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為什麼GAY圈 ME TOO不起來?

2023/07/2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我在噗浪上寫了以下內容28天之後,看到 https://reurl.cc/eDA2zQ 這篇文章,我大笑


你們果然不怎麼在乎,還晚了我一個月才越想越不對。但這倒也不完全是他們的錯,因為同志文化基本是性權派大本營,而姓權派的根柢是反對ME TOO的,只是他們還不敢大聲說出來而已。




對於性權派來說,性騷擾性侵害是不存在的,所以me too根本是保守派惡魔的傑作,因為性權派不講隱私,講情慾流動,講開放身體,「輔大夏林清」,他所主導的國內性權派學生們就出過一件大醜聞,一個女學生遭男學生性侵,而他在辦理性平會時,不斷要求受害者「不要站在受害者」的位置上,並且稱呼他被男學生性侵的事情不是性,是情慾流動。


性權派講人與人之間不存在界線,講人類應該從幼體到大都赤身裸體的隨意性交,某種程度來說我都覺得他們應該用聖經作戰了,比如聲稱羞恥心是惡魔的陰謀,是原罪,要學吃下智慧果前的亞當夏娃,當個無知的野獸,不穿衣服的在路邊性交。




他們現在唯一沒做的只是引用聖經而已






所謂的進步派提倡的是一種返祖行為





猴子跟狗不會因為赤身裸體而羞恥,也會隨時隨地打炮,人類應該要返祖





你覺得裸體羞恥,你覺得老二不應該露出來,那都是保守派的陰謀





至於大部分的動物不會對幼體發情這種事情,他們又不在乎了





於使GAY圈的文化就來了,我們來面對一下現實吧,gay圈根本不在乎誰被性騷擾,因為他們很自豪





gay圈這個東西長久形塑下來的文化就是愛玩,敢玩,濫交,可不是什麼服膺一夫一妻文化的乖寶寶,同志副文化又是為了反抗主文化而生,怎麼會去聽從主文化的說教





與大部分的女性都傾向保守,少部分女性開放的狀況相反,gay圈完全就是放大的異男文化,大部分開放,甚至因為另一邊的對象也是男人而有了平方程度的開放,異男文化是同時在gay圈開展的,運動比賽後的異男彼此打打屁股捶捶胸部互相擁抱這種激勵方式不會在同志文化中消失,而是加倍放大出了性的意味





少部分保守,有一夫一妻傾向的乖寶寶又因為gay圈文化和的關係難以進行比較保守的交往,當你去gay bar找同傾向的人時,很難不以一夜情或更多的性關係結束,感情培養是之後的事情。





我在幾個有爆me too的gay臉書上繞一圈,發現大多引不起波瀾,今天說穿了鄭德淵的事情會被討論起來,是因為美江。而且我們更不難發現,美江成了討論的重點,鄭德淵性侵學生的嫌疑又沒多少人討論了,gay圈們更集中精神在「反擊」同情美江的女人,而非協助擴散鄭德淵的惡形惡狀





大部分的gay圈,真的不在乎





至少我看不到他們在乎





關於GAY圈的這個風氣其實有個犯罪學理論可以解釋,叫做犯罪副文化理論





【犯罪學】犯罪副文化-暴力副文化理論





一、代表人物:渥夫幹、費洛庫提。


二、理論發現:利用官方統計以費城的青少年為研究對象,發現種族是解釋青少年犯罪的重


要因素,由種族的文化可以解釋不同種族的犯罪率差異。


雖然是研究情少年犯罪而產生的理論,但用以解釋GAY圈的風氣亦可准用





三、內容:


(一)、沒有一個副文化和主文化是完全不同或衝突的。


(二)、暴力副文化的存在,並非意味著成員在所有情況下,都會以暴力作為解決問題的手


段。但成員卻經常以暴力解決問題,也說明暴力副文化對於成員具有重大影響。


(三)、暴力副文化可能充斥於社會各角落但是以青少年至中年的團體最多。


(四)、暴力副文化的反文化就是非暴力副文化。


(五)、行為是在差別學習、聯繫或認同的過程中,發展出暴力副文化。


(六)、在暴力副文化中,使用暴力並非被認為是一種非法行為,因此行為人無罪惡感。





我們可以把GAY圈的濫交視為一種特定的群體副文化,對他門而言這是文化的一種,包含觸摸身體,傳屌照,濫交,不戴套,性遊戲,性病成本外包





在GAY圈的副文化中,這些行為不只不應該被譴責,甚至應該被讚揚





保守並且服膺於社會主文化的甲是會被主流甲圈排斥的,因為他不遵守那個圈子的文化形態,他會感覺到格格不入,於是因此修正自己的行為,服應於該圈子的副文化形態





而在犯罪副文化理論中認為這不是犯罪,是文化衝突(超左的有沒有),重心:犯罪者是不善不惡的,他們只不過追尋既有的價值體系。





也因此我們不難發現,為什麼甲圈很少出聲譴責甲圈性騷擾或性侵的事情,因為那個反而是違反他們甲圈的文化的,甲圈文化認為彼此都要像是個真男人一樣濫交,動物化,彼此摸來摸去,屌照亂發,那才是身為一個甲該有的男子氣概......





這也就是為什麼甲圈的me too九成九不會出現的原因,除了同運本身意圖維持它們清白無瑕的形象外,更重要的是,聲稱自己被摸被騷擾真的是太不甲了





在鄭德淵的事情中,被性侵的學生應該大多是異男,他們是受困於社會對男性形象的要求以及權勢性侵害受害者的困境而不敢出聲,藉由ME TOO 運動講出來,而討論這件事情的起點則大多會從美江那邊出發,然後我們不難看到甲圈認為他們清白無辜沒甚麼問題,同樣的我們也看不到甲圈對自己的文化有甚麼更改的意圖





基本上同婚通過後以保守派的理想是希望藉由讓同性戀也納入保守的婚姻提醒而起到穩定同志,尤其是gay的性濫交文化,當初的宣傳文本很多也會提到認為「gay濫交是因為社會不允許他們步入婚姻」,因此「贊成同婚可以減少濫交」,當然也可以減少因為濫交引發的性病





是沒想到的是,同婚通過後確實有一批人離開了社運圈沒錯,但是取而代之的是性權派跟毀廢派⋯結果似乎gay也沒有很想結婚,性病也沒有變少,亂交依舊是主文化,自稱女人的老二人站上了浪頭





排開屌跨的問題,男人們不太在乎性騷擾是事實





異男真正在乎的是哪天自己可能被同志性騷,這時候他們會跳起來。而GAY呢?GAY的主流文化,至今仍是不在乎這個問題的





不管女人怎麼大聲疾呼男人也會被性騷擾性侵,沒用的,而男人們出來喊男人也會被性騷擾通常是女人在談論自己被男人騷擾的經驗時大喊NOT ALL MEN用的😆





GAY圈的集體意志並不打算改變這件事情。




所以是的,美江說對了很多事情,有些事情到現在還是對的,那是靈的轉移,是文化的浸染,現在同婚過了,GAY們很多可以出櫃了,不用去新公園,不用去GAY BAR,保守的GAY們遠離那個文化圈,好好的過你的生活吧。


同婚對GAY圈的貢獻不只是可以結婚而已,它應該存在著讓同志可以面對自我性向,不需要加入以性開放為主旨的GAY文化圈就能找到自己可以存在的地方。





不要再認為彼此傳屌照跟互摸很正常了,當然如果你就是喜歡這味,那就大膽投入那個文化的中心吧

女本位不政確基地
女本位不政確基地
女本位不政確基地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