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隧道07_1

2023/02/0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即使大學由你玩四年,也是很快時間就過了。如何為這四年留下一個里程碑的標記呢?
和死黨及另外一群死黨擠在K的租屋處,喝啤酒聊天。有個瘦小的同學開口
「聽說南橫公路最近有維修,比起以前應該好走一些了。」
「南橫很原始,我朋友說,去年他認識的人參加南橫登山健行,就有人不慎摔落山谷,幸好還活著。」L分享南橫心得。
「明年要畢業了,乾脆我們自己先來個畢業旅行,去走南橫!」小畢快人快語,常是當機立斷。
「你也不多想一點,要去警政署登記申請入山,要去登記山莊住宿,要有好的天氣,要有好的體力,頻什麼我們要去走南橫?」我這多憂多慮裹足不前的個性衝了出來。
「人不輕狂枉少年,我們就計畫好,分頭預備,各司其職,沒有難成的事。你不看那麼多登山隊、救國團都去走過了。」L也是想去就加柴添油增加熱度。
「好吧,就我們這些人想一想,怎麼去才好。」老大K似乎做了拍板的人。
「壯遊囉~~~」小個子同學高聲歡呼。
所謂知易行難,接觸公家單位就知道。那個時代,當公務員就是個爺,就算櫃台第一線小小公務員,臉色一擺,就十足官威。耐著性子,和同學一關關、一階階的跑公文,雖然慢,最終還是有完成的一日。趕上出發前是沒問題了;但各樣裝備草秣也頗費功夫,我們得自食其力,米要自己帶,罐頭乾糧也得準備;帳棚炊具不可少,我甚至帶上把斧頭,免得瓦斯罐用完了得砍柴。睡袋衣物,盥洗用具,衛生用品,只要生活上牽涉的必需品,都得張羅齊全。為了這趟壯遊,我特地到登山用品商店,挑了一個三十公斤容量的防雨帆布背包,有籐製背架撐住,可讓背部透風並堅固背包負重。這登山被包所費不貲,但可保用十幾二十年沒問題,值!
全員六個壯丁,高矮胖瘦各有勢頭,但一視同仁,分配等重量的物資。平均重量每人三十至三十五公斤,所幸都年輕,我們這麼想,就算服兵役前的訓練吧。但已退役的K君說,這重量比起他當兵時扛的四二迫擊砲砲管算不得什麼,你背著走走路就知道這趟是「登蜀道」了!
趁著寒假尾端,搭上往台南的夜快車,鐵道上框啷框啷地晃到終點站,正是黎明時分。轉搭上第一班往登山口甲仙的公路局,由平地進入山區,已是日正當中。對都市人的我們,頓時被新鮮空氣解放:「大山,我來了!」說大山並非如聖母峰,但一千七百公尺的啞口,要從海拔六百公尺的甲仙,背著三十多公斤的五天四夜必需品,一路攀升的上坡路,絕非我們想像容易。那時的南橫,還未開發,路程皆如產業道路的小土道,石子坑洞遍地,不好走。放眼望去一片綠,粗幹高樹草叢野花,就是原始森林的樣貌。不時在路途中毐從處,看到山下村落風光,更遠處的平原,一時想像自己是登泰山。
沿路風光,固可轉移注意力,但身體,尤其是腿力,越來越累、越來越弱。到一千五百公尺時,氣喘得必須十步二十步休息一下,走走停停;所幸家都還有同學愛,肯彼此等待。太陽下山了,離今晚住紮營地還老遠;月亮升起了,還在漆黑山路盤桓。心裡跟著步伐,越來越緊,越來越慌,沒走過的路,下一步如何呢?夜深了,山高風也高,萬呎外的漸虧凸月,在一片漆黑中是絕佳路燈。難行的路,幸有夥伴相隨,雖有憂慮,不致懼怕,再遠在難,也有到頭的時候。近晚間九點,我們進入頂峰啞口山莊露營區,疲乏的身子開始紮營,埋鍋造飯。
在大山中,人口稀少,遇見者,幾為山友,於此相遇,就是緣分,就是四海兄弟。我們正忙著生火煮飯,開了罐頭擺盤,旁邊營帳的朋友,端了一盤兔肉,送了半瓶高梁。
「你們年輕人真行,從那兒走上來的啊?餓了吧?!先吃點東西,暖暖身。」
初春的山頂,溫度攝氏個位數,由於一路爬坡,身子熱著,沒太感覺,年輕真是好呀!吃了肉喝了酒,體力重現,完成了營地建設,剛好的晚餐迅速解決,雖談不上美味,但符合了需求。明月當空,午夜時分,四下安靜,我們收拾好細軟,鑽進六人帳,一夜好眠。
晨光從山脊爬出,跑向我們這頂帳,沒睡足八小時,還是被朝陽喚醒。輕推互喚,沒人賴床,前面路程還長著呢!漱口盥洗畢,昨天上山前買的饅頭配上冷水,就當早餐了。收當裝備,昨夜一條蟲今晨一尾龍,努力往前衝。想到一首合唱曲《上山》,「努力!努力!努力往上跑!……」開首這麼唱著,中段詞寫著「好了,好了,上面就是平路了」整首歌就是我們此刻的寫照。昨日的辛苦,成就了今日的幸福,從此一路下坡,又順又有利。雖是這麼說,並不是一路好風景。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21會員
369內容數
嘆不盡的日子,在時光隧道流逝。只有回憶,方可重現。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