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平無大志就不好嗎?

2023/01/21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被好心爸爸送一杯咖啡並合影後,
我逕自走離統一超商繼續攔車。
不到五分鐘一位胖哥停下來,他表示他要去岡山。
--
我好久沒遇到沒什麼話想講的車主了,
我把我該講的介紹:擁抱活動、不依賴金錢的搭便車等全數講完後,
他並沒有問我任何問題。
一段時間後我開始主動問他一些事情,我提到了氣候變遷的問題,
我提了台灣12月的天氣還可以穿短袖讓我覺得有點扯,
不過胖哥說他營區都在山上,所以沒什麼感覺。
胖哥大我幾歲,他在花蓮當中華民國國軍的軍官,
我一聽到他是上尉時對他表達敬意。
「唉呀,那根本就沒用,出(社會)來根本就是個屁。」,
他說他當初是因為不小心考上軍校才進去的,就一直當到現在。
--
由於他真的太沒話了,
所以我非常不知好歹地跟他提到中華民國國軍退將前往中國閱兵,
進行「兩岸一家親」統戰的事情。
他當下雖然說「兩邊其實都是一樣的」,
但在我提中華民國政府是後來來台灣的政權後,
他的說法漸漸轉為「那些退將先前對台灣有付出」。
於是我開始提起台灣人從未參與制定的中華民國憲法及律法。
但他對政治和立委非常反感:「立委就很腦殘啊,
你剛剛不是看到我在看那個卡提諾狂新聞嗎,
他上次說有個立委去日本考察,
寫出來的心得竟然是「夭壽讚」,真的超蠢。」。
我提到公民意識才是改變民主的最重要關鍵,
也順便提到近來修改婚姻平權法案的原由,
他表示他並不知道在吵什麼,他雖說他是支持修法的,
但他也認為是台灣太過民主才會變得有人會濫用權利,
所以我又向他提到近年為民主努力的監票者聯盟和割闌尾計畫等團體,
雖然他認為賄選行之有年,要改變並非易事,
但我還是希望這些能讓他慢慢對台灣民主抱持改變的希望。
--
南迴公路上,我以為前車是油電混合車,與他開啟了這個話題,
被他糾正油電混合車應該有其他符號,
不過誤看後反而讓他主動講到有些車後會有一些特殊的貼紙,
他知道的是像有些車後面會貼蓮花,他說是佛教;
有些則是會貼耶穌魚,但他不確定是基督教還是天主教。
我好像還沒看過有貼耶穌魚的車,
如果說是用耶穌魚當標誌的話,背包客棧倒是有一間。
--
胖哥雖然都沒什麼話,但他很喜歡聽他自己準備的音樂,
一路上哼哼唱唱得讓我也放鬆許多。
不過我還是想試圖多了解他一些:「你有什麼夢想嗎?」,
「沒有耶。」,「還是你有想去哪裡看看嗎?」,
「日本吧,上次聽同事說好像不錯。不過就只是想想而已,
沒去也沒差啦。」,他對什麼事情都很豁達。
他對於在中華民國國軍的工作狀況也是可以適應,
「裡面雖然有不爽的,但當然也有爽的啊,自己可以調適就還好。」,
聽胖哥他講的感覺他似乎早已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
雖然他順道提了軍人終身俸的年限要從二十年改成二十五年,
但對他而言其實也不會有什麼差別。
--
一路上我認為胖哥的想法有些空洞,
但那並不是他的問題,是他的求學歷程和生活方式讓他變得如此。
我後來雖然推薦了Tedx和Discovery給他,但他也是興致缺缺。
而後我腦海中瞬間冒出一個想法:「難道生平無大志就不好嗎?」:
他因為工作的關係,使他得以過著穩定收入的生活,
而這安穩卻讓他失去了體驗生命的機會。或許有人說這是選擇,
但在我看來,他根本就沒有機會能接觸更多的可能性。
就如同我在前一台車與另外一位好心爸爸提到大學選系的事情:
當年的我才高中畢業,怎可能知道要選什麼系?
到最後也只能受到家人和親戚擺布,以至於當我想要走我想走的路時,
會一直被別人說浪費以前我大學時學的專業。
不,我已經花了兩年的時間還掉了四年的債,前後共浪費了六年,
還是一個在有「女性未來都會結婚生小孩」刻板印象的職場環境浪費掉的。
所以從今以後,我只想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
--
一路上他超越了不少前車,讓我花不到三小時就從台東回到高雄岡山。
願他早日發覺自己內在的天賦,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20161211 台東太麻里→高雄岡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7會員
50內容數
當我們愛著對方,我們只會給予而不求回報,愛本來就是無條件且不能用金錢衡量的。我始終相信有一種愛能超越婚姻、家庭、血緣、宗教、組織、國籍、種族甚至性別,並讓台灣島內的所有生命都能永續發展下去。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