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沒準備好!(18禁) -- 人與AI繪圖合製

2023/07/3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哈娜神色哀戚地回頭,淚一顆顆如傷痕劃下

哈娜神色哀戚地回頭,淚一顆顆如傷痕劃下

總是從同一個場景開始,哈娜已經被折磨到習慣了。

一開始她毫無防備,只覺得躺在軟綿溫熱的鵝絨填充的床墊上,就像輕飄飄浮在熱水浴池一樣,跟自己家中的木板床,還有寒酸宿舍的硬床墊比起來像在天堂。

她慵懶地嘆了一口氣,該繼續多睡一點才對。

等到一陣熱燙的鼻息噴在她赤裸的脖子上時,哈娜才驚醒。一睜開眼就對上瑞夫認真到讓她害怕的眼神。從他眼眸裡反射的搖曳燭光還有倒影,她看到自己的耳垂、鎖骨還有乳暈,還有映照在眼眸邊緣的平坦小腹和以下。

她居然一絲不掛!

瑞夫紅著臉,一手箝制著她的右手,另一手抵住她的肩,動不了了。他修長且結實的肉體映著一層激動時才冒出的薄汗,心跳清晰得像戰鼓。

瑞夫,你……

哈娜急得眼珠亂轉,想要搞清楚情況是怎麼回事。

我們不是才在慶祝我的十八歲生日嗎?在大學院外的小酒館吃著烤乳鴿,唱了好多好多歌,還喝了幾杯祝福之水(註一),把打工一整週的錢花個精光,為什麼現在……現在這裡是?

一邊是白色窗簾,另一邊是寬大的臥室空間,堅固的實木天花板,還有這張雙人床。瞟個幾眼,哈娜就猜出這裡是大學院專門出租給富裕男學生的第一宿舍。

我在瑞夫的房間?

她試圖搞清楚這一切,但是當一股堅硬炙熱的東西滑過她的腿根時,一股無法抑制的戰慄沿著脊髓竄上腦袋,她低下頭看見了。

在黝黑陰影中閃爍濕亮,如同棕色蟒蛇,她在這裡看過無數次,一眼就知道那是什麼。

是瑞夫對她天真的懲罰。

「你在做什麼!!」哈娜腦中充滿恐懼,她開始大力掙扎。她開始用力推著瑞夫的胸膛,想要阻止但是心中知道什麼也阻止不了。

瑞夫對她說著話,語氣就像在哄小孩,但她聽不清楚聽不懂。

「不要!」哈娜試著夾緊他的腰,阻止他奪走她。但是被架開的膝蓋,被分開的大腿,被分開的外陰,被分開的濕潤,被破開的一切,什麼都阻止不了他急切的侵入。


「痛!!」


那東西進去的瞬間,穿刺與撐開的痛苦讓她的靈魂與肉體瞬間分離。

第一次遇上這惡夢時,她只能忍受一切痛苦到結尾,每一個灼燒腫脹的抽插、野蠻的翻來覆去與粗暴的揉捏,她半分都逃不掉。但在差不多第二十次陷入同樣的夢時,她居然莫名學會在夢中將靈魂剝離的本事,就像小時候挨媽媽揍的時候一樣,變成了漠不關心的旁觀者,看著別人受苦,自己的靈魂就不會被欺負了。

「好痛,好痛!!瑞夫你停下,啊,啊!」哈娜的靈魂漂浮在旁邊,毫無情緒觀賞瑞夫正對她做的事情。留下她的肉體代替她承受接下來的事情。

瑞夫激烈地起伏他的腰,他還在說話,但是哈娜依然聽不見。

她的靈魂流下眼淚,一串串的,但是她的肉體忙著掙扎,承受與哀叫,沒時間哭泣。

她的靈魂麻木地看著,直到瑞夫最後的階段,撞入的力氣大到把哈娜的腰都拱了起來,靈魂被重新拉回去。

哈娜能哭泣了。她大聲哀嚎,眼淚如泉湧出,但是瑞夫太忙了,忙著更大幅度,更狂野,更裡面。

他聽不見我。哈娜被深深的無助包圍,而瑞夫被哈娜深深的包圍。

他一聲低吼,雙臂緊抱幾乎壓碎她,灼熱與痛楚停在了最深處,那蟒蛇擴張得無比堅硬巨大,填滿哈娜一切感官,她五臟六腑的力氣揪在下腹部,想要卡住、阻止怒昂的蛇首在裡面釋放毒液。

她跟他都停止了一切動作,只剩下體傳來陰莖一突一突擴張,本能輸送生命種子進入母體的搏動,還有兩人快上一百倍的心跳。還有哈娜低聲的啜泣。


時間久得像過了二十次呼吸,洩完的瑞夫卻沒有退出,而是在她耳邊溫柔地說著話,這次她總算聽懂了其中幾個字:「妳……我的,妳……我的。」

到底在搞什麼,怎麼會這樣?哈娜憤怒地雙手推著瑞夫,想把他推開。

「你玩夠了沒。」哈娜恨恨地低語。

對於她的反抗,瑞夫先是吃了一驚,下一刻眼神閃爍怒意,接著向前一挺,繼續之前的活動。哈娜嚇得花容失色,但是身體力氣突然消失地無影無蹤,只能被動承受一切。

「還沒。」瑞夫開始了對她一夜的發洩。


他就像有發洩不完的精力似的。在瑞夫的第二次時,趴在床上的哈娜這樣想。

哈娜又陷入有時靈魂脫離旁觀思考,有時又回到肉體承受折磨,反覆交錯的狂亂情境裡。

漂浮在旁時,她想著看著,覺得自己的身體就像在酒館打工時看過廚師料理的奶油燉黃尾魚,被由下往上剖開肚腹,手指伸進去掏出內臟,再以魚刀把骨頭剃掉,放在砧板上翻來覆去,在上面塗上白奶油之後捶打,放入炭火架上炙烤。

乳白色的液體與泡沫沾滿她的小腹和腹股溝,與汗水混在一起。她以後不會在餐館點這道菜了。

她不能理解,為什麼她的肉體越來越習慣這樣的衝擊,甚至開始迎合他。

當她的靈魂跌回肉體,她淚流不止,可一旦靈魂被擠開,她又無恥地呻吟不停。

就像現在,她被瑞夫撅起臀部,用著可恥的,只有野獸交合才用的姿勢從背後進來。液體從那裡流到膝蓋,流到肚臍,在床單上滴落紅色、粉紅色、白色與透明的各種斑點,充滿催情的腥臭。

她卻只能緊抓床單,喘著氣閉眼忍受,但腰肢卻屈辱地配合前後扭動,順從地承受對她的一波波快感。

我的身體背叛了我,為什麼?我……我不喜歡這樣,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不要這樣對我!她心中這樣吶喊,但在嘴上只剩單純歡愉的淫叫。

瑞夫第二次的尾聲沒有說什麼,只有激烈進出製造巨大的交合聲迴響在房間裡,把哈娜漂浮的靈魂又撞回肉體。

這次在瑞夫雙手緊扣住她的腰結束時,她終於感覺得到什麼流進來,又有什麼從她身體流了出去。

可以了嗎?可以了嗎?可以不要再這樣對我了嗎?哈娜神色哀戚地回頭看剛發洩完的瑞夫,淚一顆顆如傷痕劃下臉頰。

雖然我真的很愛你。但我還沒準備好,準備好讓這一切發生!

哈娜很想對瑞夫訴說她的心聲,但她已經被玩得失去一切氣力,而瑞夫也沒給她機會說什麼。

他將氣喘吁吁、虛脫累得趴在床上的哈娜再次翻過來,捏著她小巧但堅挺的胸,再次進入她,繼續第三次。

饒了我吧。已經不想再掙扎的哈娜這樣想。

饒了我吧!已經失去一切力氣失去一切的哈娜這樣懇求。


「不要!!」哈娜大叫,從床上彈起。

「饒了我——哎呀!」碰的一聲,猛力坐起上半身的她,額頭狠狠嗑上低矮的木頭天花板,天花板的灰都被震了一波如水霧般落下。

她痛得眼冒金星,嘴巴自動冒出一大串從酒館吵架學來的各種色彩豐富的髒話,但不知道咒罵的對象該是這低矮的宿舍還是瑞夫還是她自己。

等罵夠了,她吸吸鼻子,聽著小木窗外的鳥鳴,手捂著發疼腫起的額頭,發現自己又是滿身盜汗,清晨的室內冷得她想縮成一團。

「……又來了。」她悶悶地說。


註一:祝福之水,一種大麥蒸餾酒,價格與女神神殿販賣的祝福之水相同。


中文版漫畫:

使用

PoseMy.Art

Stable Diffusion的進階技巧Stable Diffusion練習,哈娜與修的談判

以及GIMP繪製。

閱讀順序為由左至右(美式漫畫排版)。

第一頁

第一頁

第二頁

第二頁

第三頁

第三頁

第四頁

第四頁


3.9K會員
174內容數
寫奇幻小說,畫圖,心得,各式各樣作品的故鄉。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