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仁國翻譯|《行動代號:狼狩獵》日本上映雜誌訪談整理

閱讀時間約 35 分鐘

前言

因為這次採訪的紙本、電子雜誌多到數不清,加上有些內容重複、幾家刻意增刪,我會以談論的主題來區分,也會盡量整理得完整、有邏輯,但可能沒辦法重現出他當下接受訪談的感覺,而是偏向內容分享的形式。
翻譯素材:太多了不想列XDD

訪談內容

從《SUPER STAR K》優勝以來,徐仁國不僅作為音樂家,作為演員也持續在電視劇與電影中演出。他在最新電影《行動代號:狼狩獵》中挑戰了從未演繹過的「極惡反派」,請他來談談角色塑造到拍攝插曲的事情。

#關於劇本

——聽說決定出演本作的首要原因是因為「是部有趣的作品」?
劇本真的很棒。後半完全無法想像會是什麼狀況真的非常有趣。通常都會預測「這個人物出場之後會被阻攔,後續會順利跨越危機」,這種故事不是很多嗎?不過,這部作品是後面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讓人覺得很新鮮,會逐漸被吸引。
而且我所演繹的宗斗,後面會以這樣的故事線進行也讓人覺得很有趣。當然,因為宗斗是個反派,並從開頭就釋放很強烈的魅力,這部分也很吸引人。也是我決定演出很重要的理由之一。
——對整體故事的走向有什麼感想呢?
看完整體故事的時候,感受到這是個要讓觀眾們在最後感受到絕望的劇本。我覺得導演的確表現出了這個目的,而他本人也是這麼告訴我的。比方如何在故事進行時逐漸增加恐懼,而登場人物們又是與什麼樣慘烈的命運戰鬥,以及怎麼表現絕望感。反派角色登場之後,再來是更可怕的壞人登場,在這樣絕望的過程中,人們為了活下來會以什麼模樣死命掙扎,我覺得這部作品會讓人非常好奇這些事情。
——從中間開始跟宗斗有關的展開也很令人驚訝。
其實我覺得這點也是本作的一大魅力。我想來看電影的觀眾們應該會有「如果是徐仁國來演的話,不知道這個角色會是什麼樣子」,對我抱持某些期待。而對我來說,則是想表現出角色崩壞的姿態,也想讓大家直接看到這個作品就是這樣子。另外,針對宗斗劇情的始末,我也覺得這在好的方面而言就是破壞,或是背叛觀眾的期待,我覺得很有趣。

#關於朴宗斗的人物塑造、演員的角色修養

——對朴宗斗這個角色的想法是?
至今為止從未見過的類型也好、角色也好,我在此感受到了魅力。
我和導演針對宗斗的外表,一路到情感表現的細節聊了很多。導演最初是希望宗斗能是很瘦、很銳利的形象,但對我來說至今為止見過太多很瘦很瘦的反派角色,觀眾可能會對這樣刻板印象的反派覺得很膩,而宗斗又是站在犯罪者的頂端,為了表現他的殘忍性和魅力,是不是鍛鍊身體、讓肌肉增量會比較好?我就這樣向導演提案了。導演覺得很好,所以我後來總計增加了十六公斤,吃了很多東西所以覺得很開心呢(笑)
——有針對宗斗進行什麼準備嗎?
我很喜歡和導演一起討論,塑造角色的過程。我和導演討論了非常多內容。我是無論任何作品都喜歡只閱讀劇本、和導演聊天,自己去製作角色的類型,不會為了準備角色而去參考任何既有作品或人物的類型。因為想做出非常獨特的角色,所以為了找到我和導演思考的接點做了很多努力。比如討論關於宗斗有什麼樣的過去呢?他是以怎樣的生活一路活下來的呢?
不過這次有看了一些資料,就是菲律賓的收容所。調查了那裡到底是什麼環境、會有什麼樣的人,以及會出現什麼樣的氣氛。
宗斗是個無法用一般常識理解的人物。我從來沒想說要去理解說「啊所以他才會去殺人啊」,也覺得沒必要塑造能夠共鳴的人物像,而是將他視為一個角色來演出。我對宗斗會單純地以「他做了這件事啊、有這樣的慾望啊、在這裡殺了人」的理解方式來表現、展現演技。
不過劇本上還是有很多情報,那些都是導演思考細節後寫上去的,而我也有針對這些內容跟他直接討論。而在這些基礎之上,我再加上一些自己想表現的細節。例如說即使是要表現一種憤怒的樣子,也不會是很單純的憤怒,而是會從「為什麼會生氣」為出發點開始去製作表情。從這種細節去要求,宗斗這個角色就會慢慢出現。
而會想要演繹反派的原因是,這些角色會有我們在實際所生活的社會中難以感知或達到的情感與姿態。而這個反派登場的時候眼前會是什麼狀況,這部分也是現實難以品味的部分,所以我從以前就很想嘗試。這次演出的宗斗,的確是我答應演出很大的原因。這個角色即使在反派裡也是那種真的毫無意義、只想破壞人的存在,是非常奇妙、怪異的角色。我那時候想以後可能再也遇不到像宗斗這樣的角色了,他是個讓人有慾望的角色,所以才決定出演。
——感覺這個宗斗的角色,讓演員的形象一下子就轉變了。
感覺就像完全顛覆或更新形象,我覺得這也是身為演員值得玩味的地方呢。像是原來我也能露出這種生氣的表情、或是能夠表現出活在人生谷底的感覺,讓我心情非常好。另外外表方面也是,看到增重之後又刺青的自己,意外地覺得還滿適合我的(笑)
能一邊演一邊發現全新的自己,讓我覺得很開心之外,也能感受到外界的回饋,讓我生出了之後想再演出反派的慾望。
——宗斗是個集結殘忍的男人呢。
是這樣沒錯。演出這樣的角色,就像身體被通電一般渾身戰慄的體驗一樣。角色對我來說,會有跟我身上相似的部分,有時共通點也會很少,但宗斗於我而言,是個從未有過如此暴力性和殘忍的角色。但儘管這麼說,我要去以我的方式表演這件事仍是不會變的。想要將被交付的角色和故事演好的心情,讓他在我心中逐漸成形,是個非常開心的過程。
——在劇中並沒有明確說明宗斗的出生與成長背景。
實際上,在導演心裡是有詳細設定宗斗的過去。他過去經歷了什麼樣的人生呢,這部分導演雖然有告訴我,也照著這個設定演出了,但本來是還有預計要在《行動代號:狼狩獵》大紅後以前傳形式製作的續作計畫的。現在雖然還在評估,但製作續集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所以不管怎樣,宗斗的過去就先讓我保守秘密吧(笑)。
——導演曾說「徐仁國的男性性感,正和宗斗這個角色非常符合」,而這也成為選角的原因。你自己本身對性感有什麼想法呢?
雖然我是喜歡性感這個詞彙的,但我自己到底哪裡性感我也不太清楚(笑)在演出宗斗的時候,我是有去研究眼神的。刺青、妝容、表情,還有有點長的髮型……因為有意識到這些點,並在眼神上努力,觀眾們才能感受到我的性感和恐怖,我真的非常開心。
——演出游泳選手的《屏息》、偷盜地下埋藏石油的《PIPELINE》等等,至今為止徐仁國所出演的電影,無論哪一個角色都擁有特殊的能力呢。
雖然我沒有特別想挑戰什麼困難的角色,但就從結果來看是這樣沒錯呢(笑)。不過裡面最辛苦的是《PIPELINE》,體力方面真的是很痛苦呢。一整天都要在陰暗的環境裡,感覺自己的視覺都要被遮斷的感覺?要在這種疲勞的狀況下持續拍攝真的非常辛苦。
——與自己相近的角色,以及差距很大的角色,哪一種演起來比較簡單呢?
我不太清楚演起來輕不輕鬆,但我的話,如果演了和自己很不一樣的角色,會因為發現全新的自己而感到很開心。例如說,久違地為了變化心情而去買新衣服的時候,只要穿上平常沒有駕馭過的顏色,或是一直以來都沒有挑戰過的風格,不是會覺得覺得心情滿好的嗎?就和那個感覺是一樣的。
——至今為止演出這麼多角色,有什麼接近角色的方法嗎?
雖然有很多種,但我在一開始收到劇本之後,會先跟導演針對細節進行深刻討論。關於這個人物的行動、習慣、小動作、走路方式,甚至到說話方式。例如說會有(用普通的語調說)「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的人,也會有(粗暴的語調)說「你好,很高興認識你」的人。我會去一個個測試說話方式,然後逐漸建立起細節。
——那宗斗會是什麼樣的「你好」呢?
會用一種難以企及、輕聲的語調說「你好」,然後也會隱含尖銳的感覺。會是很粗暴、很難搞,會有很沒禮貌的印象。
——剛剛有說角色會和自己很像,也有共通點很少的時候。那演出過的角色中和自己有很多共通點的角色是哪一個呢?
如果要選一個人的話,我覺得是《請回答1997》的尹允宰。他和我都是膽小又度量狹小的人(笑)。
——可愛的部分也是共通點嗎?
的確,允宰看上去是很可愛、很討人喜歡的樣子。不過,他那種冷淡、一個人煩惱這個煩惱那個,或是展現吃醋,突然想到就向周圍的人撒嬌之類的樣子,要是有個人也會對朋友很溫柔,有時候愛開玩笑或惡作劇的話......那就會抓到我。
——選擇角色最重要的事情是?
最重要的是,會讓我自己覺得開心的角色,會因為開心而成功表現出角色。如果沒辦法享受的話,就沒辦法真的演好這個角色了。
——演繹過這麼多角色,徐仁國自己印象最深的角色是?
《從天而降的一億顆星》的武英是個非常寂寞且悲傷的角色,所以我讓我印象很深刻,而《某一天滅亡來到我家門前》的滅亡也是很悲傷但很美麗的角色。《行動代號:狼狩獵》宗斗的話,則是因為非常殘忍而讓我記憶猶新。
——如果要選擇順序的話?
那會是《從天而降的一億顆星》的武英吧。像那樣讓胸口劇痛的角色,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演過了。
——那至今為止最享受的角色是?
在日本的標題應該是……《前男友是詐欺師~38師機動隊~》吧?我有好好記得喔(笑)演出這部作品的時候是真的很開心,也是我很想挑戰的角色(詐欺師)呢。在拍攝過程中,我親身體驗到作為演員的成長。而且演員們也全都很享受其中,現場的氛圍真的非常好。當然了,我在其他作品也都學到很多,但這部是印象特別深刻的作品之一。

#關於拍攝、場景的話題

——作為海上監獄的貨物船,實際上也是買了載客船和貨輪來製作布景,非常追求真實。
我們有在布景裡拍攝,也有實際借船隻在海上拍攝。布景是為了讓拍攝更加順利而做的,而實際上船的部分,因為船是真的在海上漂動所以會暈船,也會很快就覺得累。回想起來真的是一段很有趣的回憶呢。
——要使用大量血漿的拍攝,或是在狹窄的船上拍攝動作戲,感覺都很辛苦呢。
沒錯呢。像一開始我在電影開頭做了一些壞事後,流了滿多血的,那個場景只要一NG就必須把噴飛的血漿全部弄乾淨才行。血漿只要使用一次,整個布景和設置都得重新來過,衣服也得全洗。只有在某個房間的場景還好一點,如果是在長廊拍攝的場景,要清血漿就很辛苦,要花很多時間,我記得好像清了好幾天的樣子。讓我印象很深刻呢,總之負責那場的工作人員和演員們都非常辛苦。
因為重新拍攝很麻煩,我覺得比起我,工作人員們應該都更辛苦才對。因為我們怎麼樣都還會在他人幫我們準備好的情況下進行拍攝,我對付出這麼多辛勞的導演和工作人員真的非常感謝。
而在狹窄的空間裡拍攝,槍聲什麼的都會發出很大的聲響,耳朵聽到都要呆掉。而且因為船是由鐵做的,就算只是小小相撞弄不好都可能會受重傷,我們事前都會進行很多次的排練。因為這樣我們比平常還更集中於攝影。因為導演是一點小地方都不能妥協的人,總之我們拍攝了非常多次。我覺得也是因為這樣,才幫助我們拍攝出比一般想像更加真實的影像、讓觀眾受到非常大的衝擊,當然也十分成功地表現出殘忍性。
——在邊境泰坦號上的攝影,有什麼特別印象深刻的畫面嗎?
我們有場戲是在船裡用槍進行射擊,但時機點怎麼樣都對不太上,所以重拍了好幾次。那一天也是一直都在用槍射擊……在狹窄的船裡發射子彈,真的是很大聲呢。一整天下來耳朵感覺一直在耳鳴……(笑)。
——和怪人的戰鬥畫面有不少使用了CG,聽說演員自己也不知道實際上影像會怎麼呈現?
看到剪輯完成的電影,我和觀眾同樣受到了衝擊。無論是角色的殘忍度或是故事的衝擊性,都和閱讀劇本時一樣,故事要怎麼進行完全想像不到,因為在這些部分表現得非常漂亮,讓我非常滿足。
——電影內容也很硬派,感覺應該有很多不能失敗導致緊張感很強烈的拍攝情況,在這麼辛苦的現場裡,有沒有什麼保持心情的好方法?
為了發揮演技而不得不保持狀況的話,反正不管做什麼都先努力就對了。例如說接下來要拍的鏡頭設定是在激烈的動作之後(像是要看出那種「哈哈」的,很劇烈的喘息),像這樣我就讓自己製造出這種狀態。
為了做出跟演出的場景合拍的情緒,就算很亂來,怎麼樣都要努力在現場讓狀態好起來,並沒有什麼特別的秘訣。
——像宗斗一樣的反派,是一直都想要挑戰的角色嗎?
他是我不停在說「好想演反派」之後,出乎意料得到的角色。正因為如此演出的時候就會很享受,拍攝現場本身也是很開心的氛圍。當然了,我們更重視安全第一。畢竟在滿是血漿的船內,只要一腳滑就會受不小的傷。
不過,這個拍攝現場的特徵是,(因為在故事裡喪命)躺在地上的人始終一大堆,這裡也有那裡也有,他們會在喊出「卡!」的時候站起來,小聲說著「啊~腰好痛啊」的抱怨,真的很怪。明明拍攝出來的畫面是很殘忍的(笑)
好想看花絮XDD
——你在韓國的訪談說「對自己的三白眼感到自卑」,讓人非常意外。在本作也有感覺到攝影機有特別由下往上拍。
導演他希望「宗斗是個說話方式或態度都能在輕巧中刺擊對方的人物」,所以我在演繹時也刻意意識到他不會把人當人類,而是當玩具看,會出現由上往下的視線感。自然而然就演成這樣了。
——演出愛情戲劇時的眼神,和在演出本作的眼神有什麼不同呢?
差很多呢,因為演出愛情劇不會像宗斗那樣把人當成玩具(笑)。宗斗會是「我要破壞那個人」而去睥睨對方,但在愛情劇的時候會眼神灼灼,幾乎一秒都不會放過地飽含愛意,會用這樣的感情去注視著,真的非常不同。
——本人平常的話會比較接近哪種眼神呢?
不會像宗斗那樣的眼神呢(笑)我還滿喜歡開玩笑的,所以很常被說眼神看起來很喜歡惡作劇。
——宗斗身上的刺青讓人印象很深刻呢。
這次拍攝很辛苦的地方是我全身都有刺青,是會讓黏黏的血漿全都弄到上面的刺青!因為是貼紙所以都會掉下來。尤其是因為頭的周圍關節很多,只要弄一下馬上就會掉,會一邊修整一邊進行拍攝。
但我實際上有點過敏體質,所以身上有貼貼紙的地方都類似起了蕁麻疹,變得很紅,真的很痛苦。不過很神奇的是,我在現場因為太沉浸於角色裡,完全忘記過敏的事,不如說我還演得很開心。不過代價就是晚上回去撕掉貼紙的時候,會有宛如地獄一般的痛苦來襲(笑)。
——宗斗這個角色讓徐仁國增重了十六公斤,挑戰全身包覆肌肉,整個人都變大一號,請告訴我們秘訣。
秘訣就是,要好好聽健身教練的話(笑)我持續過了三個月以上,一天都吃六餐的生活,為了變成「肌肉豬」(笑)。菜單是白飯、雞蛋一次會吃六到七顆,再加上雞胸肉,然後還有早上和下午的訓練。前一兩個月是真的很徹底地執行,拍攝開始之後就擠不太出訓練的時間,也不得不保留體力,所以也會吃拍攝現場提供的食物。
不過,讓我覺得有點可惜的是,因為全身都有刺青讓皮膚變暗,反而看起來還瘦了一點。看電影的時候發現居然比我想像中還瘦,是我個人覺得很惋惜的部分。不過養成體態的過程很開心唷。
——現在臉看起來消下去了,體重也回去了嗎?
雖然還是比以前多了一點,但是因為運動的關係,肌肉也長了很多,我非常滿足。
——讓體重掉回去的方式是?
自然地就減下來了,因為我後來就沒有繼續一天吃六餐(笑)。我忙著攝影,吃的飯量變少、一直吃雞胸肉之類的,基本上就掉回原本的樣子了。
——聽到「眼神很瘋狂」的時候,會有很滿足的心情。
比如說,注射藥物之後眼神變得瘋狂不是很正常嗎?但這次並不是那樣,宗斗那是想把人給破壞掉的眼神。我收到了類似的話,我覺得那是在表示「我把這個宗斗的角色演得淋漓盡致」的意思。
——似乎從小一路到成為演員,三白眼都是自卑的部分。
不會被年紀大的人喜歡,也很常被挑釁。不過成為演員之後曾被說「很喜歡你的眼神」,或是活用三白眼做出微妙的表情,讓自卑成了武器。另外,這還是我第一次將覺得很自卑的地方這麼放鬆地表現出來,心情真的很好,除了覺得不可思議外,也覺得很開心。
——向犯人同夥眨眼、殺人時候的輕笑聲,我們也終於面臨看見徐仁國笑容的時候不是心動,而是膽戰心驚……
彩排嘗試的時候,導演就非常喜歡(我的WINK),所以我在正式拍攝的時候也做了一次。我這次學到即使眨了眼、讓人家看見我的笑容,但根據角色的不同,還是能讓人見識到殘忍的一面(笑)。

#關於導演、合作演員

——負責導演、劇本的是被稱為「類型電影大師」,曾負責執導《變身》的金泓善導演。這次和他一起合作的感覺如何呢?
拍攝開始前我就覺得「是個非常有趣的人啊」,不只是有趣,實際上導演也是個有一些可愛部分(笑)以及非常有熱情的人。是個看上去很愉快,能讓人容易親近的哥哥。不過,他只要進到拍攝現場就會充滿氣場,能充分發揮整合演員和工作人員的領袖魅力。而且非常有耐性,能讓攝影持續進行,在現場也是比誰都更忙碌,一直來回奔走。對待演員們也非常用心,十分注重我們的安全。他平常和演員和工作人員都很親近,但生氣的時候會非常可怕。加上這點,真的很能感受到他是個具有領袖魅力的領導者。
——與同世代的演員庭沼玟與張東潤一起演出,朴呼山、高昌錫、成東鎰等前輩們也都參加了。
因為和沼玟在《從天而降億萬顆星星》一起合作過,所以這次又一起演出讓我很開心;和東潤是第一次合作,他和角色性格很不一樣,實際上是個性開朗又有趣的人。拍攝現場非常開心。不過,在電影裡就算只是五分鐘、十分鐘的場景,演員們也必須維持血漿或是受傷的特殊化妝,要一直待機等待實在是件痛苦的事。儘管如此,前輩們也完全不見煩躁,非常照顧後輩們。他們只要導演指示一出就會馬上回應,每次看到他們的樣子,就會覺得在前輩們的身上學到了很多。而且,隨著現場導演的指導,也能看見演員們爆發演技的瞬間,這部分也很值得我學習。
跟朴呼山前輩一起合作非常開心。雖然他演的是跟我敵對的角色,但我們在休息室很常聊天,也有收到慰勞品,真的受到很多照顧。他實際上也是非常有趣的人,有點淘氣,是最喜歡開玩笑的人。雖然很喜歡講一些大叔笑話,但因為我很喜歡所以總是笑得很開心,然後看到我笑之後又會繼續講。是現場最會調節氣氛的人。
——其他的合作演員也都非常豪華。特別是飾演女刑警的庭沼玟,是在《從天而降的億萬顆星星》之後的再度合作。現場的感覺如何呢?
久違地在別的作品中相遇讓我覺得很開心。雖然一起演出的場景並沒有很多,相信看過《從天而降的一億顆星星》的觀眾也覺得可惜吧,我自己也是這樣覺得。不過因為之前合作過作品,之後就非常熟識,在現場遇見真的很棒。
我們會在休息室打招呼、聊個天,問問彼此「最近在拍什麼作品?」的近況,拍攝時也會互相說個「안녕」、或是「加油喔」彼此鼓勵一下,就算是拍攝現場錯過的時候,也會用眼神聊個天(笑),真的聊了很多,也會一起吃零食。但因為拍攝需要很多體力,我也很常坐著坐著就直接睡著了(笑)
她的話,因為當時也在《還魂》的拍攝期,電影這邊也是拍得很忙很趕。
——作為同被護送上船的犯罪者之一,與飾演道日的張東潤是第一次合作,對他有什麼印象呢?
雖然他在劇裡演的是一個非常沉默的角色,但實際上的東潤是個比我還活潑,也很喜歡講話聊天的性格。拍攝的時候非常愉快,感覺遇到了一個很可愛的弟弟。我們在結束拍攝後一起去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真的非常開心。無論是在拍攝當下還是結束之後,能一起相處真的很快樂,我覺得他人品真的很好。

#其他聊天內容

多倫多國際電影節
——本作作為第四十七屆多倫多國際電影節的受邀作品而特別上映,徐仁國與導演、庭沼玟、張東潤演員也都趕赴現場參加。韓國電影被多倫多國際電影節招待參加,是在奉俊昊導演執導的《駭人怪物》之後,睽違十六年的創舉。
我是第一次參加海外的電影節,覺得是一次非常好的經驗。最近韓國文化在海外也得到了很高的人氣,在多倫多電影節也有很多韓國電影被招待前去。在海外的電影節看著自己國家的電影,感覺還滿神奇的,也實際感受到Korea文化的人氣呢。
對於惡的定義
——說到「惡」這個字,會想到什麼呢?
「惡」的話,我覺得是進行暴力行為、破壞人心或是精神的存在。
——那與其對立的「正義」又是什麼樣的詞彙呢?
我覺得會讓人想著要「想要模仿那個行為」可能就是「正義」吧。「正義」中雖然需要包含道德這樣的要素,但也並非必須存在,我覺得即使不強調也沒關係。總而言之,我想應該是能不給他人感到困擾,能帶來善良的影響吧。
演員的心理攻防戰
——誰和誰是合作關係、哪個人物又手握關鍵等等,我們總能被演技派們堪稱是心理戰的演技給折服。你擅長做一些不被他人揭穿的小動作嗎?
我對這種事情很不在行。我本來就討厭說謊,反正怎麼樣都要被人家知道的,我都會很坦然地說,所以無論是不是心理戰,我都不會這麼覺得。
——那會看穿其他人在說謊嗎?
Case by case吧。有說謊很容易被拆穿的人,也有很難被看穿的人,甚至本來也會有不說謊的人,以及很常說謊的人......雖然有很多種,但如果是對自己很重要的事物上說謊的話,我大概會生氣,甚至會想說不要再見面了。
——那你會覺得演技是一種極致的謊言嗎?
的確和說謊這個行為還滿像的(笑)。但又跟單純的說謊不一樣,是為了讓人觀賞而去認真製作影片,雖然都是謊言卻有點不同。演技當中蘊藏的真心畢竟是我的想法,要是和演繹角色的痛苦或悲傷、開心等等的感覺共鳴再表現出來,這當中雖然有謊言,卻也不算謊言,我覺得是非常微妙的感覺。
不著邊際的幻想話題
——另外,本作並非單單只是描繪警察與犯罪者之間的死鬥,在電影後半,當謎樣的怪人登場,船內一瞬間就化作修羅場的衝擊展開,也讓人非常期待。那麼,如果自己能得到和怪人同等的能力的話?
我會想要在這個世界來去自如的能力,啊,好像還滿害羞的?總覺得是不是好像有點宅(笑),因為我最近很愛看日本的異世界動畫(笑)。
看來最近是徐阿宅XDD
喜歡的故事類型
——平常喜歡看哪種類型的電影或電影劇呢?
我平常會看很多種,雖然最近因為在拍攝電視劇的關係比較少看。最近喜歡的是《THE FIRST SLAM DUNK》呢,因為是從小就很熟悉的作品,能在電影院品嘗那種感動真的非常開心。另外,網飛上的《星期三》也是。每個登場人物都很有魅力,我原本就很喜歡提姆波頓導演的作品世界觀,那種黑暗又奇幻的世界非常吸引我。
另外我從以前就很喜歡恐怖和驚悚電影,怪獸類的也很喜歡,不過有鬼出現的那種會有點不太行。人造生物、怪物系統的,殭屍和吸血鬼之類的我看了很多。前陣子也在Netflix上看了動畫電影《GANTZ:O》,雖然是部非常殘忍的作品,但我看得很開心。
而那種會刻意嚇人的、幽靈或是妖怪類的雖然很恐怖,但日本的《七夜怪談》和《咒怨》我也全都有看。不只系列作,我連海外的重製版也都制霸了(笑)。看的時候覺得很恐怖就是,一開始看的時候真的覺得很衝擊。
——希望下次能演出黑暗奇幻類的作品!
老實說,我現在也是非常強烈地希望這件事能發生!
關於日本
——去年八月進行了睽違三年的日本FM。
那是真的、真的睽違已久的粉絲見面會呢。當然最重要的是能跟粉絲們一起快樂地相聚,隔了很久才見到日本的粉絲們讓我覺得心情很好。我也很喜歡日本的食物所以也吃了很多,我很喜歡餃子。最喜歡的是餃子和拉麵,鰻魚飯也很好吃,還有壽司、生魚片......啊啊,我現在也很想吃(笑)。
注意看,這個男人太狠了,這樣也能用食物作結XDD
——如果能好好地在日本玩會想去哪裡呢?
我會想去沖繩,也很想去札幌。比起都市,我更喜歡去有點鄉下感覺,有大自然的地方悠閒地度過時間,好好放鬆休息。
關於粉絲
——平常也能感受到什麼來自粉絲的應援嗎?
真的非常感謝,比如喜歡我的作品,因為喜歡我而進行各種支持,總是等待著我前去,以及喜歡我做的音樂。每次看到大家這樣,讓我總會覺得「應該要更加努力去做才行」、「為了回報這樣的心情,必須要展現更好的一面」。
——徐仁國這幾年在2013年於東京以歌手身分出道、2016年以《王的面孔》,以及2019年以《從天而降的一億顆星星》都有接受Marisol的採訪,彷彿奧運一般呢。出道至今也過了十年,有沒有什麼地方感受到了成長呢?
若是每次都有以訪談來與我見面的讀者,我想也能在各個作品間實際感受到我的成長吧。而以我自己來說,因為喜歡演出各種不同領域的作品和角色,在拍攝之後接受來自各方的訪談,就會回想起攝影當時的種種。那個時候我就會再次感受到「啊啊,原來我還完成了這種事情啊」。
關於未來
——今年已經36歲的徐仁國,會想迎接什麼樣的40歲呢?
我覺得我應該不會怎麼變。繼續演出作品、繼續出專輯,也會繼續過著自己的時間,這一點我想是不會改變的。如果有了改變的地方,我想也會去適應這個全新的Know How,因為之後還是會持續成長,這部分可能會改變吧。不過我希望能像現在一樣開心地、努力地去活著。
——下一次的作品是原作為網路漫畫的《現在,即將死去》,這是部什麼作品呢?
是會讓心靈溫暖的作品,我想會是一部傳達很多強烈訊息的作品,可以讓觀眾一起感受到成長也說不定。我目前正在進行拍攝,我想這次也會讓大家再見到我的變身演技!
我本來就很喜歡這部作品的原作,也想過這部作品應該會被改編成電視劇吧?後來實際被改編之後由我來演出,讓我感受到了命中注定。
我印象他在某個訪談(但我一時找不到)中也有提到,很早看到漫畫後他還打電話問代表這本的影視化版權被簽走了沒,結果代表回說來不及了,他還有點惋惜,但兜兜轉轉,主角最後還是落在他手上,好勵志(?)
——最後請說明一下電影看點和留言!
這是一部能看見我全新一面以及強烈姿態的作品。特別是喜歡暴力、生存和動作領域電影的觀眾,相信會覺得非常有趣。因為是嘗試新領域的作品,或許會讓大家嚇到也說不定,但全部都是虛構還請大家開心地觀賞,這樣我會很開心的。也請一起期待我的演技與變身的姿態!
我現在也正在進行電視劇《現在即將死去》的拍攝。以及,雖然現在還不是能具體說明的階段,但我也有在計畫關於日本的活動。還請大家多多期待電影《行動代號:狼狩獵》中關於徐仁國的變身演技,以及宗斗的暴行!

導演訪談

(僅節錄有趣和角色相關部分)
翻譯素材:
https://kanstarpress.com/?p=124647
(還有一篇一時找不到)
——對登場人物的宗斗名字感到非常好奇。和John Doe有同樣的意義嗎?
宗斗是身分不明的屍體?這是日本會使用的稱呼嗎?
——不是的,是在美國呢,有著身分不明的意思。
哇喔——這個我不知道呢!現在才發現!(笑)不過這個名字對我來說是有意義的。其實這部電影的登場人們都有前日譚的故事,本來腳本是寫來要製作電視劇用的,不過故事一不小心講得太大了……宗斗的形象,嗯……不曉得觀眾是否清楚一部日本電視劇,叫做《極道鮮師》?
John Doe相關說明:https://zh.wikipedia.org/zh-tw/John_Doe
通常用來賦予身分不明的屍體用的名字,男性會叫John Doe,女性則是Jane Doe。
——知道!(難道角色原型是松潤……?)
那這部分還說得還有點早呢。朴宗斗的形象其實是那部電視劇裡有出現的,會在校園裡使用暴力的不良分子。雖然在《行動代號:狼狩獵》裡沒有出現,但他的爸爸是一個叫做朴炳三(音譯)的人。這兩個名字在韓國都有點老氣、老土或是粗俗的感覺。不過在《行動代號:狼狩獵》裡面,宗斗反而帶著那種洗練的性感與非常猛烈的殘酷吧?我的確是有故意在瞄準角色和名字的反差感的。
——《行動代號:狼狩獵》裡對宗斗與怪物的暴力描寫非常深刻。觀看的時候一直在興奮地想說,到底會進行到什麼程度?
在拍攝動作戲或是殺人戲是真的非常辛苦。但雖然這麼說,但要是一直重複同樣的事又會變成無聊的電影,所以才會有具創意的死法和殺死人的方式……講這些真的好嗎?(笑)但我的確是一直想著這些事情沒錯。真的是非常辛苦,也有很多壓力,不過我也一直覺得很有趣而持續和大家合作進行。
——本作基本上已經可以被稱作恐怖電影了吧?
在我心中是歸類在「hyper reality action」喔。是殺人或被殺、逃亡或捕捉——這部電影描繪的是本能性的反應,所以才會展現出極端的殘酷。
——尤其是宗斗對屍體小便的場景真的非常強烈。
對吧!那場戲在我心中也是這部電影裡非常重要的場景呢。那是因為宗斗已經被收押很長一段時間了呢,這樣的他在那場戲中重獲許久不見的自由,為了表現出他的開放感才這樣設計。
那場戲真的很講究。畢竟也要讓小便呈現出他的身體狀態,會是什麼顏色、什麼姿勢,會以什麼樣的拋物線落下,都下了很多苦心。這真的不是在開玩笑喔,我是認真的!
——……那總共拍了幾次呢?
你還真是會問(?
因為經過很精細的準備所以總共拍了三次。演出宗斗的徐仁國事前也準備得很周全,真的非常到位。
——是說我們對宗斗的前日譚都非常感興趣!
其實關於朴宗斗的故事腳本幾乎準備好了喔!目前還不能說就是了。
——選擇徐仁國作為主角的原因是?
徐仁國在韓國真的演出了非常多樣的作品,基本上是個對演技非常拿手的演員。因為這樣,我也想著總有一天絕對要跟他共事。我想觀眾們對徐仁國應該有個既定印象,他至今為止沒有演過反派,本來也有歌手的華麗外型。對他來說應該也想反轉此前比較常演繹的溫柔感覺,等於是個全新的挑戰,對本作來說也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就決定對他提出邀請。
很剛好時間點有對上,他對我寫的劇本也非常滿意,選角就像是命中註定一樣,他在那時的確希望能飾演個性強烈的角色,所以我們才會在這次的作品合作。對演員來說能讓飾演的角色幅度更加廣闊,而對電影來說,也能提供觀眾與至今為止的作品很不一樣的新鮮印象,對雙方來說都是雙贏。
而作為歌手的徐仁國,因為至今為止演出了非常多愛情劇或浪漫喜劇而獲得很多粉絲喜愛,我想對他來說挑戰反派真的是非常巨大的挑戰,他能接下這次的角色,我真的很感謝他。
徐仁國演出的朴宗斗這個人,一定是每個人在一生中都絕對不想遇到,可以的話要盡量避開的人。而這樣的人物被徐仁國演繹之後,在劇本的基礎上更加地性感,我覺得他重生成了這個角色。而這僅是靠著徐仁國本身擁有的色氣和性感,我覺得是因為和他相遇,這個角色才會充滿魅力地出現。我對能將我創作出來的宗斗再進一步昇華的徐仁國,至今仍是滿滿感謝。
而且,他一言以蔽之就是個宛如黑洞一般的人。幾乎是陷入一次就沒辦法抽身的程度,他就是擁有這麼了不起的魅力的演員。不僅可愛、也很有男子氣概,我覺得他是個擁有所有才能的魅力演員。
黑洞我真的笑超久,導演好會形容。
他也很會用四白眼這種,上下都會露出眼白的眼神來演繹。因為是至今為止很難見到的眼神,所以讓我非常有印象。我有很多喜歡的場景,但果然還是想選他演出殘暴的畫面。這個是只測試了一次就完成的場景,他在這裡真的表現得非常好,沒有發生令人驚慌的事情、也沒有NG,就這樣厲害地完成了這場戲,是我個人非常喜歡的橋段之一。
——為了設計角色,導演有給徐仁國演員什麼建議嗎?
其實不只徐仁國,我和所有演員們在拍攝前都有盡量碰面,一起討論。而仁國那邊則是針對宗斗這個角色擁有的特質、至今為止的人生等等裏設定聊了很多。後續還有拍攝前我對宗斗抱持的印象、以及雙方討論過,在進入現場之後該如何馬上融入角色之類的狀態和演技都一起,真的說了很多。
剛好徐仁國在拍攝當時很沉迷於肌力訓練的運動,因為電影裡已經有「怪人」出場,既然他已經給人有種巨劍的印象,宗斗是不是也要在這個基礎上增加肌肉量,給人一種增量的感覺,他就向我提議了。後來討論完攝影也差不多要開始,進入現場後發現他真的是非常會演戲的演員,我也時常是以直接執導的形式進行。
——最讓人驚豔的,就是他全身都刺滿刺青的身體了。
關於那個刺青,團隊真的煩惱了很久,後來提案說不做以前那種彩繪,而是現在最新的紋身。他身上會有那麼多動物則是因為宗斗從小時候開始就開始紋身,他以前只要賺了錢就會去紋一次。所以不會是一次就把所有刺青畫完,動物刺青會畫得很多很亂。因為刺青的部分也必須讓演員了解,我和徐仁國也討論了很多,他提出了不少點子之後我們才逐漸完成這幅圖。
宗斗的這些小設定真的都好香。
——可以告訴我們一個攝影時的小故事嗎?
其實我們在現場都很忙,連聊這種小故事的時間都沒有,大家都很專注在工作裡。不過,徐仁國實際上是個很有趣、很可愛,擁有強大魅力的人。要說一個場景的話,在宗斗最重要的場景裡,是個需要大罵韓國髒話的場景,他作為歌手和演員,卻在這個場景NG了。
不過,這並不是演技上的NG,而是因為鏡頭晃動這種技術上的NG。現在的韓國電影拍攝時間真的很不足,一天只能拍八到十二小時,一個禮拜也只能拍攝五十二小時,真的很難找到重新拍攝的時間,但這是宗斗展現情緒的一個重要場景,而徐仁國作為歌手,要進行這種大吼的拍攝也讓我很擔心他的喉嚨。不過他卻察覺了這個狀況,和我說「這邊再拍一次吧」,我真的很感謝他。
——這次與演出沉默犯罪者的張東潤共事,感想如何呢?
東潤真的是宛如維他命一般的存在。因為是這麼天真爛漫的東潤,請他來演出道日這種犯罪者的角色,可能就是因為他是個非常率直的演員,這個角色才會比較難獲得觀眾的反響吧。
實際上他真的很棒,周圍給予他的評價也很好,人格方面也非常好,真的沒有可以批評的地方,就是這樣的人。徐仁國已經是頂級演員了,我想張東潤接下來也會晉身頂流,他就是個已經具備一切的演員。真的是個在正直下成長,非常認真的好青年。
選擇張東潤的原因是,我一直很大量地觀看電影和電視劇,大概在一、兩年前看了他演出的電視劇,從此成為我很關注的演員,而這次我覺得他跟道日這個角色非常吻合,和周圍的人打聽之後也知道他個性非常好,當然演技也很好,所以就試著給了他劇本,而他的時程居然也剛好對上了。
要和演員對上時間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尤其是演技好的演員幾乎都會埋頭忙碌,要是時間對不上就真的沒辦法。選角對電影來說可說是最重要的一環,很多事情沒有剛好對上就不行,能如此順利,我覺得稱得上是命中注定。
——我(訪談者)則是被飾演女性刑警的庭沼玟的美和性感給擄獲。
(笑出來)說到庭沼玟,應該就是浪漫喜劇女神那種印象。她也演出了很多電視劇,擔任了非常多的女主角。不過在電影就沒有那麼多作品,剛好那個時候她很想演出類型電影,我們在那時見面,她也展現了很多熱情,最後就一起參加了這部作品。
她真的是非常投入工作的類型,在現場為了塑造出真實的刑警角色而做了非常多的努力,已經是那種就算做不到也會想辦法努力做到的類型,就是這樣去完成角色的。不過這部電影比較少女性演員聚集在一起的畫面,我至今為止的作品也多是那種女演員較少的類型,我想因為這樣,她拍攝的時候多少也覺得比較孤單吧。而且還有很多動作戲,感覺也很辛苦。
不過,即使如此她也一直帶著笑容,真的是非常好的演員。由我主導選角的時候,通常都會選到個性非常好的合作對象,所以都不會發生什麼問題,也沒有什麼小故事可以說。這可不是因為採訪才這樣說,而是真的。(笑)

結語

翻完只想掃射這些日本媒體,沒事出這麼多還分這麼散到底要幹嘛^^
但還是希望大家看得開心,另外之前在My Video看到《行動代號:狼狩獵》有成功上臺灣串流,想念宗斗下半身的人可以訂閱~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999年成軍的日本天團ARASHI,在2019/11/3 正式迎向成立二十週年的里程碑。 身為粉絲的我在傾盡全力去思考「如何紀念屬於我們的二十週年」之後,這個專題因而誕生。1999-2019,還有接下來的2020年與往後每一年,讓我們一起和他們走過出道以來的所有爛燦時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