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是一家伙仔的所在:《詐團圓》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詐團圓》這部電影,就像台菜自助的饗食盛宴,鬧熱而奢華:演技精湛的演員,台灣與美國舊金山都市繁華的參差對照,客閩英華粵語的自然切換,特屬台灣的客家美食、陶瓷、建築、年節傳說(我喜歡那個不沉之島的故事,簡直是某個願望的隱喻,大概是我最意料之外的淚點),台灣人最重視的「情」,可以列為標籤的「詐騙」……甚至背景裡一掠而過的風景,都呈現這幾年進行的建設與拓展。每當意識至此,都會為身為台灣人感到驕傲。
  即使去除「賀歲」的元素,《詐團圓》的劇情,也有意料之外的驚喜。故事敘述王芸(隋棠飾)與Jason(陳昊森飾)這對母子連同雜貨店老闆華仔(邰智源飾)原本在美國唐人街以美貌與魔術四處行騙度日,直到某日發現陶林企業的董事長Mrs. Apple(阿婆)莊黃淑美(陳淑芳飾)來到舊金山尋找已逝兒子的陶藝作品,便設計讓Jason假扮阿婆金孫,詐騙金錢甚至繼承人的身份。而阿婆帶三人回到台灣吃團圓飯的決定,也引起莊家人的注意──詐騙、遺腹子、金孫、豪門、接班人,這幾個關鍵詞在台灣鄉土劇往往以男性為中心,但意外的是,這部電影真正的「詐欺師」,都是「母親」。
  隨著劇情層層推展,先是在董事會選舉上,莊安慈(謝瓊煖飾)一反約定提名自己的兒子莊承宗(屁孩/林政融飾)就任,還要兒子投給自己;其次揭露阿婆邀Jason一家來台,表面上是思念兒子與確認身份以認祖歸宗,再用時而精明、時而「裝」傻測試家人/Jason的真實反應,正是「『莊』家」手腕,唯淑芳阿姨堪擔重任。最意外的騙局則是王芸為了Jason的未來選擇放手的那場戲,相對於在舊金山因為經費有限(XD)演得太假而被當場揭穿,這場用情之真證明了愛毋須檢驗,全心全意的付出與關懷就足以建立緊密的連繫。
  除了母親是最大的詐騙師,莊安慈身兼母親、女兒、與姐妹的三重身份,對著莊承宗嘮叨孕育艱難、要他承繼家族的深切期望,想要爭取母親認同(燒掉重作vs瑕疵磨過的各執己見,不只是經營方針的分歧,也是各自認知「接班」的隱喻)、落淚道歉的情感表現,看似對母親總是懷念哥哥心有不滿,但與妹妹莊安幼(林子熙飾)回憶過去兄妹三人討論如何一起撐起家族事業,手足間各司其職的親密無間與無邊思念,實與母親無異;以及最後獲獎,得到肯定後看著妹妹辭難達意的感言,每一份心/機背後都是對這個家的愛,包辦了全劇的淚點。三位母親既有無私的愛,也有因愛而生的私慾,同時也有對「愛」的反省──莊成興(鍾承翰飾)的死,始因母親莊黃淑美堅持他接班的不肯放手;而Jason與莊承宗也有自己的興趣與目標,卻因各自的環境不能得償,反而是想要繼承家業的莊安慈姊妹,不僅不是第一、甚至是第四第五順位。「外面的想進來,裡面的想出去」說的豈止是美國,亦是這個豪門家族由於傳統觀念導致難從人願,偏有親戚覬覦錢權,「能撈就撈能騙就騙」的意圖毫不掩飾──而成為莊家人各自使「詐」、也是最終團結的動機。在這部電影裡,母愛不再是無私的、一味的奉獻與勒索,而是抱怨、衝突、掙扎、費盡心機,最終心甘情願還予自由,共同守護那個最在意的「家」。
  誠然母親們是最大的詐欺師,年輕輩的三人組:狡獪好強的Jason、認真聰慧的小陶罐(盧以恩飾)和奇想連發的莊承宗亦有精采的火花,呈現了在相處相助過程中性格各異,卻能逐漸連成一線,為莊家竭盡所能的同心協力。有趣的是,在初入莊家,誇下海口要將「阿婆變成我的人」、號稱偷心詐欺師的Jason,從母親那裡學來「騙別人之前,要先犧牲」的準則,最後卻被莊家收得服服貼貼;一開始跟母親爭執吵著要離家的念頭,最後繞了一大圈,發現自己終究是母親的孩子──比起爭執,一開始與母親行詐的熟稔與合作無間,在母親挨打後立刻失去從容;以及在莊家表演的那一手,成功後對母親的指責,種種反應,才是他最真誠無偽的感情。在莊家與母親最終衝突的那場戲,接續在莊家決定接班人後的成長,此刻卻在母親面前成為被拋下的小孩,大概是「什麼角色都能演」的Jason最真情流露的角色,也促使善詐的王芸在所有角色裡最艱困的發揮──因為孩子和心都拒絕配合。
  「家人手牽手,背後留一手」的宣傳詞,我想,那一手既是心機,也是心願,最後共聚的年夜飯,正證明了愛是實踐,也是自由,那麼,無論身在何處,即使有時月光、甚或有時星光,不必等到生死臨界,只要心能同在,那就是團圓,就是家──一家伙仔。
93會員
190內容數
此沙龍記錄觀影後情節分析與感受想像的筆記,內文全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謝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