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 (9) 鼎盛投資公司 小說

2022/09/2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可能我媽是個人頭。她老闆因為要避稅或其他不欲人知的理由,買這塊地時,借用了她的身分。

為了土地的事,這幾天一直無法專心工作。還好小莉出差回來了,約好晚上一塊吃飯,幫我分析分析。
「丁文文,你電話神秘兮兮的,說土地案有進展,到底是甚麼?」
「我查出了那個繳稅的人,是我媽公司的總經理。」
「我這幾天在想,可能我媽是個人頭。她老闆因為要避稅或其他不欲人知的的理由,買這塊地時,借用了她的身分。錢是他出的,貸款的錢也是他繳的。這才能解釋,我媽為何有能力去買這塊土地。也才說得通,為何地價稅單寄到他家去。」
「通常找來當人頭的,都是極為信任或忠誠的親戚或朋友。你媽和這老闆很親近?」
「我也不知道,但他們是同鄉,可能國中時就認識。」
「如果你媽是人頭,那他遲早會來要回去的。你媽臨走前都沒交代甚麼?」
「是啊,這就是困擾我最大的地方。媽媽臨走前半年,一而再的盤點她留給我的錢財,還有未還的人情債,就從來沒提過有一塊土地的事。」
「有沒有可能他拿你媽當人頭,可你媽不知道。」
「我媽是一個守法正直的人,我也覺得她不會答應去當別人的人頭。」
「但有甚麼人,可以在別人不知情的狀況下,偷用別人的身分去買賣土地而從中獲利。」
「他是老闆,可以很容易編個理由,讓員工交出身分證。印章呢,他可以自己刻。」
「但這顯然是個失敗的案子,真正的買主還沒來的及轉賣,你媽就過世了。」
「小文,如果這個老闆回來跟你要回這塊地,你會還嗎?」
我仔細想了一下,媽媽常教我,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絕不要貪圖不屬於我們的東西。一時貪欲,總會帶來禍患。
「我會。如果他能給我一個為甚麼要這麼做的好理由,並證明所有買地,還有還貸款的錢,相關的稅等都是他付的。」
唉,沒想到我的富婆夢這麼快就破碎了。小莉也滿臉沮喪,她跟我一起高興了好一陣子。突然,她眼睛一亮。
「小文,你有沒有想過,還有另一個可能。」
找小莉商量是對的。她的想像力總是比別人豐富一些。
「有沒有可能,這塊地原本就是要送給你媽的。你想,你媽都走兩年了。如果只是借身分,怎麼可能就此放棄,不出面處理呢?」
是啊,如果他們少年時就認識,而媽媽又跟他工作了二十年。但幾千萬的土地不是普通的禮物。除非......
「小文,有沒有可能這老闆喜歡你媽?」
***
玲瑗阿姨是媽媽十幾年的同事,媽媽辭職後,接了媽媽的職位。她對媽媽的工作瞭若指掌,對公司高層應該也是吧。
「小文,變漂亮了。怎麼想到約阿姨吃午飯?」
「我最近整理媽媽的東西,才發現我對媽媽工作的公司,內容都不甚了解。你可以跟我講講她在公司的情形嗎?」
「你想知道甚麼呢?」
「媽媽的直屬上司是誰? 他是怎麼樣一個人?」
「你媽是事務經理,直接對總經理報告。陳總是投資高手,帶領一組專業人員做創投,也做合併和收購。他對屬下很和氣,但話很少。」
「他對員工極好,你媽從小助理一路做到部門經理,就是靠他的提攜。」
「他會跟下屬打成一片嗎? 譬如說一起出去吃飯慶生甚麼的 ?」
「never」玲瑗阿姨搖搖頭,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
「工作狂,除了工作還是工作,不社交,沒有休閒生活。」
「他叫甚麼名字?」
「陳健東。」
「他是公司最大股東嗎?」
「喔,最大股東是董事長。陳總是駙馬。」
「董事長是怎樣一個人?」
「董事長我接觸不多。但聽說,他為人嚴厲又多疑,陳總雖然是女婿,重要決策還都是要董事長首肯。陳總常為準備董事長要的資料,通宵達旦。」
「以前投資部的人常說,如果是外面請來的專業經理人做CEO,面對董事長這樣的折磨,早就不幹了。當駙馬爺不容易啊!」
「董事長是怎麼發跡的?」
「董事長原先是做紡織的,後來跨足高科技業投資。陳總原先是公司的分析師,被董事長收為女婿,升為總經理。」
「陳總的眼光精準,聽說,十年內就將鼎盛的市值增加了五十倍。」
「陳總的太太也在公司上班?」
「不,陳夫人從小體弱多病,十幾年前就病逝了。」
「他們有沒有小孩? 陳總有再娶嗎?」
「陳總有一個兒子,很小就送國外念書。陳總有沒有再娶,這我不清楚。差不多兩年前,陳總辦公室搬到公司新買的另一個大樓,把大部分的工作交給梁副總負責。我們就很少看到他了。」
我全身起雞皮疙瘩: 先前做紡織的,先生是個工作狂,夫人十多年前過世,小孩送出國念書,和邱浩家的事如此相似,這應該不是巧合吧。
「你知道董事長姓甚麼嗎?」
「姓邱」
2021-11-22方格子
2022-9-20修訂
未完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職場打滾多年,目睹身歷許多事,令人感動,讚歎,泫泣或驚駭,我用小說形式記錄下來。
中篇小說,一個橫跨兩代的現代愛情故事。
留言6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