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在尋找孤獨的最終解答——《蜘蛛人:穿越新宇宙》觀後感

2023/07/22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圖片來源:Sony Pictures

圖片來源:Sony Pictures

看完蜘蛛人後,一直很想寫些什麼,但也許是故事本就尚未說完,總覺得很難把這些「進行中」完整的消化,就先把一些零碎的想法記下來。


-----------防雷線-----------


比起第一集純粹的表達——每個人都可以是英雄,第二集則是更有層次的,以孤獨為中心,帶出每個英雄各自面對的課題。

年輕的蜘蛛人尚未適應孤獨的宇宙,不管是認真打擊罪惡,還是以搖滾樂、塗鴉對抗負面情緒,寂寞仍難以被消解。Miles開始萌生想成為物理學家的念頭,渴望找到穿越宇宙的方法,抵達心中的歸屬之地。

然而,理想的歸屬已然存在,甚至演變成了一種體制,欲加入者必須完成某項宣誓——英雄必出生於悲劇的共識,才能獲得通行。在這裡,有人在面對多數時坦然接受,有人試圖掙扎後不得已妥協,而有時候拒絕的人,卻沒有機會選擇退出。

已歷經一切的蜘蛛,有人看開一切,想辦法獨善其身,接受孤獨反而才能是個自由的人。有的,則是被孤獨的創傷與英雄的使命感所束縛,拯救他人成為了個人的救贖,所以至死也要守護心中的宇宙公式,絕不輕易讓他人破壞自己打造的安全體制。當初的教訓有多心痛,就讓人有多堅持。也許就是因為是好人,所以才如此執著地,想避免同樣的悲劇再次發生。

不管是充滿悲劇色彩的Miguel O'hara,嘲笑體制的Hobie Brown,正在釐清自己的Gwen還是試圖擁有自我的Miles,我似乎能在不同的圈子中看見類似的角色出現,又或是在不同的人生階段中,看見帶有這四種角色的自己的影子。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手上的選擇越來越少?有多少次,我們把多數人的經驗作為一種命運的參考?為了填補內心中可能缺少的某些東西,我們不斷的向外尋找,而似乎終究,還是走回了只有自己的路。

歸屬是否為一種人性的需要?它是如何被成立?是建立在擁有相同的起點,還是因為我們的終點方向一致?歸屬是支持,但會不會也成為了一種限制?

接受孤獨是否才是正解?孤獨是否為一種機會,讓我們對自己更加真誠?孤獨,會不會才是一種真正的完整?

對於這些看完電影所產生的疑問,內心雖然有個大概的、屬於自己的解,但我還是很期待明年春天,《超越新宇宙》,會給出什麼樣的答案。

lin☕️
lin☕️
90後做廣告的宅人,嘗試給各種複雜一些解釋。 IG @linwritesss / @000readsss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