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ue Giant藍色巨星》:是孤獨成就了音樂,還是音樂成就了孤獨?|影評心理學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作品介紹

《Blue Giant藍色巨星》是自2013 由石塚真一老師創作並連載至今的爵士樂漫畫。

如同烹飪漫畫一般,要讓讀者單純透過視覺品嚐到絕頂美味的料理是極其困難的事情。《Blue Giant藍色巨星》以優秀的畫面分鏡劇情描述、爵士樂傳達上,在日本銷售超過1100萬冊,榮獲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祭漫畫部門大獎,更是被讚譽為『聽得見聲音的漫畫』。

聽得見聲音的漫畫

聽得見聲音的漫畫

電影簡介

“以下為電影開頭簡介,不包含結局暴雷,請安心服用”

故事敘述立志成為『世界第一的爵士樂手』18歲主角宮本大,隻身前往東京追尋夢想開始。宮本大為了在東京這種天龍國超高房租的情況下生存下去,不得已短暫借住在高中同學玉田俊二的家中,一邊打工、一邊四處欣賞爵士樂團體的表演。就在一次爵士樂俱樂部的現場演出中,宮本大被鋼琴手澤邊學祈神乎其技的鋼琴聲吸引竟然大膽地對澤邊學祈提出組成爵士樂團的要求!

同時,高中同學玉田俊二在大學足球社團中體驗到挫折,灰心地找上獨自在高架橋下獨自練習薩克斯風的宮本大訴說心事。宮本大就在獨奏的開始前,要求毫無節奏基礎的玉田俊二拿起可樂罐和樹枝幫忙打上基本節拍,意外地讓玉田俊二燃起對於爵士樂的熱情,一頭栽進對於爵士鼓的世界中。

於是(立志)世界第一的薩克斯風手宮本大、和才華洋溢的鋼琴手澤邊學祈,與一介菜雞的爵士鼓手玉田俊二隨即組成了爵士樂團『JASS』,慢慢地在東京闖出名號⋯⋯

《BLUE GIANT 藍色巨星》電影宣傳海報

《BLUE GIANT 藍色巨星》電影宣傳海報

為什麼沒看過漫畫也要入場觀影?

為什麼要呢?當然是因為爵士樂超級熱血又激烈,對吧?

超級熱血又激烈!!!

超級熱血又激烈!!!

以下將對於電影角色與情節有中量劇情揭露,請斟酌閱讀。

當你發現這是電影預告片刻意傳達的假象時,就不得不讚嘆電影劇情節奏上編排的巧妙。

首先,主角薩克斯風手宮本大說出對於爵士樂滿滿的熱血與激烈後,下一幕馬上是一個人在東京不起眼的高架橋下薩克斯風演奏。他的眼前沒有任何聽眾,更沒有熱烈的掌聲,只有高架橋上車來車往的風切聲陪伴。沒有練習室、沒有指導老師、只有自己無可救藥的自信,以及為了對世界訴說爵士樂的熱愛。

宮本大的練習是為了表演舞台上的獨奏

宮本大的練習是為了表演舞台上的獨奏

再者,鋼琴手澤邊學祈因為母親是經營鋼琴教室,從四歲起在家中練習鋼琴,在母親的教導下學會基本樂理,不僅能夠一個人自由作曲,演奏能力更是遠遠勝過在大學中爵士樂同好社團的程度。相繼有爵士樂團提出合作要求,在外人眼中是樂壇中才華洋溢的明日之星。

然而當他被資深樂評指出獨奏沒有靈魂,單純是炫技時,他才默默向觀眾吐露心聲。原來,他兒時學習鋼琴只是喜歡跟一個大她幾歲的鄰居姊姊一起彈奏,直到因為她的父母帶著她搬家跑路,再也沒有她的消息後,他便失去了演奏鋼琴的快樂初衷,一切的表演單純只是為了後來成名的練習。

澤邊雪祈的練習是為了表演舞台下的獨奏

澤邊雪祈的練習是為了表演舞台下的獨奏

最後,爵士鼓手玉田俊二因為在大學足球社團中,學長無心的一句:『大家只是促進身體健康來踢球而已』,澆熄他對於足球比賽的熱情,喪失生活的目標。在他心情低落時,恰巧看到主角宮本大在高架橋的薩克斯風的獨奏,透過幫忙打拍子,發覺自己對於爵士鼓的熱情,想要跟著主角宮本大一起表演。

玉田俊二的練習是為了表演舞台上的合奏

玉田俊二的練習是為了表演舞台上的合奏

一封寫給創作者的情書

電影改編用宮本大、玉田俊二、澤邊學祈各自的獨奏傳達創作的傷痛與孤獨

宮本大的薩克斯風獨奏背後,是孤獨的一萬小時刻意練習,經過一次又一次打開自己的內心,才能找到對於爵士樂獨特的熱愛。所以,澤邊學祈在最後一次登台演出結束後,向他傳了『大,你必須要繼續在觀眾面前死上幾萬次』的訊息,唯有如此才能成為世界第一的爵士樂手。

孤獨練習的宮本大

孤獨練習的宮本大

玉田俊二的爵士鼓獨奏背後,是不願自己被世界忽視的孤獨,想要跟著宮本大、澤邊學祈一起合奏的悸動。所以當他自己理解在JASS樂團中是扯後腿的存在,萌生想要退團的念頭時,澤邊學祈只是淡淡數出他在演奏中高達上百次的錯誤,表現出理所當然的樣子。因為,音樂的道路上必須要由他自己找到靈魂,誰也幫助不了他。這部分是電影畫面相當有趣的地方,玉田俊二獨自一人看著河川不甘的流下淚,接著繼續流淚到速食店大吃一頓,最後到拉麵店自我打氣地含笑吃完整碗拉麵。他了解他的失誤是要靠自己克服,才配得上與團員同臺演出的資格。(註一)

自我批評的玉田俊二

自我批評的玉田俊二

  澤邊學祈的鋼琴獨奏背後,是找不到彈琴初衷的孤獨。從小開始刻苦的練習,都是有鄰居姊姊相伴,當她永遠離開鋼琴教室時,他只剩面對自己的演奏與日復一日的作業。直到當他桀傲不馴、只想成名的獨奏,被資深樂評聽出是炫技時,一瞬間被看穿靈魂,感概自己的渺小。所以,澤邊學祈向宮本大詢問不知道鄰居姊姊現在是否還在彈奏鋼琴?宮本大立刻回答,她一定、一定會繼續下去,讓澤邊學祈找回了演奏的熱情。(註二)

資深樂評平先生對澤邊雪祈的批評

資深樂評平先生對澤邊雪祈的批評

當你在穿山越嶺的另一邊,我在孤獨的路上沒有盡頭

結局的最後,以JASS樂團大獲成功作為完結。主角宮本大與團員電話告別後,獨自一人前往德國慕尼黑繼續深造,如同電影片頭一樣,宮本大隻身搭著巴士到了東京,沒有人陪著他。他的世界第一爵士樂手旅程才正要開始,要去下一段路上收穫不同的風景。

行筆至此,讓我想起一位創作者好倫所分享的創作理念,『創』字的右首部份是『刀』,代表每個作品都是作者往內心深處挖掘的過程。作品越美麗,作者越心痛。只有孤獨的自己找出創作的靈魂,才能夠讓音樂、藝術、文字引起人們共鳴。

以上就是本期文章的內容,簡單介紹了《Blue Giant藍色巨星》劇場版想要表達的意象以及故事情節。你也有看過《Blue Giant藍色巨星》嗎?你在創作道路上有什麼孤獨想要分享嗎?歡迎在底下留言區留下你的想法,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記得按下喜歡與追蹤我,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鼓勵!

後記-備註欄與參考資料來源

本篇圖片來源皆取自:『GaragePlay 車庫娛樂』電影預告片內容,有興趣的讀者可至下方連結觀看。

註一與註二:以下觀點是筆者個人經驗與想法,酌情閱讀。

筆者看了許多日本少年熱血漫畫,一直感覺許多作者『Try Hard』想要把夥伴這一點塑造的很熱血、是主角不可或缺的部分。戰鬥到一半魔王要主角放棄拯救夥伴時,畫面總是要半頁、全頁鏡頭分鏡,配合主角大喊出:『我不能放棄,因為他是我的夥伴!!!』然後爆氣打敗魔王,救回朋友。偶一為之還可以說服讀者,但是看久了不僅審美疲勞,連劇本公式化顯得無趣。

《Blue Giant藍色巨星》電影版反而將現實情況演出來。當玉田俊二知道自己是扯JASS的後腿存在時,宮本大、澤邊學祈只是說出他失誤的事實,不加以評判,任由他自己去克服技巧上的不足。如果玉田克服不了自己的心魔,恰好篩選掉他不是爵士樂的這塊料,宮本大對玉田俊二沒有期待的溫柔,反而最殘酷

沒有期待的溫柔反而最殘酷

沒有期待的溫柔反而最殘酷

相反地,澤邊學祈被資深樂評點出獨奏只有炫技、沒有靈魂後,他獨自一人在家深刻省思。所以,當宮本大與玉田俊二前往了解他的情況後,宮本大一言不發想要離開繼續自己的薩克斯風練習,讓玉田俊二十分不解甩門離開。玉田認為夥伴就是要彼此扶持、溫柔的陪伴,才能組成樂團。宮本大理解到創作的孤獨要自己走過,因此宮本大對澤邊學祈沒有鼓勵的殘酷,反而最溫柔

沒有鼓勵的殘酷反而最溫柔

沒有鼓勵的殘酷反而最溫柔

備註一與二這兩點,反而是我認為《Blue Giant藍色巨星》擺脫少年漫畫『Try Hard』的困境。宮本大與澤邊學祈的人格特質,才正是這部戲的靈魂元素。

藍色孤獨-真正的靈魂醬汁

藍色孤獨-真正的靈魂醬汁


你好,我是灰鴿,希望這裡的文章可以幫助到你。 以下是可以聯繫到我的方式: 電子信箱:[email protected] Youtube: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unF-HkTdiMApy3p0Dk-OuQ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