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與曹寅》、如懿傳裡的包衣們還有曹雪芹

2022/11/26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因為收到方格子的警告「如果超過 30 天沒發文,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所以趕緊登入帳號來更新。在差點成為魔法師沒有更新的這段期間,讀了一些書,其中史景遷的《康熙與曹寅》算是重讀,所以就決定由他來幫我解除魔法。
電視劇《如懿傳》裡面的終極反派魏嬿婉以出身微賤為使壞的理由,把出人頭地當做黑化的藉口,用盡各種陰險手段陷害我們善良的女主角如懿,從一介宮女爬升到皇貴妃尊榮之位,害得我們可愛的如懿最後抑鬱以終,相信看過電視劇的觀眾都會對魏氏咬牙切齒、恨之入骨(也沒那麼誇張)。
劇中魏氏與其家人不斷強調他們是卑微、貧窮的「包衣奴才」,可能會使得某些觀眾誤以為包衣=低賤奴才,但實際上「包衣」的定位與地位非常的複雜,在此以史景遷的《康熙與曹寅》為參考,稍微介紹一下清朝這個特殊的社會階層,並且也談一下《紅樓夢》作者曹雪芹本家的發家史--因為曹寅也是曹雪芹的阿公。

所謂的「包衣」也就是指「家裡的」

漢字「包衣」譯自滿語booi,意指「家裡的」。最早的「包衣」是私家奴僕。他們或是戰場上敵對部族的俘虜,如蒙古人、漢人、朝鮮人,或是罪犯的子孫,或因家貧、脫離家庭而自願為奴僕的,所以,最初的包衣可能是指主子家裡從事卑賤差役之人。
而官方完整的包衣制度則成形於八旗建制,因為私家奴僕的鬆散制度,已不符合滿人主子的宏圖⋯⋯所以在1615年至1620年之間, 開始仿效滿洲八旗制度的模式,將包衣組織為佐領和參領,歸隸於領旗的皇帝或滿族,而依附於官員或皇族的包衣仍為其所有,但已漸漸不再稱為「包衣」,僅稱呼為「家奴」、「家僕」。


其實高貴妃、嘉貴妃也都是包衣出身

清朝官方不僅將包衣階層制度化,並且還常委以重任,原因之一是他們親眼見證明朝因宦官專擅朝政、禍亂宮闈導致國家覆滅,所以本朝對太監的管制非常嚴苛。然而與此同時,皇帝有許多家務事、見不得人檯面下的任務、削銀子充實內庫錢糧等工作也就是「聚斂稅銀、獲得情報」還是需要有人來執行,所以正黃旗、鑲黃旗、正白旗所屬的上三旗包衣(也稱內務府包衣)就成了皇上的心腹左右手,包衣只為皇上效命; 就因為包衣是皇上的奴才
當然,由古至今皆然,所謂的權力與地位總是僧多粥少,所以並非所有的包衣都有建功立業的機會,也不是所有人都能成為主子的心腹,而且包衣不像八旗子弟,他們其實很少真正參戰,無法(快速)從軍中建立功勞,所以想要從一堆包衣中脫穎而出真的非常困難,實力與運氣都是缺一不可,而如若祖上留有遺澤,後代自然就有好日子過,反之亦然。
電視劇中的魏嬿婉應該就是出身在沒有什麼機會嶄露頭角的家庭,一直在包衣的最底層打滾,所以她的母親才會見錢眼開、弟弟碌碌無為。
真人版高貴妃的家族則是自乾隆的阿公康熙時期即有出色的表現。 高貴妃的父親高斌,鑲黃旗包衣,出身內務府郎中,爾後官至織造和巡鹽御史。 高斌具幹才,後轉調正規官僚體系出掌布政使; 乾隆納高斌之女為嬪妃後,高家正式被除去包衣籍。
長得很像加菲貓的嘉妃本人確實出身朝鮮名門望族,早在清朝入關前20年她的曾祖父就舉族歸附後金,其家族世代管理高麗佐領。她的父親三寶為高麗佐領出身,歷任巡撫、布政使甚至湖廣總督等職位:她的哥哥金簡曾任工部尚書、吏部尚書等職,亦為為乾隆年間重臣
所以雖然電視劇沒有演,但其實高貴妃、嘉妃跟魏答應一樣,都是包衣出身的哦!
高貴妃(慧賢皇貴妃),維基百科說她人滿好的。

曹雪芹的包衣阿公

曹雪芹的天祖父(阿公的阿公)曹錫遠可能是在瀋陽被滿人俘虜,而成為正白旗包衣,而曹家則是自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璽開始發跡。
康熙二年(1663),曹璽赴任江寧織造,職責包括督管城內三個官方的織場,採買生絲,運送定額織品進宮(類似皇家專屬的紡織廠、成衣公司)直到康熙二十四年卒於江寧織造任內。康熙三十一年到五十一年這20年間他的兒子曹寅(曹雪芹的阿公)出任同一職位,同時還不定期兼任兩淮鹽課監察御史一職,其中有十年期間,曹寅更是與他的妹夫李煦輪流把持這兩個大肥差。
除了檯面上的織造與巡鹽,曹寅與李煦還有更重要的工作就是當皇帝在江南的耳目,事無大小都要用「密折」彙報給康熙知曉。從氣候到糧價到某個地方官員的家事甚至鄉野奇譚都可以寫給皇帝笑一笑。康熙任內有六次下江南(曾經以為下江南是乾隆的專利),其中有四次都是曹寅接駕,一時榮寵無雙。
但就像本書的英文原書名:Ts’ao Yin and the K’ang-hsi Emperor: Bondservant and Master(曹寅與康熙皇帝:奴僕與主子),再得寵的臣子最終還是皇帝的奴才。康熙五十一年(1712),曹寅跟他的父親一樣因病卒於織造任上,死時招認三十二萬兩白銀的虧空,坦言無力償還,其中九萬兩是江寧織造的虧空,二十三萬兩是鹽差的。
雖康熙皇帝不欲追究,但曹寅的繼任者(他姪子)曹頫卻也難得聖心,屢次被康熙出言警告「...爾雖無知小孩,但所關非細,念爾父出力年久,故特恩至此。...」十年後康熙皇帝駕崩,曹寅的內弟李煦幾乎隨即被革去蘇州織造,康熙的繼任者雍正皇帝講究紀律嚴明,管教包衣甚嚴,甚至公然辱駡包衣,苛評他們低賤、不誠實。他不認為織造一職有何重要,認為織造「不過採聽風聞入告」(講一些八卦、打小報告),而巡鹽御史「但能清楚錢糧即為稱職」。
雍正六年(1728),忍耐多時的雍正終於出手將曹頫革職,江寧曹家府邸也遭到抄家,赫赫百年的鐘鳴鼎食之家竟然一夕之間樹倒猢孫散、飛鳥各投林。
在歷史考證上,曹雪芹的身世一直有很大的爭議,甚至連他的生辰也有不同的說法,不過我傾向相信他是康熙五十四年(1715)出身的。覺得此時13歲的他,是在親眼目睹家族悲劇之後,才能寫出《紅樓夢》抄家一節:(焦大哭道)「珍大爺、蓉哥兒都叫什麼王爺拿了去了,裡頭女主兒們都被什麼府裡衙役搶得披頭散髮擉在一處空房裡,那些不成材料的狗男女卻像豬狗似的攔起來了。所有的都抄出來擱著,木器釘得破爛,磁器打得粉碎。他們還要把我拴起來。我活了八九十歲,只有跟著太爺捆人的,那裡倒叫人捆起來⋯⋯」⋯⋯說著撞頭。眾役見他年老,又是兩王吩咐,不敢發狠,便說:「你老人家安靜些,這是奉旨的事。你且這裡歇歇,聽個信兒再說。」賈政聽明,雖不理他,但是心裡刀絞似的,便道:「完了,完了!不料我們一敗塗地如此!」
從雲端到泥底只是一瞬間的事。
這樣比喻可能有點不倫不類,但簡單說就是像魏嬿婉從包衣宮女變成皇貴妃一樣,曹家在短短的七十年間從包衣奴才到高官厚祿最後獲罪抄家,所倚仗的不過是皇帝的寵愛;所畏懼的也不過是皇帝的心思。
當然,包衣的故事不是如此簡單。不過我看到網路上有許多似是而非的資訊在流傳,所以希望能寫一篇短短卻有所本的文章供有興趣的人參考參考。
備註
1:本文中斜體字部分皆節錄自《康熙與曹寅》書中各節。
2:曹寅死前虧空的幾十萬銀兩有非常複雜的背景因素,非只是他個人貪污或失職的錯誤,請不要誤會他。
3. 根據我的不負責任算法,32萬兩白銀大概是現在的六億到八億。

延伸閱讀:
《康熙與曹寅》實體書購買
李弘祺紀念史景遷老師
鄭培凱:重讀《曹寅與康熙》——兼懷史景遷老師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冰麒麟似不象
冰麒麟似不象
我和你一樣,在流浪到這個星球之前也曾載滿夢想和希望。
留言4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