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張充和

2023/01/1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先生表示要看鄭愁予(《如霧起時》,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大師系列電影),有張充和。我很意外:「我也要看張充和。」先生說:「我對鄭愁予沒興趣,看這片就為了張充和。」
這是有點奇特的觀影經驗,重點是等待張充和,其他不重要。我有個類似的經驗,獨自欣賞日本電影《七夜怪談》,期待貞子從電視機裡爬出來的模樣,等到快睡著,才見貞子於片末現身,恐怖電影不恐怖,非常殺風景。
張充和總算登場。九十多歲的四小姐是個漂亮老太太,在影片裡說了簡單幾句,似乎對這個錄影不太熱衷,她看起來沒有很開心。傅漢思(美籍德裔漢學家,張充和夫婿)曾面試鄭愁予,影片的用意是說明鄭愁予透過傅漢思、張充和夫婦,間接沾染了諸多民國文人的氣息。然而,多少現代觀眾知道傅、張?若無適當鋪陳,其實唐突了四小姐。
不過,花絮的四小姐神采奕奕,談她收藏的墨。看來,問四小姐書法、崑曲,她便大有興致。這讓我想起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裡的民國公子張伯駒,張伯駒提及數十年前名伶傍他登台唱戲的往事:「那張不易呈現喜怒哀樂的臉,流露出興奮之色。」原來真有一種人,只活在藝術的世界,雖然這個國度的人民少了一點。四小姐說幼時長輩看她字寫的好,以一盒明墨相贈,「小毛你拿去吧」,大家閨秀的小名,原來與市井小民差不多,很可愛。李(鴻章)家後人不識好墨,用於止鼻血,四小姐詫異,她便隨手送給四小姐,四小姐如獲至寶。
多才多藝的張充和,精通崑曲、書法、舊詩詞等等,出身合肥名門,家人多於學術、藝術發展,三姐夫是大名鼎鼎的沈從文。沈從文赴美住張充和家,據說因而愛上冰淇淋。沈從文的墓誌銘便是張充和做的輓聯,「不折不從,亦慈亦讓;星斗其文,赤子其人」,輓聯直立寫就,最後一字橫讀正是「從文讓人」,可見四小姐的巧思文采。「十分冷淡存知己,一曲微茫度此生」,是四小姐廣為傳誦的名句,喜歡的人很多,董橋便是其中之一。四小姐在美多年,教授書法、崑曲,這位「民國最後的閨秀」終身沉浸藝術,家庭美滿,堪稱有福之人。現實縱有不盡如意之處,也沒什麼好說的。
張充和生於1913年,2013年想必門生故舊將為四小姐舉辦百齡壽宴,屆時定有很多故事可聽,我很期待。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0會員
252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