手。
社大秋季班開始,繼續追隨同一個老師上速寫課及水彩課。速寫第一堂課畫烏龜,第二堂課畫跑車,我都不喜歡,每次都拖到上課前才匆匆完成上傳作業。
速寫第一次作業,陸龜,16開速寫。
速寫第二次作業,骨董車,16開速寫。
自主練習,牽牛花,8開水彩。畫花草、風景及建築還是比較符合我的興趣。
第一堂水彩課,野柳望海,8開水彩,照片沒裁好,涼亭好像快被吹跑了。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離開任職10年的公司,出國進修實踐理想;誤人子弟25年之後,退休追求未竟的夢想。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